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2章 暗杀

逆刀风云:第22章 暗杀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李向阳提醒大伙儿道:大伙儿这两天一定不可松懈,坚持就是胜利。

    入夜,天空中飘下雨丝,打在衣衫上不觉湿意。

连翻起的浪花也是黑色的,无穷无尽的大洋当中,只有船舱中透出一丝昏黄的灯光。

    远处,突然一艘小夜借着夜色迎面悄悄驶来,船上坐着七人,个个身穿黑衣,脸蒙黑布,在这样静谧的夜色下,便是走到跟前难以发觉。

    小船与白云号擦肩而过时候,六名黑衣人长绳抛出,绕上护拦,双腿一蹬,即离开小船,挂在大船船壳边上,随即慢慢爬上甲板,白云号船上值夜的水手全无防备,冷不防被人从后扭断脖子,连痛苦未曾感受到便断了气。

    六个黑衣人手脚麻利,很快清除甲板上的威胁,一人操舵,一人警戒,一人解绳降帆,另三人轻轻拉开舱门,往舱中大口喷毒烟,过得片刻,估摸着里面的人已晕倒,进内将各人绑缚拖出来扔甲板上,绑完船面上的人,三人揭开翻板,悄悄进入底舱,重施故技喷毒烟,将里面睡觉的人一并药晕过去。

    底舱实在黑暗,三人又不熟悉内里情况,商量后两人出去取火把灯笼,待得光亮下驱走黑暗,两人却发现留在底舱的同伴失去了踪影。

二人甚是奇怪,叫道:水鬼,水鬼,你臭小子跑那儿去了?舱里的人尽皆晕倒,他们倒不怕惊醒了谁。

叫了几声,没人回答。

一人骂道:这王八蛋,总他奶奶的擅自行动,早晚要丢却性命,黑沙,你去下货物舱里找一找,莫不是他趁我们不在,想私吞藏好些宝贝?另一人应道:是。

找到了他得好好教训一下,总是这般目无纪律自把自为,兄弟们迟早受累。

说完手持灯笼,揭起板门,往白云号最下一层的货舱搜去。

    留在中舱那人举起灯笼四处照看,发现船员水手个个如死人一般躺在床上,突然左侧最里一张床位上发出答的一声轻响,那人立即眼光射去,叫道:是谁?水鬼,是你臭小子吗?没有人声回应,答声却又响起。

说完往里侧行将过去,床位上的年轻人睡得像只猪一样,那来的响声,难道是老鼠?正想把那年轻人拉下来观察,突听得最下一层的底舱传来黑沙惊惶的叫声:水鬼在这儿,乌蛇快来,水鬼死了!    中舱这个叫唤作乌蛇的人听得叫声,吓了一跳,立时感觉身遭藏有莫大危险,全身毛孔收缩不作多想转身便想向甲板上奔,不料那睡得像猪的年轻人突然暴起扑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短刀横在他脖子上一抹,顿时热血喷洒,并伴随哧哧声音。

    黑沙还在底舱叫着,听不到乌蛇的回声,心中猛然一跳,中舱底舱的静寂,水鬼的尸首,所有的一切,预示着有危险慢慢逼近,他全身汗毛倒竖,再顾不得水鬼,夺路爬上中舱,可刚把头探出来,脑袋上便重重挨了一下,立时滚下底舱晕死过去。

    暴起袭击的年轻人正便是傻根,这晚他又被梦中呛水窒息感觉惊醒,坐将起来正想到甲板上透透气,突然听得有三人鬼鬼崇崇摸黑入中舱,若是船员水手,定然会手提灯笼,因此虽然看不见来人面目,却也清楚他们不怀好意,当下轻轻躺回床上,憋过毒烟之后,出手送了三人一程。

    傻根不知道外面还有多少人,不敢贸然出去,提着灯笼欲叫醒黄六少,却是怎么也叫不醒,不敢浪费时间,立即把乌蛇尸首拖入货舱,扫一眼三具尸首,选了具身材与己相当的尸首,除下其身上衣服换上,束上他那条大红腰带,蒙上脸巾,吹熄笼中蜡烛,返身回到中舱出口,倾听甲板上声音,听步伐,甲板上走动的人只三个。

    傻根寻思着在这儿守株待兔还是上甲板将他们一个个处理掉。

    李向阳听说过傻根的来历,笑着说道:可能傻根兄弟之前是个富家公子,便如杜少爷一般,五千两银子在他眼中不过一个数字而已。

    陈二观道:很有可能,看傻根亲兄弟武功这等高强,定是出生于大富大贵之家,否则那请得起高明的师父传授一身惊人武功?    众人最大的兴趣不在其身世,而是他一身高强功夫,黄六少道:我说傻根肯定是名门子弟,没失去记忆之前是个饮露食风的修道之人,视钱财如粪土。

    傻根不愿听众人对他评头论足,众人对其来历的猜测,勾起他无尽烦恼,自清醒这一段时间以来,每当想回忆起以前之事便头脑欲裂,不但想不起丝毫,反令得自己昏昏沉沉数个时辰。

而且在睡眠中,老是做一个相同的噩梦,自己在水中浮浮沉沉不停翻滚,无穷无尽,最后总在溺水喘不过气的惊吓当中醒来,全身冷汗,再难入睡。

    他行出船舱,凭栏而立,脚下墨色海洋虽深终有底,但自己的过去如无尽的黑暗,无论你如何奋力奔跑,眼中所及,仍然是漆黑的一片,连最微弱光亮也见不到。

长长叹一口气,任海风掠过脸庞。

    每个人都有过去,你的过去一定比我们的精彩百倍千倍,傻根,你不须烦恼,终有一天,你会寻回自己的过去。

背后传来黄六少的声音。

    记不起过去,你的人生相当于是一张白纸,不像我们这般有负担,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又是幸运的,可比我们好上许多。

    傻根眼望远处海天一色,良久才道:六少,你想以后混得有出色,出人头地,便好好练武,可别偷懒,我隐隐觉得,过去的我似乎除了吃饭睡觉便是勤练功夫,要不然那来今天的成就?    黄六少点了点头,他已经将傻根当成良师益友,傻根虽然话不多,但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十分有道理,不容置疑。

当下便在旁自顾自练将起来,傻根在旁指指点。

    这一日天灰濛濛的,怕是要下雨。

劲风吹来,满是补丁的风帆吃得饱饱的,大船航行甚速。

陈二观终于露出了笑脸,如是这样的风力持续,白云号再过两天便可航至万安滩,出了巨鲸岛的势力范围,货物及船员都可说得上已安全,大伙儿得有安乐觉睡。

众船员个个脸现喜色,压郁沉闷的氛围被凉爽的海风一扫而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