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38章 天残

逆刀风云:第238章 天残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傻根分不清那些是那些,将自己所能记起的招式一古脑儿演示出来,其中既有现学现卖的,也有脑海里记忆起来的,更有自己临时所创,杂驳混乱,毫无体系。

    四人看了他乱七八糟的招式,似是而非,越看越是摇头,元伟叫停了他,说道:傻根,你怎地连史掌门、谢掌门使过的招式也偷学了过来?你不须使演示这杂七杂八的招式,只须把‘天残’决上的功夫试演出来就好。

    傻根一脸愁苦茫然,回道:回元前辈,的不知那些才是‘天残’决上的武功,只好把会的全部都使出来。

独龙甚是惊讶:子,你说什么,你分不清那些是天残决上的功夫?难道你当初学练的时候不知名字?。

    初见其脸上诡异的笑容时,元伟还心中一突,以为他要使诈,慢慢的便发现傻根其实心根本不在当下!他暗暗喜欢,忖思了个计较,觅得机会同使一招飞鱼穿浪,傻根应变迅速,封挡严密,让他无隙可乘。

心中立时有了主意,拼斗中再使飞鱼穿浪,但只使出招式的前半式即停下,双腿蓄力。

果不其然对面的傻根又使黄昏归雁来破拆,元伟暗暗冷笑,身形突地晃动,绕至其身后喝道:中!一拳击出,正中傻根背心。

    那傻根警觉时,拳头已堪堪击至,百忙中往前急跃,卸去了两成力道,这一拳力量好大,傻根即时往前扑倒,双眼发黑吐了一大口血出来。

元伟跃上一步,踩在他背上喝道:傻根臭子,不敢张狂了么?    傻根想翻身而不得,吐完口中的血骂道:不要脸的奸贼,耍奸取巧,胜之不武,大丢百虎门脸面。

    元伟哈哈大笑道:兵不厌诈,瞧你子脸相不善,定是个无耻人,你骂我,无外是百步骂五十步,谁也比谁好不了。

一扬下巴,史坦的弟子家人立即过来绑了傻根。

    史坦早已松绑穿上衣服,拖着伤腿硬顶着痛抢上几步拱手道:多谢元兄出手相救,不然史某性命堪忧!元伟抱手还礼道:元伟来迟,实是罪该万死,还请史兄弟不要见怪。

    史坦叹了一口气道:这怎能怪兄弟你呢,我可也没想会阴沟里翻船,一世英名,付之东流哪!语气萧索,恨意绵绵。

元伟安慰道:史兄不必过于自责,这傻根年纪虽轻,修为实是不弱,兄弟我在府上左等右等不见你回来,心中突然生出不详之感,这才匆匆赶来,险些便错过时机,运气还算不坏。

    妈祖庙里围观的人众,见得傻根落败,生怕史老爷将自己脸孔记在心上,轰的一下全跑光,只余那钱嘎头三代人或坐或立,留在殿上。

    二人相互安慰一番,史坦指着傻根道:这傻根如何处置,杀了他?元伟道:不,此人大有来历,身世诡秘,并且他还是光复鬼差郑安的兄弟,欲知恶贼郑安的去向,最终还要落在此子身上,我得带回去天游峰交给史掌门发落,好好盘问审查,替武林同道讨回一个公道。

    史坦道:我哥哥不是外出云游未归吗,元兄既然来了,左右无事,不妨就在崇安呆上一头半月,也好让弟得有机会向元兄好好请教一番。

    二人一边说,一面步出大殿,在史坦授意下,史府家犬将大骂不止的钱嘎头祖先三代人一并绑了带回史府,与傻根一同关进暗不见天日的潮湿地窖中,三人身虚体虚,那受得了折磨,过不多久先后死去。

当然,这都是后话。

    第二日,傻根被带至偏厅上,史坦本欲好好审问一番,可傻根要不闭口不言,要不一问三不知,气得史坦头壳顶生烟,正想狠狠折磨于他,但元伟藏了私心,说道子挨了我一拳,重伤后不能用刑,怕他因此一命呜呼,那可就坏了大事,以此劝阻史坦,并于当天下午带着傻根回武夷山天游峰。

    天游峰与崇安相距不远,傍晚时分,傻根已然在元伟的携带下登上峰顶。

元伟乃百虎门南宗第四把好手,其上有坐第一把交椅的掌门人史稳,坐第二把交椅的向无痕,坐第三把交椅的独龙,其下有五弟卢一山,江湖上皆称五人为天游五虎。

掌门史稳外出未归,元伟一回山,便把二哥、三哥、五弟叫来,向他们阐述下山见闻、救人过程,并把傻根带到他们身前。

四人半年前曾听元伟提起过傻根,此刻见了,才知他是个二十二三岁的青年,皆是不敢相信。

    卢一山问道:四哥,你说这子将掌门二弟打了个大败?可是亲眼所见?元伟肯定点了点头,说道:史二弟险些便被他斩了双手,那里还会有假,别说是他,连我也险些栽在子手上,若不是他神游天外,四哥还真没把胜过他,说来可真是惭愧。

    四人大大感叹一番天下英雄出少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越说越是心情低落。

其实这也难怪,傻根年纪,武功修为便已追上甚至超越他们,任谁也不会舒服。

    向无痕记得元伟曾说傻根会使那套残缺不全的天残孤本上记载的武功,便叫人松了绑,让傻根把他所知晓的一招一式演示出来。

    傻根脸色如霜打过的茄子,以微弱声息说道:四位老大,我被元前辈狠狠打了一拳,重伤喋血未愈,手软脚软的,连站也站不稳的,那还有力演示?    二把手向无痕瞧得他脸庞苍白,双眼充血,整个人如花儿蔫了一般无精打采,知道他所说确是实情,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便唤来大夫替他治伤,还叫了酒菜好吃好喝款待,只是担心他逃走,以铁链锁其手脚,派专人监视。

傻根早习惯这等待遇,懒得多想,该吃吃,该喝喝,经过一连几天的休养,精神气色已是大好。

向无痕见状便旧事重提,傻根心道既然逃不了,正好也可借此机会了解自己所学的武功甚至身世,便欣然答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