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择天记小说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42章 辩驳

逆刀风云:第242章 辩驳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那知才过不到半刻钟,喧闹的大厅突然安静下来,南北两宗弟子神情严肃,端坐两边,东首坐了文东方与史稳,两人跟前的案上摆着一个古朴铁盒,西首坐了龙马铁拳宗谢六一师徒等人。

    傻根正纳闷间,南北两宗各有一名弟子站出来,说完几句客套话便动起手来。北宗弟子使剑,南宗弟子使刀,顷刻间大厅上刀光剑影,丁丁当当响个不停。

    激战中白光闪动,南宗弟子一刀倏地斩出,劈向在年汉子右肩,青年不等招用老,收刀改刺,刀尖已戳向那汉子右胸。那北宗汉子举剑挡格,铮的一声响,刀剑相击,嗡嗡作声,震声未绝,刀光剑影霍霍,已拆了十一招,北宗汉子长剑猛地击落,直砍青年顶门。那少年避向左侧,左手刀诀一引,钢刀疾削那汉子大腿。

    两人出手迅捷,眼中精光大盛,全力相搏。

    史稳脸色肃然,一声不吭。身旁的文东方右手捻着长须,神情甚是得意。别看两人适才客气,眼下挨得虽近,却无交流,双方的目光都集注于场中二人的角斗。

    眼见那青年与汉子已拆到九十余招,剑招越来越紧,兀自未分胜败。突然北宗汉子一剑刺出,用力稍猛,身子微微一抢,似欲向前摔跌。机会一瞬即逝,南宗青年钢刀呼一刀斩出,击向那汉子后心,那汉子向前跨出一步避开,手中长剑蓦地圈转,喝一声:着!那青年左臂已然中剑,顿时血流如注,但他咬紧牙根,哼也不哼一声,钢刀挥舞,抢功而上。汉子嘴角微微冷笑,连退三步避其锋芒,陡然一声长啸,剑光大盛,长剑点出七八朵剑花,招招刺向敌人要害。须臾间青年右腿中剑,腿下一个踉跄,单刀在地下一撑,站直身子待欲再斗,那北宗汉子已还剑入鞘,道:王师弟,你已尽力,何必勉强?那青年满脸汗水,抽着气道:多谢崔师兄剑下留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逆刀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说,聊人生,寻知己~

    傻根拍了拍胸口道:卢前辈说得不错,江湖从来是强者的世界,弱者只有受屠戮的份,但我傻根,外人眼中傻子一个的人物,却在心中,还存有大事大非之分,决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杀伐,对待恶人,从来不曾手软过,对待好人,傻根愿意以一生甚至性命来守护!

    史稳道:说得好,但何为恶人,何为好人?好人恶人又如何判定,如何认定,凭你所见,还是凭你所闻?抑或是公众评定?

    傻根道:史掌门,恶人好人只在一念之间,好恶不是绝对对立,相互之间也可以转化,你问我如何判别好恶,这跟眼下之事有关吗?

    史稳道:傻根,你眼中的坏人恶人未必便真是坏人恶人,你眼中的好人,说不定只是个伪君子,甚至是个隐藏得很深的巨奸枭恶,现在你认为一个人是恶人,十年、百年后再回过头来看,他未必再是你眼中的恶人,甚至你付出性命保护的好人,其实是个阴险奸诈的人也说不定。武悼天王冉闵,他杀人无数,你说他是好人还是恶人?

    诸胡逆乱,中原已数十年。今我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暴胡欺辱汉家数十载,杀我百姓,夺我祖庙。特此讨伐犯我大汉者死,杀我大汉子民者死,杀尽天下诸胡匡复汉家基业,屠戮胡狗为天下汉人义之所在,冉闵不才受命于天道,特以此兆告天下。

    一篇《杀胡令》念完,傻根双眼仰望屋顶,深深说道:胡人残暴肆虐,滥杀汉人。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武悼王冉闵,屠灭百万乱华夷狄,匡复华夏,挽救了数百万汉族百姓性生命,对汉人来说,他是毋庸置疑的民族英雄。

    史稳道:英雄所见略同,可是有很多人认为他是一个弑杀成性的屠夫,这也说明,在你眼中是民族英雄的人,在别人眼中,或许就是个屠夫,站在胡人立场上,他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恶魔般的存在,你这又怎么看善与恶?

    傻根道: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不同的意见总是存在,你不必强求每个人都与你站在同一阵线上。人,他不单是一个个体,更是一个群体,具有民族性,国家性,我们汉人,自然是从汉民族、大汉国家的利益点出发,而不是站在敌人的立场来看待冉闵,如你身为一个汉人,在行将灭族的时候,还站出来劝冉闵说他疯狂屠戮胡人不对,那不是极之可笑可悲可恨吗?那些认为武悼王是一个弑杀成性的屠夫之人,若不是道德婊伪君子,自认悲天悯人无病呻吟,便是异族番蛮,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说的就是他们。

    史掌门,你把冉闵拿出来说,是想表达什么?史坦在我眼中是恶人,得杀,但在你眼中未必是恶人,甚至他现在是恶人,以前或是将来他不再是恶人,百年之后,人们对他的评价可能是正面的,赞扬,可这又有什么用,在我眼中,他就是地地道道一个恶霸,死有余辜。另外,我不想拜入百虎门,说白一点,是因为你们没有是非之观,正邪不分。学武而不能守护正道,学之何用?

    大胆!谁说我们没有是非之观,正邪不分?卢一山怒道。

    傻根没有回应他,看着高高在上的史稳大声道:史掌门,在下的话说完了,要杀还是留,由你决定。

    史稳问道:傻根,你真的不怕死?傻根哈哈哈大笑三声道:死,有谁不怕?可我虽然怕死,却更怕走上歪门斜道。

    你把我百虎门看作是旁门左道?元伟脸色铁青问道。

    傻根道:最好不是。眼光落在史稳脸上。

    史稳突然站了起来,木然脸孔绽开,哈哈笑了几声,说道:傻根,可真有你的,面对死亡镇静如斯,了不得,一番大义凛然的说话,更令老夫越听越惭愧,傻根,你不愿入我百虎门,那我便还你自由,你现在就可以下峰离去。

    向独元卢四人齐声道:大哥,这怎么行?

    史稳道:有什么不行?傻根兄弟瞧不起老夫修为,不愿拜我为师,难道我还能用威逼利诱的手段强行收徒?向无痕道:大哥,难道元二弟的事就不加追究?

    我问你们,你们当初加入百虎门,为的是什么?史稳眼光扫向四名师弟。

    独龙道:回大哥,三弟当初怀着一颗练就高明功夫之心而拜入恩师门下。

    那为什么想练得高明功夫,是要出入头地,还是想锄强扶弱,匡扶正义?

    卢一山道:两者兼有。

    史稳坐回椅中,问道:那你们两个愿望都达到了吗?

    元伟摇头道:没有,两个愿望没有一个实现。

    史稳看向三位师弟,每个人都摇了摇头。

    那么傻根锄强扶弱、匡护正义的举止有没有错?

    四人你望我,我望你,没有回答。史稳道:既然傻根兄弟没有做错,我们凭什么关押他,凭什么要杀他?只因他要锄强的对象是我二弟,大伙儿便要徇私吗?咱师兄弟五人都做不到当初拜入师门的初衷,难道竟然还要阻止别人去行侠仗义?

    四名师弟齐声道:不敢!

    史稳叹一口气道:二弟史坦行为不端,欺凌弱,我早就想教训他,但碍于兄弟情面,一直狠不下心来,如今竟然酿成大祸,实是始料未及!现有傻根兄弟来整治他,正合我意,傻根便是杀了他,我也不会痛惜,那完全是他是咎由自取,须怪不得旁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