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45章 蓝月

逆刀风云:第245章 蓝月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独龙问:皓俊,你手中拿的是什么?傻根道:一块面饼,谢师叔的面饼,他遗落在广州,我捡回来交给他。众人一听,顿觉愕然,一块饼,又不是一块银子金子,值得拾起来交还主人么,会不会太过题大作,眼光都射向傻根,一脸疑问之意。傻根道:谢师叔救过师侄一命,我大哥说

    辛带娣道:现在大敌当前,尽说这些婆婆妈妈之事作甚,向六哥,你有什么应对的办法没有?向无痕道:西蒙谷欺人太甚,那有什么好办法,冲下去跟他们大战一场便是。史稳道:敌人使毒本领太高,就怕咱们还没近身,就死伤过半。皓俊,你可有应对之策?

    傻根道:我得要明白西蒙谷的意图所在,才能有的放矢,谢姑娘,你详细说一说后山之事。谢玲玲点了点头,道:前天清晨时候我在后山脚树上摘果子,听得有几个人走过来。一个说道:‘这次若不把他们赶尽杀绝,占领虎王庄,咱们西蒙谷人人便等死吧。’我听说要占领虎王庄,立时留神起来,便站在树上不作声。听得他们接着谈论,说什么奉了蓝月天宫的号令,要占虎王庄,为的是要查明‘天地逆刀’的真相。说完眼睛瞧向文东方。

    文东方神色尴尬,说道:啊,我想起来了,那些人所说的,多半是指天心峰绝顶的一柄深入坚硬巨石的刀。这柄刀刀身藏身石内,只余刀柄在外,有人说这柄刀是后人插进岩石里,也有人说那刀也天地同寿,石头形成时刀已在,因此呢,有人便称呼它为‘天地逆刀’

    傻根说道:居然有这么一把神器,师伯怎么不将之拔出来?文东方道:刀身与巨石浑为一体,不见缝隙,我等凡人根本无力抽出,并且刀旁留有‘擅拔者死’四字,更是无人敢起拔刀的心思。至于这四字是后人加上还是怎样就无从考察。

    傻根心道:如此刀在盘古开天地时便有,那时还未创造文字,必然是后人加上以唬心生觊觎者。

    问道:蓝月天宫是什么来的?为什么西蒙谷要奉他的号令?文东方道:蓝月天宫什么的,此刻还是第一遭从玲玲嘴里听到。我实不知西蒙谷原来还是奉了别人的号令,才来跟我们为难。想到西蒙谷既须奉令行事,则那蓝月天宫什么的自然厉害之极,又是月亮又是天上宫阙,难道是天上神仙派来的,忧心更增,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谢玲玲又说道:那时又听得另一人说道:‘谷主身上这顽疾,既然天心峰中的银环蟋或能解得,众弟兄拼着一死,也要去将这银环蟋捉到手。’先一人叹了口气,说道:‘我身上这快活痣,除了月宫仙子她老人家本人,谁也无法解得。银环蟋虽然药性灵异,也只是在快活痣发作之时,稍稍减轻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苦楚而已’他们几个人一面说,一面走远。后来也无发生什么事,我没放在心上,也就没告诉爹爹。

    文东方听罢一声不发,低头沉思。辛带娣道:文师兄,那银环蟋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物事,西蒙谷谷主容青山要用此蟋蟀治病止痛,给他捉一些,不就是了?文东方叹了口气道:给他捉些银环蟋有什么打紧?但他们存心要占天心峰虎王庄,这让我们如何能拱手相让?辛带娣嗯了一声,不再言语。

    傻根道:谢姑娘说道容青山那老儿身上中了‘快活痣’,发作起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是什么东西?‘月宫仙子’又是什么人?

    文东方道:这两件事我也是第一次听,毫无头绪,不知什么时候招惹上这个蓝月天宫。史稳道:我瞧不是咱们招惹上他们,是他们对我百虎门的发源圣地生了觊觎之心,欲据为己有。

    向无痕道:咱们在这里商量来商量去,最终没有个结果,与其呆在这里等他们攻上,不如先出去看看,也好打个照面,看看他们到底意欲如何。

    文东方点点头道:六弟说的是,大伙儿拿上刀剑,咱们这就出去跟他们评评理去。众弟子轰然答应。

    傻根道:别冲动,要跟他们会面,派几个人去就可以,人多有什么用,倘若他们以毒气攻击,山道难行,只徒增伤亡而已。史稳问道:皓俊,依你看如何?傻根道:我提议派几个说得上话的人下山跟他们商议,弄清他们的意图,大伙儿再回来商量,也防他们从后偷袭,攻咱们一个措手不及。

    众人一块儿点头,都说此提议甚好,北宗派出龚文武与辛带娣,南宗派向无痕与傻根,四人正要出发,谢玲玲突然站出来道:师叔师伯,你们南北二宗都派出代表,我龙马神拳门也得要出一分力,侄女不自量力,代表爹爹下去走一回。

    谢六一道:玲玲,不可胡闹,山下是龙潭虎穴,要冒险也轮不到你一个姑娘人家去。谢玲玲道:爹爹,你放心,两军交战不杀使者,况且不是还是师伯师叔在吗?

    丘南兴道:师妹,我陪你去。谢玲玲道:大师哥,你留下来照顾爹爹,等我回来。不等丘南兴同意,率先步出厅门。

    四人跟上,出得厅,外面已日落西山,暮霭沉沉。五人沿着山道下行,下到山脚,有人在山道下面喝道:停步,你们是谁?

    龚文武大声道:这是百虎门的龚文武、向无痕、辛带娣,想见贵谷容谷主。那人哈哈大笑道:你们要见我们谷主,不是不可,但你们须得自斩左臂,抛下兵刃,方能下来。向无痕叫道:兄弟,叫你们容谷主出来,我有话跟他说。下面那个高瘦汉子道:你们要说什么,即管说便是,我会转告谷主。

    向无痕道:我们想亲自和容谷主说话,麻烦老兄通报一声。汉子不耐烦了,喝道:兀那臭贼,要说就说,啰哩啰嗦作甚?向无痕何曾被人这样对待过,忘了来意,忍奈不住,将六枚钢镖握在手里,向龚文武打了个眼色,悄悄移至山道外,龚文武会意,大声骂道:狗贼,有本事便露出头来,看看我不削掉你脑袋。那汉子勃然大怒骂道:直娘贼,你死向无痕猛地冲下山道,朝着汉子连发两枚钢镖,汉子猝不及防,脸门和心口各中一刀,当场毙命。

    傻根想阻止已然来不及,五人下来本是抱着商议的目的,那料得一言不合便干上,这下双方再无第二条路可走。他拉着谢玲玲的手转身便往峰上跑。

    向无痕一不做二不休,手中四支钢镖甩出,把汉子的三个同伴一一射杀。西蒙谷阵地登时大乱,唿哨声、叫声、杀声响成一片,紧接着嗖嗖嗖声音响起,一支支长箭从对面山腰射来,射在树杆、山道上,发出砰砰巨响,火光四射,火苗乱窜,瞬间山道口陷于一片火海之中。

    原来那射过来的弓箭箭头上带着硫磺、火药、土磷,一遇撞击便即爆炸起火燃烧,扑之不灭,火药中还加了迷药,燃烧散发出迷烟毒气,闻之轻者头晕眼花,重者倒头昏死。辛带娣叫道:向师哥快上来,别恋战!

    向无痕手提长剑,闪电出击,刺杀来不及逃跑的三名西蒙谷弟子,欲待再追,听得身后高处辛师妹的叫声,心中一凛立时转身回跑,却发现四周已是一片火海,一阵阵晕眩感袭来,暗叫不妙,迷烟中屏住呼吸觅路逃生,好在他轻身功夫高明,三纵两跃便离开了火场,刚定下心,突然一支劲箭呼啸射来,向无痕听风辨位躲了开来,弓箭射在身旁石上,砰的一声炸开,气浪冲击下,纵武功高强如斯的向无痕也被抛出一丈多远,落在灌木丛里,龚文武叫道:六弟!弹身纵下。向无痕受伤不重,一个打挺跃起,叫道:三师哥,快走,我没事。

    龚文武道:你左腕着火,快除下衣服。一点火苗向无痕不放在心上,点头叫道:浓烟有毒,先离开这里再说。边往山上奔边脱衣服,两人很快到达安全之地,可向无痕发现,纵使把衣服除下,如何包扎挥动,光溜溜一条左前臂还在燃烧,黄色火焰在暮色中看起来格外引人心惊,生出大量浓烟。辛带娣迎上惊道:怎么会这样?向无痕痛得满头汗水,颤抖着道:这火灭不了!龚文武叫道:六弟快来,这儿有条溪,快用水浇灭。向无痕奔至溪旁,俯身把左臂泡在水中,可那黄色火焰并未熄灭,仍在水中如鬼火般幽幽燃烧,片刻皮肉烧尽,露出了一条白惨惨的手臂骨,诡异无比。

    向无痕耐不住痛大声叫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水里还要烧?

    傻根道:可能他们在火药中加了磷粉,不烧尽停不下来。龚文武急道:那该怎么办?傻根道:没有办法,沾了磷就得等它燃烧殆尽,最好立即把左臂砍下来,不然日后更麻烦,说不定一条性命不保。

    向无痕把左臂伸出叫道:快砍下,我不要了,不要了!辛带娣长剑挥动,将他一条前臂从肘部处砍了下来,断手落在地下还不住焚燃,生出刺鼻浓烟。龚文武立时从长袍上撕下布条替他包扎,向无痕全身微微颤抖,脸色苍白之极,汗水大滴大滴落下,但口唇紧闭,再不发出一声。

    谢玲玲被眼前残酷一幕吓得花容失色,紧紧握着傻根的手,傻根低声道:知道厉害了吧,还敢冲锋打头阵吗?谢玲玲咬着嘴唇摇头,随后又点头道:如果人人抱着缩在别人身后的心思,不敢前冲,那么我们跟待宰的羔羊有什么区别,最终还是会一个个死去。

    傻根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总是得有人做出牺牲。辛带娣把长剑还入剑鞘,问傻根道:皓俊侄儿,你怎懂得那么多?傻根道:辛师叔,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懂得那么多。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师侄不但武功过人,随手打败门下最出色的弟子,脾气禀性还甚为怪异,龚文武、辛带娣二人不知底细,心中对傻根的说话言行及遇难先遁颇有微词,心中暗怪史稳教徒无方,太过纵容弟子,但眼下四面埋伏,性命堪忧,那还有心思在此节上追究。

    五人回入庄里,文东方了解事情经过后道:敌人毒物长箭如此犀利,该当如何抵挡?史稳道:西蒙谷才一百多二百号人,咱们只要分散下山,谅他们也奈何不了我们,只是这样一来,天心峰便要落入他们手中。龚文武道:天心峰数百年来都是百虎门生息之地,怎能任由外人抢夺,要弃峰逃跑,我龚文武第一个不答应。辛带娣道:丢峰毋宁死。我辛带娣虽是一介女流,却不愿背上贪生怕死的骂名。独龙叫道:辛师姐说得好,数百年来咱们百虎门从来只有抢夺别人地盘的份,如何曾有被人反抢之事,咱们拼死也要保护祖师山坟。

    文东方见得众人齐心,沉声说道:人在峰在,人亡峰失!众人大声叫道:人在峰在,人亡峰失,人在峰在,人亡峰失!

    哈哈哈哈一阵狂野笑声从庄外传来,一个时辰之限已至,百虎门的子们还不乖乖弃械投降?

    厅里众人脸上变色,文东方低声喝道:抄家伙,大伙儿注意不要让火苗沾上。说完快步出厅,厅外夜色沉沉,几丈外便已看不真切。文东方朗声道:容谷主,请现身会面,冤家易结不易解,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何必非要兵戎相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