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44章 初闻

逆刀风云:第244章 初闻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傻根眼光转了一圈问道:西蒙谷为什么要占领天心峰?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大厅登时陷入寂静之中。

    谢玲玲突然道:文师伯,前几日我在后山,曾听有外来人员神神秘秘说什么‘天地逆刀’,那是什么东西?文东方一怔,说道:天地逆刀?难道天心峰中有什么宝刀么?倒没听见过。文武师弟,你听人说过么?龚文武还未回答,傻根瞧其脸色,知悉其中必有隐瞒,淡淡道:龚师叔自然没听说过。文师伯,你们俩不用一搭一挡做戏,既然是我们听不得的秘密,那便不用说了,等着被诛灭罢,或是让出天心峰,那也没什么。

    史稳喝道:放肆,放肆,皓俊,怎地这样对师伯师叔说话?傻根一声不吭,眼光瞧向谢六一,欲把手中的面饼递了过去。谢六一双眼急速眨了几下,傻根知道他不便接过,便将面饼放回怀中。

    傻根的态度那像是侄对师叔伯应有的态度,言语中全无恭敬之意,龚文武不禁心中有气,但他将之强行压下道:谢师弟,你认识皓俊师侄?谢六一道:广州杜府那晚,皓俊侄儿也在的。龚文武道:原来如此,我当时倒是没留意皓俊贤侄原来也在,错过了相识。

    史稳叹了一口气道:四弟,要不这样,我把阳令给你保管,你私下里暗中琢磨,把秘密研究透再转告我们,这样总行了吧。为了百虎门,我们做大哥二哥的成全你又如何?

    谢六一脸上青筋一条条盘起,争辩道:大哥二哥,四弟从来未对师门圣物起了觊觎之心,你们这样说,那便是信我不过,四弟有口难辩,只有以一死来证清白。说完举掌往头顶拍落。

    文东方叫道:四弟别鲁莽,有话好好说。谢六一手掌离脑门两寸停下,叫道:大师哥

    一句话未说完,忽然门外抢进一个人来,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龚文武失声叫道:刘师弟!忙跃上将那人扶起,惊叫:刘师弟,你你怎么啦!文东方、史稳等抢上前去只见师弟刘回辉双目圆睁,满脸愤恨之色,口鼻中却没了气息。文东方大惊,忙施推拿,已然无法救活。文东方知道刘回辉武功虽较己为逊,但也算是北宗的高手之一,是谁将他打得重伤而死?忙解开他上衣查察伤势。衣衫解开,只见他胸口赫然写着八个红字:西蒙谷诛灭百虎门。众人不约而同的大声惊呼。

    这八个红字深血淋淋发出一股腥气,乃人血书写,深入肌理,却不是用尖利之物刻划而致,竟是以剧毒的药物掺血写就,腐蚀之下,深陷肌肤。

    文东方略一凝视,不禁大怒,一掌拍在桌上,把整张桌子打垮,喝道:且瞧是百虎门诛灭西蒙谷,还是西蒙谷诛灭百虎门。此仇不报,何以为人?

    南北两宗每隔四年的相会,竟然遇上仇家上门生事,虽然已分家,但百虎门南北二宗系出同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敌当前,须当摒弃成见,团结一心。史稳压下震惊愤怒,对着带来的二十余名弟子道:大伙儿布阵,准备战斗!南宗弟子唰地站起齐声叫道:准备战斗!谢六一也道:为了师门,咱们龙马神拳门的弟子,就算血溅当场,也绝不退缩。丘南兴等人同声呼应。

    文东方见得分裂已久的师弟齐心,心下稍安,再看刘回辉身子各处,并无其他伤痕,喝道:云杰、云龙,外面瞧瞧去!

    崔云杰、李云龙两名大弟子各挺长剑,应声而出。

    这一来厅上登时大乱,三方人马各聚一起,对刘回辉尸身上的字纷纷议论。史稳沉吟道:这西蒙谷不就是武夷山中一个不起眼的派吗?对咱们百虎门从来毕恭毕敬,怎地现下竟然如此嚣张,闹得越来越不成话了。文师兄,不知他们如何跟北宗结下了梁子。

    文东方心伤师弟惨亡,哽咽道:是啊,咱们可从没将西蒙谷放在眼里,谁知道他们竟然会发难,结怨一事是为了捕猎。去年春天,西蒙谷三名坛主来天心峰求见,要到我们峰顶抓几只异兽。捕猎本来没什么大不了,西蒙谷原是以制药、饲养毒虫毒物为生,跟我们百虎门虽没什么交情,却也没有梁子。但史师弟你也知道,我们这峰顶是百虎门禁地,轻易不能让外人上去,别说西蒙谷跟我们只是泛泛之交,便是门下弟子,也从来不许踏足峰顶。这是咱们祖师传下的规矩,大哥我那敢破坏规矩呢?

    史稳道:大哥做得对,焉能让外人上峰,别说是坛主,便是西蒙谷谷主来了,也不能上。

    傻根悄悄走到龙马神拳门的弟子,低声对谢玲玲说道:谢姑娘,谢姑娘。

    谢玲玲正和师兄弟谈论,听得有人叫唤,转过头来,发现是打败于富城的皓俊师兄叫她,连忙道:皓俊师兄,你找我吗,有什么事?傻根道: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谢玲玲点了点头,两人走到一边,傻根左右看了看,说道:谢姑娘,你不认得我吗?谢玲玲那里敢正眼瞧一个陌生青年男子,脸上起了红晕,扫了一眼傻根,微微低头道:皓俊师兄,我们以前见过吗?我笨得很,可记不起来了。

    傻根道:半年前在广州,大雨瓢泼的那天晚上,咱们曾经见过。谢玲玲呆了一呆叫道:啊,你是傻傻根哥,对不对?傻根笑道:不错,正是我,谢姑娘,那晚蒙你爹爹救命之恩,又承你照顾江姑娘之谊,傻根心中一直感激,近日途经武夷山,想起你父女可能尚在百虎门,因此便上峰来瞧你们了。

    谢玲玲道:傻嗯,根哥,多谢你这么有心,爹爹那是举手之劳,对了,你何时拜入百虎门南宗?傻根把前因后果简单说了,从怀里取出水泡不坏**的面饼递给她道:谢姑娘,郑大哥对我说,让我有机会见到谢前辈,便将这块饼交还给他,说是报答他的他的救命之恩。傻根说到后来,自己也觉得不太好意思。谢玲玲既惊讶又有些失望,道:你这么老远历经曲折前来探望咱们,就是为了还回这块面饼?并未伸手去接。

    傻根点了点头,突然身后传来一人声音道:师妹,你在和谁说话?龙马神拳大弟子丘南兴见他俩说话时间有点长,便忍不住走了过来。

    谢玲玲正要相告,忽得脚步声响,崔云杰、李云龙两人奔进大厅。两人神色间颇有惊惶之意,走到文东方跟前。崔云杰道:师父,西蒙谷在对面山上聚集,把守了山道,说道谁也不许下山。咱们见敌方人多,不得师父号令,没敢随便动手。文东方道:嗯,来了多少人?李云龙道:大约一百七八十人。文东方嘿嘿冷笑,道:一百多人,便想诛灭百虎门了?只怕也没这么容易。

    李云龙道:他们用箭射过来一封信封,封皮上写得好生无礼。说着将信呈上。

    文东方见们封上写着:字谕文东方五个大字,便不接信,说道:你拆来瞧瞧。李云龙道:是!拆开信封,抽出信笺。

    只听李云龙读道:西蒙谷字谕文听者他不敢直呼师父之名,读到文字时,便将下面东方二字略过不念照做:限尔等一个进辰之内,自断左手,抛下兵刃,退下天心峰虎王庄,否则百虎门鸡犬不留。

    谢六一大怒道:西蒙谷是什么东西,夸下好大的海口!在他离开天心峰时,西蒙谷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四五流教派,因此并没有听说过。

    突然间砰的一声,李云龙仰天便倒。崔云杰站在他身旁,忙叫:师弟!接过信纸伸手欲扶。文东方抢上两步,伸手抓他的臂膀,微运内力,将他拉开三步,喝道:只怕有毒,别碰他身子!可还是晚了一步,崔云杰脸上肌肉不住抽搐,拿信的一只手掌霎时之间便成紫红,双足挺了几下,便已死去。

    前后只过一顿饭功夫,百虎门北宗连死了两名好手,众人无不骇然。

    傻根低声道:西蒙谷是什么帮派来的,怎地下手如此狠毒?谢玲玲声音微颤道:我不知道,他们竟然真要斩尽杀绝,那我们。丘南兴拉了她手道:师妹莫惊慌,有师父和师兄在,定不会让你受半分伤害。傻根道:谢姑娘不必害怕,他们下毒的功夫粗浅得紧,一眼便瞧出来了。只要稍稍注意不要乱动敌人物品,便不会有事。

    丘南兴心中一凛,大声道:大师伯,心那信封信笺有毒。

    文东方向崔云杰手中拿着的那信瞧去,不见有何异状,侧过了头再看,果见信封和信笺上隐隐有青光闪动,心中一凛,转头向那丘南兴道:丘贤侄,你懂得使毒解毒?丘南兴道:回禀大师伯,南兴不懂。

    谢六一问:那么你怎知笺上有毒?

    谢玲玲抢道:爹爹,是傻是皓俊师兄说的,他还说有块饼交回给你。谢六一道:饼,什么饼?眼光射向傻根右手,脸上陡地变色。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