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19章 魅月

逆刀风云:第219章 魅月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绳子绑在那具尸骸腰上,傻根轻轻一拉,腰椎断折,整具尸骸摔落地下化为齑粉,傻根没料到骨架如此脆弱,心中颇为不安,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前辈请不要见怪,晚辈不是有意的。

说完后心中又想:我只是好奇顺手一拉,并无别意,还有,你站这么久也站得累了,是时候躺下来入土为安,我轻轻帮你一把,也算是相见一场的举手之劳。

    尸骸所处位置之旁有一座螺旋形石梯,一直延升至岩洞顶端,傻根抬头看,洞顶太高,没能看到什么。

他将绳子抓在手中,沿着绳子往回走,岂知绳子另一端直淹没在坑道积水下,不知其长如何。

    岩洞内十几具尸骸表明,雷火山防范生物离开极乐圣地的方法手段并不是无懈可击,郑安、傻根一伙人能避开雷火打击进入奈何洞,前辈古人同样也有高明办法趋避危险进了来,只是最后来到周公之瞳跟前都着了道儿,永远留下来。

    傻根站在水坑边,感觉这条多年不腐的绳子,隐隐为他指明一条逃生路径,心下猜测定是有前人逃离此处时发现石壁上的周公眼神诡秘怪异,如被他盯上就永远遭困,因此有人用这条绳探路并在其协助下到达旋梯,登顶离开。

    傻根心底其实已然明白,周公之瞳的魔力主要在于眼睛,如果经过周公石像前闭上眼睛,或许可以避免心神受控继而逃脱美梦之厄,绳子的作用,无非是让先知先觉的后来者闭上眼睛沿着它走到旋梯下。

    可是,绳子对于已经遭受周公之瞳厄运盯上的人来说毫无用处,只有事先闭上眼睛沿绳走过岩壁石刻,才能避开眼眸安全到达出口。

现下郑安、范翠翠、江芯月等已然中邪入梦,傻根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唤醒他们,至于这条绳子,其用处对他而言接近于零。

    傻根没在绳子上多浪费时间,重回岩洞来到旋梯下,心想何不上去看看,如果出口就在上面,那么我一个一个背他们出去也未尝不可,入世后找大夫医治,定能挽回他们一条性命。

打定了主意,抬脚踏上石阶,旋转而上,旋梯高而陡,半径又,傻根不断转圈,到达顶部时已然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

    摇摇晃晃走到一个洞口前,抬头看得洞楣上刻魅月两个大篆字,心想:终于能看到月光了,可不知是极乐圣地还是外头现实世界的月光?入洞而行,月光从高高石顶上的破口漏下,银光生辉,清凉如水,傻根顿感一股清新之气扑面而来,抬头看看,步入月光之中,等再踏进洞内另一边阴影时,他霍然发现自己竟然回到坑道积水的另一端,也就是遇到冰萤那处阶梯上!    还未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突然听得范翠翠说道:有了,积水坑道顶上凹陷处一定还藏着空气没有被排出,我们憋不住时大可浮起来换气。

    傻根又惊又喜正想叫道:范姑娘你醒来了!?可不知为何,没等张口说话,自己却一拍大腿道:对啊,我怎没有想到,可真是一病傻三年啊。

    傻根心中莫明其妙,怎地我重说先前说过的话?我并不是要说这句话啊。

转头一瞧,郑安、江芯月、江芯怡、付芳都在,好端端站在石阶上。

    傻根走到黄腾身边蹲下,细瞧其脸容神态,虽头部邋遢污秽不堪,甚至脸皮痛得扭曲,却无法掩盖他那精致秀美的容貌,不禁稀奇,江姑娘说得不错,他太美了,已然超出人类极限,范姑娘还说他不是人,如果他不是人,那他会是什么动物?狐狸精还是黄大仙,抑或是狍子精、狸子精?    他和人类交配,其后代可能是人,也可能是虫子,由此推断,黄腾应该是条虫子精,虫子精,呵呵,想不到虫子也能成精,这世界真是乱了套,乱成一锅粥。

    傻根苦笑着走到紫皮鲛人跟前,细看他模样,越看越是疑惑,这个怪模怪样的家伙,怎地以前好像见过,怎地如此眼熟?傻根想起之前听范翠翠她们所说,紫皮鲛曾被冰萤触碰上,随后翻滚入水,谁也不知他死活,原来竟然活了下来,看来这家伙有点儿邪门道。

又这家伙在梦中向黄腾献媚,道曰已成功阻挠我们一伙人离开,由此看来,他是黄腾派来截杀我们的,与飞天虎是同一类货色。

    可是我们并未受到他的阻挠,他怎地如此大胆敢骗黄腾?噢,不对,他于梦中说成功阻止我们进入雷火山奈何洞,郑大哥也说他是从雷火山外头进入洞里头逃生的,从另一侧面印证他曾经在漫山洪水里头呆过,而我恰巧是在进入奈何洞前的那一段时间受伤失去记忆,会不会真是他干的好事?    傻根摸着脖子上的四个牙洞骂道:你奶奶的,肯定是你这条怪鱼咬我,黄腾杀不得,杀你个喽啰应没问题吧。

说完提刀戳刺,刀尖在刺上紫皮鲛人胸口的一刹那停将下来,哼了一声道:现在杀你,不免有趁人之危之嫌,还是等弄醒了你再说。

    他不敢拿郑安他们或是黄腾做试验对像,但对这个紫皮鲛却没什么顾忌,抡起他又摔又扔,又叫又骂,或是捏其鼻子嘴巴让他窒息,更把他扔进水里,然而都是白费功夫,鲛人仍是一付耸肩谄笑神态。

折腾良久,一丝效果没有,傻根不禁泄气,呆坐在洞中。

    这个鬼地方,难题一个接一个,似乎永远无穷无尽,傻根心烦气躁,难得安心,抬头看了看洞内深处,沉静深邃,不知里头有什么。

他手指在尘土里头乱划,指头不知勾到什么东西带了出来,定眼一瞧,原来是条绳子,颇感好奇:是什么绳子放在这儿如此长时间也没有腐朽?当即站起来拉扯绳子,绳子很长,一直走至洞内深处的一具站着的尸骸前,绳子方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