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47章 刀台

逆刀风云:第247章 刀台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突然之间,天空中传来嗤嗤的响声,紧接着砰砰爆炸之声不绝于耳,令众人闻之色变的磷火箭又被敌人无情射出。

    一轮密集磷火攻击后,峰上众人死伤过半。磷火燃发出的烟雾有毒,沉降不散,弥漫各处,又天心峰虎王庄前后左右过火面积十之七八,已无立足之处,幸存的一二百人在文东方的指挥下登上狭窄陡硝三面临空的天心峰绝顶拔刀台。

    浓烟散去,西蒙谷二百余人攻至拔刀台下,一人抬头望着高达七八丈的峰顶大声叫道:台上的众人听了,要想活命,只须折断左臂,一个一个走将下来跪下求饶,我容青山慈悲为怀,放尔等一条生路。

    史稳探出头叫道:兀那容狗,只靠那毒虫毒烟,胜之不武,我本事咱们在武功上决一胜负,缩头容狗,你有这个胆量吗?我瞧你就是一个无耻胆之辈,哈哈,哈哈!正骂得高兴,突然一块石子无声无息飞来,史稳眼明心快,立即将脑袋一偏,倏的一声急响,石子擦着耳边飞过

    底下掷出的石子向上飞行了八丈高,势道还那么劲猛,内力准度当真是非同可,看来攻山的敌人当中,并非全是泛泛之辈,容青山绝不可能有此能耐,定是他从别处请来帮手助阵。史稳死里逃生,一颗心怦怦乱跳,但他不肯认输,随手扔下几块石头,叫道:容狗,你他奶奶偷袭,能再卑鄙些吗?

    容青山哈哈大笑道:史稳,文东方,你二人难道还看不清眼前形势吗,下来吧,蓝月天宫的使者答应放你们一条生路,留得青山在,何怕没柴烧?

    文东方探头叫道:我不但要烧柴,还要烧了你这座青山。容青山大怒喝道:文东方,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难道你想百虎门在你手中灭绝吗,你死后有何颜脸面对列祖列宗?文东方哈哈大笑道:容青山,你妈少废话,人在峰在,峰失人亡。

    一块石子再度悄无声息掷上来,文东方手腕一甩,一块石子射向来石,两石空中相碰,发出嘭的一声,碎为无数石粒,这下史稳看得清楚,发射石子的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头戴斗笠的人,这种装束的人一共有四人,静静站在底下,与喧闹大骂的西蒙谷众弟子区别甚大。

    容青山喝道:再不投降,我便将们烧成一只只烤猪。向无痕骂道:容乌龟,你除了这一招,还有没有新鲜一点的?容青山嘿嘿笑道:一招鲜,吃遍天。兄弟们,准备放箭!

    傻根见这峰顶甚窄无躲闪余地,磷火箭射了上来,各人毫无意外都会葬身火海,便道:文掌门,史掌门,你命弟子手执石子,见得弓箭发射向来,立即扔石击箭,不要让一支箭飞上来,若有漏之箭,则大家无须惊慌,此箭只在箭头撞击山石树木才会爆炸,咱们只需先行接住,便不会有事,接住磷火箭后可反扔下去炸他们。文东方来不及寻思傻根为何不称呼他为师伯而叫他掌门,拍手赞道:皓俊的提议甚好,就这么办,众弟子听令,手执石头准备迎箭,史二弟,龚三弟,谢四弟,你们三人负责拦截那四个黑袍人,不要让他们扔石块伤了咱们的弟子,辛师妹,高师弟,独师弟、元师弟,你四人负责跃起接箭反攻,清楚没有?众人齐声道:清楚!

    容青山在底下叫道:文掌门,你想清楚了没有,蓝月天宫的四位使者已等得不耐烦,快快作出决定。文东方回道:容谷主,祖先圣地,绝不相让。容青山道:既然你们顽冥不化,那我们也只有赶尽杀绝,放箭。

    十六名弓箭手听得命令,齐刷刷射出十六支磷火箭。

    绝顶上的百虎门弟子立即抛石撞击,射上来的弓箭十有被击中,落在斜坡上爆炸,另有两箭突破石阵飞上绝顶,即被元伟与辛带娣飞身跃起接住,果然如傻根所说,磷火箭并未爆炸。他俩运力甩手扔出,飞向西蒙谷人员聚集之处,绝顶下众人来不及闪避,当场炸伤炸死七八人,更有多人被磷粉沾上,火焰上身,惨叫连连。

    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最是解恨不过。

    峰顶上众人见状,齐声欢呼叫好。四名瞧不见面目的黑袍人双手连甩,十多块石子激射向绝顶,文东方、史稳等人齐出手,拦截石子。傻根叫道:大伙儿快趴下!

    各人虽早有准备,但那石子来得既快且密,仍有二人躲闪不及,被石子打中,血溅当场。傻根拾起一石鸡蛋大的石块,朝下边一个黑袍人打出,石块呼啸着奔下,那被攻击的黑袍人忙不迭往边上一跃,抬头眼光射向傻根。傻根被他眼光一照,心底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其时东边太阳刚刚升起露出半点轮廓,阳光直射在黑袍人脸上,半张惨白的脸上毫无表情,如是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一般。

    容青山大怒喝道:放箭,放箭!把他们全部烧死。

    可是先前无往不利的磷火箭再一次受到挫折,不但没有一支成功爆炸,反又被敌人扔将下来,再死伤数人。容青山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命令弟子放毒物,但因上绝顶的岩坡上布满磷火,毒物没敢越火而上,只在边上徘徊。

    文东方瞧见暂时无忧,召集众师弟师妹商量,决定偷施冷箭,每人捡上多块石子,突然冒头掷将下去,石子只朝西蒙谷弟子打去,容青山与四名黑袍人武功高强,扔了也是白扔。强劲石子如雨飞下,西蒙谷众多弟子避让不及,多人中招,刹那间死伤二十余人,余人吓得纷纷后退下山。

    容青山的副手叶悲雁叫道:文东方,让你猖獗到一时又如何,我们就在山下守着,绝顶之上无水无粮,瞧你们能撑到何时。文东方骂道:叶狗,你们抢我天心峰,无非是想夺我派镇山宝物‘天地逆刀’,我宁愿毁了也不会留给你,让你白忙一场,哈哈哈哈。叶悲雁大声叫道:文东方,你这可大错特错了,我们看上天心峰物宝天华、得天独厚的环境,正是我西蒙谷培养稀世草药的绝佳场所,你那所谓的镇山之宝我们连看上一眼都嫌费时。

    容青山道:文掌门,史掌门,你们下来罢,我答应放你们一条生路,也不须断臂折兵什么的,只要你不干涉我们在天心峰上种养作业,我把天心峰还回给你又如何,至于烧掉的虎王庄,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西蒙谷出钱给你们盖一座新的,更加轩敞明亮。

    史稳喝道:容青山,你肚子里打什么鬼主意,难道我们会不清楚,你们为霸占天心峰,密谋时间至少不少于一年罢,如果单纯想搞种养,值得你们费下如许心思准备?龚文武也道:容青山,你听得我们要毁掉‘天地逆刀’便紧张了是不是,哈哈,只要我们毁坏它,你们西蒙谷就得全部掉脑袋,哈哈,哈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逆刀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说,聊人生,寻知己~

    他身为百虎门掌门,处处受辱,处处受挫,胸臆积满愤慨之气,当即从一株树顶跃到另一株树顶,将到吊之边,滑下树枝长剑下掠,刺倒了二名埋伏的敌人,纵身下地,踩在敌人身上,料想此人必有驱赶火蚁的药物,不必担心火蚁,心中激愤,身法如风,霎时间又刺倒了其余三人。剩下的西蒙弟子发一声喊,四下退走。龚文武抢了过来跃起,单刀掠过,吊落下,里面的人才得逃困,可是各人被剧毒蜈蚣叮咬钻入体内,虽然未死,但人人脸上布满黑气,口吐白沫,手脚无力,眼看是不活了。众人望出去漆黑一片,一层又一层的火蚁蠕动不散候在山道上,过了火蚁阵还不知何处有陷阱,还有何种毒物等着。

    各人被咬的脚肿大如象腿,文东方、龚文武、辛带娣等百虎门北宗人马拿出自制的驱毒药物,也不管对不对症,涂抹在伤处,又取内服的药丸分给众人服下。三十余人垂头丧气,一跛一拐的回到山上,幸好敌人并不乘势来追。

    群人回上峰上,在火光下检视伤势,三十七人中倒有三十六人的腿脚红包遍布,又痒又痛,有咬得多的已然昏迷不醒,不知红蚁毒性如何,人人心下惴惴,尽皆破口大骂,显然对方这几个时辰中敲锣打鼓呐喊,乃是遮掩在山腰里布撒蚁的声音。这些火蚁长达半寸,腰圆螯大,密密麻麻,聚而不散,若是主要下山道路都布满了,怕不有数千万上亿只?这许多毒物毒虫当然是事先预备好了的,西蒙派如此处心积虑,密谋多时,看来对天心峰是势在必得,傻根、文东方等人思之无不骇然。

    谢六一将傻根拉在一边,悄声说道:皓俊侄儿,你怎么来到这里来了?傻根道:我记得你被他们带至此处,因此便扮作是史掌门的弟子来见你,顺便将面饼还回给你。谢六一惊道:扮作史二哥的弟子,你不是百虎门弟子?傻根点点头道:不错,谢前辈,我郑大哥叫我还谢六一道:皓俊,现下不是谈此事的时候,这块饼还是放给你保存好些。傻根问道:这块饼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你不要我就扔掉它算了。谢六一低声道:千万别,我以后会告诉你。

    史稳走将过来,说道:皓俊,就你脚面被咬而无事,是不是你有什么解毒的妙方?请献出来以解众兄弟之苦。傻根道:史掌门,晚辈不惧虫咬,可能只是体质特异些罢,并没有什么解毒的方法。史稳看了看谢六一,谢六一点点头,示意已然知道实情。史稳道:嗯,皓俊,把你牵涉置身于敌我两派的纷争之中,实属无奈,大伙儿要一齐全身而退,势已万万不能。你与西蒙派无冤无仇,只是恰恰路过,你去跟他们说个明白,相信他们会让出一条道路。傻根道:史掌门你意思是让我独自逃生?史稳道:西蒙谷只是要侵占天心峰,他们也说了,只要我们投降便放只不过天心峰是我百虎门发迹之地,数几代祖师山坟都埋在四周,对我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值得我们用性命去守护,天心峰丢了,我们活在世上也无意义,而你只是一个外人,天心峰丢与不丢,与你意义不大。

    傻根与百虎门没有利益关系,也不怎认可他们做事方式,打心眼里有点看轻的意思,但与他们共患难一场,又看他们分裂成三派的师兄弟在外敌当前抛弃成见,拧成一条心共同对付,而非各自逃窜,尚有男子汉该有的气魄,让他心中生出敬佩之意,嘿嘿一笑,说道:史掌门要我独自下山逃命,此事再也休提。虽说我与百虎门毫无关连,但你也听得西蒙谷说,谁人欲活命须得自断左臂,我傻根从不屈服任何势力强权。前有史掌门以死逼我拜师,今就有西蒙谷断臂抛兵之辱,傻根还是一样的绝不乞怜妥协,这样的生存,不要也罢。史稳道:傻根兄弟,何必为此而献出一条性命?眼见劝他不听,情知多说也是无用,但如今晚不乘黑逃走,明日天一亮,敌人大举来攻,那可再也没有脱身之机了,不由得黯然长叹。

    月落西山,峰上每个人都拉出长长的影子,虎王庄熊熊燃烧烧大火没有丝毫消停的意思,望着数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各人心中没有丝毫惋惜之意,命之不保,又那来的心思悲物?不少被毒物咬伤、吸入毒烟过多之人慢慢陷入昏迷之中,大伙儿一愁莫展,眼睁睁看着相伴多年的师兄弟一个个停止挣扎,一个个安静下来。可怜的人儿,空有一身高强武功,可敌人偏生不出来与你正面交战,无法施展,任你如何不甘心,任你如何不舍得,仍然被死神招到阎王殿上审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