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26章 赔钱

逆刀风云:第226章 赔钱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走在空荡荡的街上,后生想:女子穷怕了,为了一点锦衣玉食便将气节抛之脑后,这样的人,大牛不要也罢,这次是崔三,下回便是崔四,崔五,就算我硬把她带回去,将来的某一天,她还是会跟人走佬,与其让大牛头上绿油油一片,还不如让他痛上那么几天。

打定主意后胡乱找了处破祠堂将就一晚。

    第二日一早,后生买了伤药及几担瓦片,顾了匠人挑回到大牛家。

    修缮好屋顶,后生将一大包银子放在桌上,把大黑狗交给吴大娘让做一顿好吃的,坐床沿上喂大牛喝药,说道:嫂子被掳到崔家的第一天便逃走了,不知躲到那里,等风头一过,她必然回来,你便耐心养好身体,等着她回来罢。

大牛眨着一双混浊的眼睛说道:兄弟,你不用骗我了,有一点我没跟你说清楚,珍花不是被崔三抢去的,而是跟着崔三离开,我我去阻拦,这才被他打伤,什么逃走了,完全是无稽之谈,完全是我好脸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后生握着大牛的手道:既然如此,你就别去想她,天下女子多的是,你养好身体,再娶一个比她漂亮十倍的老婆。

    大牛眼角泪水滴出,说道:你我素不相识,竟然如此关心安慰我,真不知该说什么好,兄弟,你怎么称呼,当你离开后,我好心中有个念想。

    后生道:我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外号叫傻根,你叫我傻根就可以。

不错,这后生便是傻根,他被光柱吸起,从天洞出来后在虚无飘渺的空间打转盘旋,最后落在大牛家的屋顶砸穿掉下来。

    大牛微微笑道:傻根,傻根,很好、很亲切的名字,傻根哥,你是怎么来的,怎地从天上掉下来?傻根道:我也不太明白,脑子还未清醒过来,这个你先别问。

大牛低声道:好,好,傻根哥,那你是那里人?    傻根抬头望着屋顶新瓦片,呆了半晌长长叹一口气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回答不出来,大牛哥,你别问我,一问我就心烦。

大牛虽然见识不多,却也可以看出他脸上的苦恼,便道:傻根弟,只要不放弃,定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

傻根点点头道:大牛哥,那就承你贵言。

    没多久,吴大娘做了一锅香喷喷的狗肉,三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傻根这才知道,自己掉落的地方竟然是福建路武夷山脚下的一个名为三付田的村镇,他大是惊讶,历经千辛万苦从极乐圣地逃出来回到现实世界,出口点竟是在福建,与入口番禺相距有千里之遥,实是神奇之极!后来又想郑安与江芯月都是从南昌进入的极乐圣地,众人还不都是在圣地内碰上头?由此可知极乐圣地并无一个固定方位,它可以在五湖,也可以在四海。

    可不知范姑娘郑大哥他们的出口落在何处,人海茫茫,何时才能与之相见?黄腾那妖人被他从手中逃了,早知不带他飞出天洞,可真是失算,须得尽快解决了他,否则不知还会有多少人死在其手上。

打定主意,傻根对母子俩道:大娘,大牛,子还有事,这就别过,有空了再回来探望你们。

    吴氏拉着他的手百般感谢,红着眼说道:根,大娘和大牛蒙你帮忙,实是不知怎么感激才是,我家贫贱寒苦,没什么送得出手的,这是大娘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说完塞了一块雄鸡玉佩在他掌心,傻根说什么也肯收,躺在床上大牛能艰难坐将起来,喘着气道:傻根兄弟,这块玉佩是我娘祖上传下来,连媳妇也没舍得给,虽不珍贵,但传说有辟邪之功,能趋吉避凶,你在江湖上闯荡,遇到的牛鬼蛇神必然不少,你便随身带着,说不定能保你平安。

    傻根见二人盛情难却,便只好收下,心翼翼放入怀里说道:那便多谢大娘厚赠。

大娘,大牛,子告辞!    来到镇上,傻根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寻思下一步该怎么走,是回广州与杜发相聚,还是径去南昌寻郑大哥好?想起了范翠翠,心中一股冲动想去见她,可是虽知她是是化仙派的弟子,却不知化仙派位于何处。

心中正没个计较,突然想起,谢玲玲和她爹爹谢六一不是被她的龚师伯和辛师叔带至武夷山虎王庄吗,眼下我便在武夷山脚下,何不去瞧瞧他们?伸手入怀取出谢六一掷出去的面饼,自己虽在黑云堡、黑水庄以及极乐圣地遭遇无数凶险,但这块面饼却始终没有丢弃,此时握在手中感觉沉甸甸的,心想:郑大哥要我日后有机会还回此饼,以报答谢前辈的救命之恩,此时不是正好吗?    他向路人打探清楚虎王庄的所在,饭也不吃,径直北上。

    后生听多了说书传说,以为把珍花救回家与大牛相聚,她定会感激涕零,那知道竟然是这样的情境,一时呆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此妇却是百日夫妻无恩义,或许,大牛买回她的人,却买不了她的心。

    过半晌,后生道:可是大牛出了钱买你做媳妇,你嫁鸡随鸡。

说到这儿,自己也说不下去,女人珍花说道:哥,你如狠心将我往火坑里推,随便你,但我事先声明,我会恨你一辈子,你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殊不知却害了我一生。

    后生无可奈何,又气又恼,将怒火撒到崔三身上,脚上加劲,喝道:瘪三,你他娘打伤大牛,我踩死你这这不知好歹的臭家伙。

    崔三肋骨被他踩断几根,断骨戳到内脏,痛得浑身汗水,叫道:我赔钱,我赔钱,英雄饶命啊!    赔多少?    英雄你说,你说多少便多少,的卖光祖产也要赔。

    后生道:一千两银子,少一文要你的命。

    崔三想也不想立即应承,哭着道:哥,我错了,我不该破坏别人的家庭,这一千两我赔,请抬开金脚,我快顶不住了。

打了一个眼色,边上崔三的大房立即跑去屋子拿银子。

    后生移开脚,盯着珍花看了一会,心说怪不得大牛不想媳妇捱苦,原来他早知道得到了她的人,得不了她的心,这样的事,天下多得是,自己那管得了这么多?等片刻,接过女子递过来的一大包银子,捡起黑狗扛在背上,于众人惊惧的目光中掉头离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