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04章 冰墙

逆刀风云:第204章 冰墙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众人沿着阶梯往下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赫赫然发现前面有一堵冒着寒气的冰墙横亘通道,将去路堵了个严严实实。

    郑安放下傻根,走近仔细观察摩挲,并没有门窗暗孔之类设置,这座雷火山洞穴有光亮渗入,一路走将下来,可十分确定没有分岔旁支,如果黄腾走的也是这条道,他是怎么穿透冰墙离开的?    范翠翠使劲拍打冒着丝丝白气的冰墙,厚实沉重,不知其厚有几何,贴近看,冰墙内隐隐有一点点蓝色冰晶分散其中。

    郑安转头问石上花:你们青莲教中,有没有冰墙的传说?    石上花略略思忖一会道:我没听说过,就连本教圣山雷火山的名头也没听说过,姐妹们只知道极乐圣地是个世处桃园,里面没有欺压没有邪恶,也没有黑暗。

付芳道:教主能离开,我们却被堵在这儿,可不可以说这冰墙也是他冥想出来阻止我们出去的物品?    不等郑安说话,江芯怡抢着道:教会妖人黄腾冥想的技能,实是弊大于利,他不断出难题,咱们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应付不过来啊,须得尽快把他抓住,不然始终是死路一条。

    当时应将黄腾绑了起来,让他逃脱,实是棋差一着,前路还不知有多少险阻等着。

五人闻言,都没有作声。

    郑安拨下背上乌蠡刀,对着冰墙就是一刀,冰屑四溅,宝刀在冰墙入斩出三分深的一道口子,举刀斩了七八下,冰墙才被砍出一个小坑,冰墙不知有多厚,如此蛮干,实是浪费气力和时间,毫无用处,郑安不禁泄气,站在当地忖思对策。

    用火攻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可是雷火山内,四处都是闪着微微精光的白玉石头,别无他物,拿什么来燃烧?要是有几条巨型虫婴在这里倒差不多,它们的血极耐烧,说不定能将冰墙融化。

    众人正一筹莫展之际,突听得身后传来轻微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石阶上下来,会是谁?是敌是友?众人眼光一齐射向阶梯口,胸腔中一颗心扑扑乱跳。

郑安作了一下噤声手势,轻轻踏上两步守在梯口,右手紧紧握着黑刀。

空寂的坑道中传来的声音愈加清晰响亮,众人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上,终于一条鱼尾巴率先出现在各人视线中,鱼尾分叉如两只脚,一步步走将下来,接着两条细长晃荡的手也进入了视线范围内。

    原来是那个紫皮鲛人!众人都不禁松了口气。

    鲛人下到尽头,陡然见到六个人目不转睛盯着自己,不禁大吃一惊,掉头就逃,可刚走了两步便停下来,停顿一会缓缓转回身子。

    范翠翠看清他模样,忍不住轻呼一声,只见他皮肤深紫光滑,虽五官俱全,但尖嘴大眼大鼻大耳,双手细长,双腿化为鱼尾,给人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传说中鲛人都是美貌如花的女子,眼前这人却是丑陋不堪,实是大煞风景。

    郑安不知他是敌是友,踏上一步拱手道:这位兄台,你是谁,为何出现在这里?紫皮鲛人目光在众人脸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郑安脸上,过了好一会才道:你们又是谁,又为何出现在这里?语气傲慢,声音生冷僵硬如钢锯锯石头。

    郑安道:既然这样,你先请。

退开一步让出道路。

    鲛人将眼光收回,正想移动尾部,范翠翠跃至他跟前指着傻根道:请问你见过他吗?鲛人看了看傻根,摇头道:你们七人我第一次见。

    第一次见?你们适才在水下发生了什么事?范翠翠追问道。

    紫皮鲛脸上露出茫然之色,说道: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范翠翠盯着他双眼,一字一句道:你为什么要杀他?    紫皮鲛眉毛一挑道:我与你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诬陷我杀人,安的是什么心,你说我杀人,有什么证据?    范翠翠道:在水中,有能力杀他的,就只有你这类人。

紫皮鲛冷冷哼一声道:要有证据就拿出来,单靠臆想猜测,作得了准吗?况且既然我要杀他,却又为什么要留下他一条命?    郑安把乌蠡刀刀锋放在口边一吹,目不斜视说道:我杀人,不讲理由,更不讲证据。

紫皮鲛脸色一变道:要杀就过来杀,何必废话。

    郑安手抚刀锋,抬起头,寒光电射,我要杀你,还轮得到你在这里说话?紫皮鲛人又冷冷哼一声,没有回话。

    范翠翠奔回傻根身边叫道:傻根,你快醒醒,指认杀你的凶手,让我们为你报仇。

众人目光都射向傻根,傻根脸色苍白,双唇双目紧闭,任范翠翠如何叫唤都醒不过来。

    没人亲眼见到傻根被害经过,认为紫皮鲛是杀人凶手,这只是众人的猜测。

傻根被咬伤的真相,只有等他醒来后才能揭开。

    范翠翠望着只剩半条命的傻根,微闭双眼思索,当时飞天虎被雷击中时,傻根在雷火山边缘的水中露出头,往落水的飞天虎看一眼后立即潜入水中,虽然看不见水下他的去向,却谁都知道他要潜到老虎身下攻击,岂知他这么一潜便久久不起来,直至伤重浮起来前这一段时间里,傻根到底在水下遭遇到什么意外?他们口中的鲛人,是敌是友,是他咬伤傻根的么?那他为什么也会昏了过去?这一切一切,只有等傻根醒来后才能解开。

    直到这时候,郑安才有空看自己左胸伤口,三条又长又深的口子,皮肉外翻给人触目惊心之感,最深的一条伤口已露出一条白森森的肋骨,好在没伤到丝毫,可算是十分幸运。

江芯月帮他擦上药膏,将他的碎衣撕成一条条布带,缠在胸口上。

    休息一会,郑安背着傻根动身前行,洞内白玉四壁坚实,高大宽敞,一条人造阶梯斜斜向下,通往未知深处,除此之外再无出口或道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