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24章 不等

逆刀风云:第224章 不等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尘土飞扬中,突然有一人爬了起来,吴氏与大牛这时才看清楚,砸穿他们家屋顶的物体竟然是一个人,而且这人还没有摔死,站起来晕头转向问道:大娘,这是那儿?    吴氏惊魂甫定,颤巍巍道:后生,你从天上掉下来的?    那后生道:好像是吧,我也不太清楚。

一转眼看到大牛一床的血,惊道:大兄弟,你怎么了,可不是我砸伤你的罢?    那后生道大牛断断续续道:没我宁愿你砸死了我,咳咳,我宁愿你砸咳咳。

那后生转头环视一圈,见得屋低矮,设施简陋,自己这一砸下,可把他们家的财产砸掉一半去,心下甚是过意不去,说道:老人家大兄弟,你们不须担心,我会帮你们修缮好房屋,给你们买回新饭桌新碗筷。

    大牛咳嗽连连,母亲吴氏慌忙照顾,两人都顾不上和他说话。

    那后生看了一眼大牛,问:老兄,你怎么被人打成这样子?大牛母亲吴氏叹一口气道:后生,镇上的恶霸崔三路过咱们家进来讨水喝,看到我儿媳长得漂亮,就心生歹意把她强抢了去,大牛听得叫声从地里赶回来阻拦,那崔三凶恶得很,不但不停手,反而下狠手将大牛往死里打。

    后生道:还有这样的事,真是活久见鬼了,几时发生的事,崔三住那里?    吴大娘道:是昨天早上发生的事,他住在镇上大街,门口处摆有两只神兽的便是他家。

后生道:大娘,大牛,我去看看那个崔三是怎么样一个人,顺便把你儿媳带回来。

大牛道:不,不用了,你救了她便带她走罢。

    后生一愕,问道:大牛兄,怎么了,连老婆也不想要了吗?大牛咳道:我不愿珍花一辈子跟着我捱苦,现在我又伤得那么重,随时都会都会咳咳,咳咳。

    后生望向吴大娘,吴大娘垂泪道:都是我们拖累了他,他爹卧床十年,直至去年才送走,而我身体也不好,大牛为了照顾我们耽误了他的前程说到这里,泪如雨下,再也说不下去。

    后生道:大娘,你放心,我会为你们讨回公道,就当是我砸烂了你家房屋家具的补偿。

问清山笮镇的方向与道路,趁天色还未全黑,疾步赶往镇上。

    来到镇上大街,两旁民居大都已关上门,只寥寥三四间屋子的门缝窗户里有灯光透出,大街不长,后生很快找到一座宅子,门前一左一右摆着大象与狮子两只神兽。

后生没有走正门,从侧墙跳进院子里,院子不大,只见东边房子里还亮有灯光,矮着身悄悄掩将过去,刚走没多久,一头大黑狗突然钻将出来,朝着他汪汪大叫。

后生被它吓了一跳,心头恼怒一个箭步冲上抬脚兜头兜脑踢去,大黑狗叫得正起劲,冷不防那人胆大包天竟然飞腿攻击,脑袋被狠狠踢上,立时晕死过去。

    黑狗汪汪叫已然引起院内人的警觉,立时有一仆人举着火把赶到现场,那后生也不躲,拿着从大牛家带来的烂菜刀割下黑狗后腿,晃至赶过来的那仆人跟前,夺过他手中火把,在院子里生了一堆火,烤起狗腿子来。

那仆人站定当场只看得目瞪口呆,弱弱问道:子,你疯了吗?是不是饿傻了你?后生咧嘴一笑:说得再正确也没有,我确是饿傻,你要不要吃,我烤多一条与你。

    这时另一人赶过来,叫道:文海,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那叫文海的看家说道:雄哥,这人踢死了咱们的黑狼,还把一条狗腿斩下烤来吃,我不认得他是谁。

那雄哥看了一眼后生,浑身上下没一块好布,又脏又乱的头发脸容看起来直像一个深山里出来的前朝遗民,觉得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不敢轻举妄动,只喝道:喂,臭子,你吃豹子胆了,敢到我崔家撒野。

    后生好整以暇翻转着狗腿子,闻着肉香叹了一声道:好香,好香,今晚得要好好祭一下五脏府,不然他们得造反了。

对雄哥的叫喝不理不睬。

    后生越淡定,雄哥越不敢放肆,低声叫文海把老爷叫来,文海领命而去,后生叫住了他道:文海兄,顺便拿些蜂蜜、酱油来,狗腿子斋吃不够味道,最好带一进坛酒过来。

文海不管他,快步去叫老爷出来。

    傻根身不由主,放开黄腾,手脚乱抓乱蹬飘荡于虚无黑洞中打着转,最后双眼一闭,晕死过去。

    群山环绕下,暮色四合的天地,光与暗的混沌处,几间低矮泥墙屋孤零零卧伏于田野间。

    阴暗屋内,无灯无火,一位老太婆趴在床沿痛哭流涕,他的儿子大牛,满身是血躺在床上,艰难说道:娘,你不要伤心,我一定会好起来的,咳咳,咳咳咳。

才刚说完,大牛便剧烈咳嗽起来,感觉心都要呕出来,最后吐出一大口血,鲜血混合着胃液胆汁,又红又黑又黄,整间屋子弥漫着又腥又臭的气息。

    大牛娘吴氏吓得忘记哭泣,手忙脚乱拿来一件破衣服,替儿子擦去污秽血迹,叫道:大牛,大牛,你别吓娘啊,娘要是没了你,娘也不想活,也活不下去。

大牛道:娘,你常道这世界有天理,眼下老天爷如此折磨咱们,娘,你说的天理在那里?    吴氏抬头看漏光的屋顶,指着灰暗的天空道:天理肯定在天上,娘终于明白,这所谓天上的理,原来是管不到咱们人间的。

话音刚落,一阵哇哇大叫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有一物体自天上摔下,撞破屋顶堪堪落在饭桌上,将饭碗破碟连同摇摇晃晃的桌子砸得稀烂,瓦砾散了满屋。

    吴氏与大牛吓了一大跳,母子俩见得自家饭碗饭桌损坏得如此彻底,连唯一瓦遮头的屋子也损坏严重,更感难过,只觉天绝人路,一瞬间有了想立即死去的心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