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18章 急救

逆刀风云:第18章 急救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正在这时,六福急匆匆走进房里,在他耳边低声嘀咕一会儿,杜发脸色大变,对黄六少道:四名死者当中有一名是广*东路副都督李大人的远房老表,据传李大人听闻消息后勃然大怒,誓言严惩凶手,现在全城戒严,官兵四处搜捕,你昨晚过来杜府,可有人见得?    我一路急奔,可没留意是否有人注意到,发哥,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必须离开,再不能多呆片刻。

    杜家只是经商,家中钱财多是很多,在黑白两道也混得开,可事关人命,那也斗不过手中握有兵权的朝廷命官,一旦有人告发,杜家将陷入水深火热当中,深知事态危急,杜发只急得在房里来回急转,六福忽道:少爷,今日咱们不是有条船要下西洋么,不如    杜发一拍大腿,叫道:对,不错,大船什么时出发?现在还能赶得上吗?六福道:未时三刻出发,现下是辰时未,只要现在出门,应还能来得及。

杜发道:好,现在就动身,六少,现下城内风声太紧,傻根又需休养,你们就随大船出海,待得转一圈回来,风头早已经过去。

    黄六少喜道:出海躲避,那再好也没有,发哥,你的大恩大德,我和傻根不知怎样才能报答。

杜发道:别废话,赶紧走,迟了来不及,福叔,咱们走水路去元丰码头,走陆路定会有官兵拦截盘查。

    杜府外头就是一条河涌,傻根尚未醒来,两名仆人将他抬上了小船,杜发,黄六少,六福三人也上得船,小船划动,向元丰码头驶去,在船上见岸上大队官兵奔驰来回,尘土飞扬。

    一路顺风顺水,到达珠江白鹅潭元丰码头,白云号商船仍泊在岸边,四人急急脚上得商船,黄六少拉着杜发的手道:发哥,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得上小弟的,小弟一定杜发打断他的话道:六少,别说这些,回来再聚,你们俩便老老实实在船上呆个一年半载吧。

    黄六少死里逃生,顾不得全身散架般的疼痛,爬到黑竺尸首旁,双手拾起匕首,叫道:傻根,你还能动吗,过来我帮你割开缚绳。

叫了几声,未见傻根回应,黄六少吃了一惊,用尽吃奶之力爬到傻根身旁,只见他脸色白得吓人,已昏迷过去。

    黄六少担心孙起去而复返,又怕他当真叫来官兵,便急忙双手握着匕首切割傻根手腕上的绳子,忙活了一阵,终于割断了绳子。

    割断傻根的缚绳,黄三少坐起,双脚脚掌夹紧匕首柄,将双手缚绳抵上锋刃来回拭擦,割断绳子后,黄三少不敢耽搁,勉力站起,把傻根负在背上,一步一步离开祠堂。

    走出几里地,黄六少感觉背上的傻根越来越重,心中猛然一惊,连忙将他放下,只见他脸色转灰白,白中带黑,一丝血色也无,探他鼻息,气若游丝,随时便会死去。

    再看他裸足脚底,只见伤口又长又深,血肉模糊,混杂着泥土枯草,血水还在不断涌出。

须得立即止血才好,身旁便是条小溪,黄三少立即从衣服上割下布条,湿水后替他清理脚底伤口,然后以布带缠绕包扎,等把脑袋上的伤口也一并包好,天色已暗了下来。

    黄三少躺在溪边歇息,寻思:如不及时救治,傻根恐怕捱不过今晚,可回城又怕撞见孙起或是官兵,这怎么办好?    想了一会儿说道:无论如何也要救活傻根,冒再大的风险也得回城。

    等回到城里,已是三更时分,各个医馆药馆均已打烊关门,黄三少顾不得那么多,上前拍门,可有的里面无人应答,有的开门劈头一顿怒骂,随后重重把门关上。

黄三少欲哭无泪,背上傻根体温越来越低,再不施救,可真的要到阎王殿上报倒。

    无论如何不能放弃,如热锅蚂蚁般的黄六少脑海里闪过一道亮光,负着傻根狂奔,到得杜发府门外,顾不得喘顺条气,上前呯呯拍起门来。

深夜时分,拍门声分开响亮,不一会儿门内脚步声响起,有人问道:外面是谁啊?有什么事明天再来吧。

黄三少答道:大叔,我是杜少爷的朋友,麻烦你去通知他,说黄六少和傻根有急事找他,请他快快出来。

    那仆人道:杜少爷早睡了,你便有什么更急之事也要等明天。

黄六少心急如焚,叫道:等明天来不及,求求你大叔,人命关天,再迟片刻人便要死了!听得事关人命,那仆人不敢怠慢,说道:那你等着,我去通知少爷。

    杜发听得仆人禀报,连忙翻身下床,衣服也不穿,冲到大门外,把奄奄一息的傻根接进府内,并马上叫来府中大夫医治。

    一番紧急救治后,傻根一条性命总算救回来,黄六少长长歇一口气,杜发问他怎么回事,黄六少讲着讲着,竟然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刚亮,黄六少醒来,下床后立即去看傻根,傻根脸上有了血色,呼吸平稳,性命已是无碍。

    杜发一大早便出去,回家进房后将黄六少拉到一边道:孙起那王八蛋真去报官了,现下官兵捕快正四处搜捕你俩。

黄六少惊道:那怎么办好?    杜发道:你就在我府上藏匿,这段时间就不要出去了。

黄三少道:这怎么行,我俩呆在你家,定会为你们引来祸患,你救了傻根,我已经很感谢发哥,绝对不能再连累了你。

杜发道:六少,我当你兄弟,你怎地这样说话。

    黄六少道:发哥,咱们处境不同,我俩死了就死了,可一但连累到你,势必影响到你整个杜家,那个大大对不起你们,无论如何我们必须离开。

杜发道:六少,我真没识错你这个朋友,你等等,我看看安排你们去那儿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