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192章 施救

逆刀风云:第192章 施救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敌人刀法既快且妙,佘欣苗自忖没有能力应付,急步退出虫婴包围圈,嘘声响起,八条虫婴齐齐攻上。

郑安身法如电,闪到一条虫婴身前,刀尖连点两下,须臾之间已刺瞎一头虫婴双眼,跟着转身跃至另一条跟身,长刀划出,把一条虫婴嘴器从左至右剖开一大道口子。

    两条虫婴受创甚重,瞬间使去战斗力,傻根抱着一瘫烂泥般的黄腾,跟在郑安身后冲出包围圈缺口,巨型虫婴行动缓慢,转过身来追时三人已然逃出两三丈远。

    天上飞翔的虫婴却是灵活异常,一个俯冲已扑至傻根身后,傻根将黄腾扔了出去叫道:是男人就站起来战斗。

着地一个打滚避开扑击,不等虫婴飞高,弹身而起左手拉着其尾巴,右手剑斩在尾部上,绿色剑沾上虫血,闪出耀眼绿色光芒。

虫婴尾部被斩,受伤不重,可飞高后却在半空中扑腾几下,一头栽下地面撞得脑袋粉碎。

    黄腾惊吓过去,跃起来对傻根叫道:绿色剑见血封喉,心不要割伤自己。

傻根叫道:你有这厉害的武器怎地还沦落至此?    黄腾叫道:成千上万的圣虫围来,你能杀得了多少?话音刚落,一支黑色水箭迎面扑来,他认得厉害,巨型虫婴喷出的毒液有腐骨销肉之功,沾上非伤即死,即侧步闪开转身奔向山坡上。

那边郑安砍伤一条俯冲而下的虫婴翅膀,闪开两支水箭,抬眼见傻根冲入虫婴阵中挥杀,转头瞧黄腾隐入山林之中,大声叫道:傻根快回来,不要让黄腾跑了!    傻根手持绿光剑正杀得痛快,听得叫唤,回头已然望不见黄腾身影,心中暗骂道:操蛋的家伙,溜得真快!刺伤逼近的一条虫婴后抽身回至郑安身边。

    佘欣苗瞧见得力干将被傻根一阵砍杀,死伤惨重,又惊又怒,立即改变策略,尖厉啸声传出,山林里个头较的虫婴听得啸声,纷纷聚集过来,向傻根与郑安群起而攻。

    面对着潮水般的虫婴,傻根手中绿色剑发挥不了太大作用,二人且战且退退至山脚边,郑安叫道:佘姑娘,咱们下回再分解。

拉着傻根手臂纵上山石,跟着双腿用力一点,跃过脚下数以万计的虫婴,投入林中,追拿黄腾而去。

    佘欣苗自是不甘心,领着众虫婴钻入不见天日的密林之中,紧追不舍。

    黄腾逃出包围圈,回头不见郑安傻根追来,心下一阵狂喜,于高低起伏的密林中奔跃,仿似野兔躲鹰般矫健灵活,不消片刻翻过两座山头,耳中已听不到虫婴啼叫。

他心中大定,刚想停下来歇息,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上扑倒地下打两个滚,骂骂咧咧想爬起,却发现四肢被四条手腕粗的暗红色藤蔓缠上。

    不用说,黄腾被血龙藤盯上了。

    藤蔓分往四个方向拉扯,黄腾顿感四肢撕裂之痛,叫唤声中整个人被凌空拉离地面。

    两根指粗细的藤针爬至黄腾脸前交缠晃动,黄腾使劲挣扎骂道:畜生,快放开我,不然我将你子孙尽数铲除干净。

两根藤针发出呵呵之音,当是在嘲笑他,随后针管中喷出黄烟,黄腾呼吸后头脑一阵晕眩,全身软了下来。

    两支针管分从左右插进黄腾颈部大动脉,贪婪地吸着鲜血。

黄腾虽知凶险,却是无能为力,身躯软软任由吸吮,血液抽离愈多,脑袋便愈晕,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他奶奶要死在自己手中。

    双眼闭上,眼前一道白光渐渐变大,彩光从远处射来,无尽无穷的笼罩在身遭,神智失去的一刹那,突然身子一空,身躯摔落在地面上晕死过去。

    关键时刻,追踪的郑安和傻根及时赶来,乌蠡刀连斩四刀,束缚拉扯黄腾的血龙藤应声而断,正吸得痛快的藤针吃了一惊,抽出后齐喷黄烟,郑安横刀劈削,快如闪电,两根藤针避让不及,短促尖锐啸声响起,藤针双双被斩断,管中血液倒流。

血龙藤知道遇上了自己惹不起的人物,毫不停留立即抽身入地,一息间便已消失在三人身前。

    傻根赞道:郑大哥,你可真是厉害,我刚进来时便险些儿被这血龙藤要了性命,当时可是一点反击余地也没有,幸好我血液有毒,不然这时早死去多时。

    佘欣苗右手一挥,八条巨型虫婴逼近,既然和你们无法好好交谈,那就先送你们一程。

    傻根拾起黄腾的绿色剑,喝道:佘姑娘,我们都是受害者,此时更应站在一起群策群力,想办法离开这里才对,何必真的要交恶拼个你死我活?    交恶?群策群力?哈哈哈哈!佘欣苗一阵嘲笑,自你逼我摔下悬崖之时起,你我便是不共戴天之仇,何来交恶一说?如何能群策群力?傻根,你为人阴险无耻,婆婆妈妈,最不像是个男人!你不要在我面前哆嗦。

    傻根被佘欣苗骂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紫一阵红一阵白,满肚子苦水,自佘欣苗产下一串串白色虫卵,可以预计得到她最终会成为虫后,生下更多怪物虫婴,彼时将其视为最危险的敌人并将其扼杀于摇篮之中,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做法,随后佘欣苗变异长出虫尾并掳走江芯怡,也印证了他的判定。

一路追杀她未果,让其逃脱并召来强援,反杀得他们狼狈不堪。

只是最后事情的发展并不按正常套路演变,佘欣苗虽化身虫后,性格性情却未变,仍有一颗人类的善心与正常思维,傻根瞧她没有失去常性,便想与其抛弃恩怨重归于好,故屡屡劝说,殊不知佘欣苗早对他恨之入骨,双方那里还有坐下来谈的可能性?    傻根被她骂得没了脾气,想不出什么辩驳之言,郑安低声道:兄弟,你护好黄腾,咱们能不能出去得看他。

转头对佘欣苗喝道:既然没有商量余地,那便吃我一刀。

话音未落,欺身而上刀锋迭出,连砍佘欣苗数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