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择天记小说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19章 清醒

逆刀风云:第19章 清醒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那我以前殴打你之事可想不起来了?黄六少坏坏笑道。

    我以前是怎样的人,你快讲给我听。

傻根有些急不可待。

    别急,你现在身体觉得怎么样,肚子饿吗,要不要喝些水?    傻根从板床上坐起,伸展了手脚,又摸了摸两处伤口,说道:没事,两处都不是致命伤,失血过多而已,只要死不去,那就没事了。

    黄六少放下心,把两人如何结识及逃难之事前前后后详细说一遍,傻根听后陷入沉思当中,自己重伤之下以一敌十,干掉两人,显然以前练过功夫,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自己变傻而沦为叫化子,自己没傻之前是什么人,生活在那里,这一切一切的问题,似乎一个比一个沉重,没一个能够解答。

    黄六少扶着傻根走出船舱,站在甲板上,望着海天一色,咸咸海风吹拂,吹走了傻根的迷惘,说道:听你说是发哥救了咱们,以后有机会,得好好谢谢他。

    黄六少点点头道:那当然要的,发哥既点醒了我,又救了你,可是咱们的大恩人。

望着洋面的海鸥出了神。

    水是蓝的,天也是蓝的,水天相接的地方重合成了一条线,海水犹如被一双永不休止的大手所源源不断地推进,形成了一个接一个的浪头,拍打着船身,像是迎接两个第一次出海的少年。

浪花翻滚起来,像是身态轻捷的仙子,荡起了白色的泡沫。

    开饭时候,黄六少傻根和船员聊天,得知这艘白云号装载了大量丝绸瓷器茶叶,航行目的地上几千里外的大食国,禁不住伸出舌头。

一来一回起码要一年时光。

初始时两个少年还觉得好玩,天天看日落日出,钓鱼捉虾,似乎很过瘾。

可过不了十天,便觉得索然无味,海上生活枯燥单调之极,日复一日,二人不禁怀念起陆上生活来。

    两人无事可做,便帮船上水手干些力所能及之事,渐渐掌握操舵看罗盘辨方向的航海知识,闲暇时光,黄三少还跟傻根练起武术。

傻根头上和脚底的伤也渐渐痊愈。

    这一日,天刚破晓,负责警戒的水手突然发现黑暗中一艘海船从左侧迅速逼近,帆上图案令他陡然惊心,当即大叫起来:海盗!海盗!老大,快起帆满舵右转!    船上水手来往大宋与西洋之间,最怕的不是风暴巨浪,也不是海怪大鱼,而是大洋上神出鬼没杀人越货的海盗,船老大陈二观及各个船员水手听得叫声,立即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纷纷冲上甲板,大声吆喝,顿时整条大船慌乱喧哗起来。

有胆小的船员听得海盗来了,双腿发软,剧烈抖动,竟然迈不开步子。

    黄六少和傻根听得叫声,从舱中钻出来,见得一艘三桅大帆船正朝着商船急速驶来,白帆上绘着一条蓝色巨鲸喷水,白帆下微光闪动,那是刀刃剑尖闪烁的光芒,叫嚷声冲破风浪,隐隐传来。

    船上水手如见鬼魅,个个脸无血色。

船长陈二观升起风帆,把船上乘员聚集起来,大声道:各位兄弟,如果不幸被巨鲸岛的海盗追上,不但货物钱财遭劫,便性命也难保,在绝无退路之下,咱们干脆就豁出去,跟他们决一死战,或许还能留下一条性命回家抱老婆。

    副手李向阳接口道:与其落入海盗之手受尽折磨而死,不如拿起刀剑,便死也死得痛快,是条汉子的便跟拿起武器,死拼到底!众船员听过太多海盗屠船之闻,此时容不得他们退缩害怕,纷纷叫道:誓与白云号共存亡,死拼到底,决不投降。

有我无他,有他无我,大家齐心方能自保。

白云号没有懦夫,操起武器干他娘的。

    六福道:少爷,趁着还未事发,咱们快下船,让船早点儿离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在少主要求下,白云号不顾吉利与否,改变行程提早半个时辰启锚离港,向着遥远的西方进发。

黄六少站在般尾挥手,叫道:发哥,发哥,多谢你啦!杜发大声道:一年很快过去,我等你们回来,咱兄弟好好聚上一聚,喝他个昏天地暗!    黄六少望着渐渐远离的杜发,心中如脚下波滔翻腾,双眼禁不住湿润,他曾以为,孙起陆成功等人就是自己一辈子的兄弟,可是,在他们的眼中,兄弟不是要来生死与共,而是要来出卖的。

什么是兄弟,什么叫血浓于水,在杜发逐渐变为一个黑点时,兄弟的真谛突然跃然于心间。

    大般晃晃悠悠,黄六少守候在傻根床前,服侍他吃喝,一刻也不愿多离。

出海三日,傻根才得醒转过来,黄六少喜形于色,叫道:傻根,你终于捡回一条性命了!    傻根双眼清澈而迷茫,与往时呆滞眼神大不相同,盯着黄六少瞧了一会,又看了看低矮狭窄的船舱,问道:你是谁,这是那儿?黄六少想起黑竺要割自己舌头时,曾听得有人说放开他三字,当时惊慌失措,并不知道是谁发的声,此时听得傻根说话,突然想了起来,喜极无限说道:傻根,你竟然会说话,那你就不是傻子?哈哈,这太好了!    谁是傻根?你对谁说话,我是傻根吗?    对啊,你就是傻根,我帮你起的名字,喜欢吗?你原本叫什么名字?    我叫什么名字?我叫什么名字?我有名字吗?我是谁?傻根喃喃而言,随后陷入沉思当中。

    傻根虽然从混混沌沌中清醒回来,但却忘记了以前之事,连自己是谁,从那里来,叫什么名字也想不起。

    望着傻根越来越苦恼的脸色,安解他道:兄弟别急,以前之事假以时日必将记起,你现下清醒过来,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对了兄弟,你怎么就突然好转过来了呢?    傻根道:你还是叫我傻根吧,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黄六少,叫我六少吧。

    嗯嗯,六少,我的记忆很短暂,从被人拉出废墟开始,想来是头上挨了一棍子的原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