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48章 逆刀

逆刀风云:第248章 逆刀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这里百虎门众弟子突然一阵骚动,原来容青山见火攻不行,便驱赶毒虫毒物强攻,拔刀台上的弟子既不敢退,也无处可退,个个奋勇拼杀,有的刀劈,有的剑挑,有的棍戳,也有搬起石头猛砸的,把攻将上台的毒物杀了个大败,幸存的毒虫毒物退回稍远处,张嘴喷发毒雾,毒雾上升,呛得众人咳嗽不止。

    容青山见得时机出现,立即命令弟子放箭。拔刀台上一片混乱,众人无暇砸箭,嗤嗤嗤嗤之声连响,十六支磷火箭径直射上了绝顶。文东方史稳等人大惊,纷纷跃起接箭,但终于慢了一步,有两支箭冲破障碍,直冲寒晶石而来,各人惊叫声中,傻根伸手连抄,把两支箭都接在手中。他奔到西侧,将手中的磷火箭甩向毒物,砰砰两声巨响,把百多只毒物炸死的炸死,炸不死的烧死。

    接了箭的文东方等人将手中的箭甩向西蒙谷弟子,大声喝骂。

    可当傻根回过头想回至寒晶石旁时,脸容一下僵住了,只见四个头戴斗笠的黑袍人神不知鬼不觉站在寒晶石旁,一人正运力抽刀。斗笠下四张脸孔各呈黑、白、红、绿四色,一模一样的生硬寒冷表情,四双眼睛八只眼珠冰冰地瞧着他们。傻根陡然见得,吓得一颗心几乎从口腔里跳了出来,张大口说不出话来。

    蓝月天宫四名使者趁着众人注意力集中在西蒙谷人众上,竟然从不设防的东面绝壁爬了上来偷刀,攻了拔刀台上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一声响亮的啸声响起,绝顶下西蒙谷的众弟子听得预先约定好的啸声,发一声喊,在容青山和叶悲雁的带领下,急奔拔刀台上而来。文东方等人被身后啸声吓了一跳,急忙转身,见到四个黑衣人脸无表情看着自己时,心下猛地一跳,震惊丝毫不比傻根要少。

    前有虎后有狼,形势十分不妙,待惊愕过后,文东方叫道:师弟,上!史稳、龚文武、向无痕、独龙等人大叫一声,一起扑上围着四人,四名黑袍人将长袍一抖一摆,一阵阵灰雾从袍中抖出向四周扩散开来,拔刀台上的人登时闻到一股臭鸡蛋异味,史稳叫道:是毒雾,大伙儿屏住呼吸,速战速决!手中长剑挑向一名黑袍人咽喉,众人心知危急,立即抢上斩杀。

    四名蓝月天宫黑衣使者使的都是铁锏,背靠背挨在一起,互为攻守,将敌人的凌厉抢攻一一化解。那边厢容青山带领一百多名弟子已攻上绝顶拔刀台,与辛带娣、元伟等率领百虎门弟子混战在一起。

    文东方、史稳等人虽然武功不低,人数更多,但四名黑衣人心灵相通,形如一体,四条铁锏便如一个人有四条手在挥舞,配合得天衣无缝,防守得滴水不漏,刀剑不入。他们也不急于进攻,在毒雾之中,只要得防守住敌人的进攻那便相当于获胜。

    而百虎门众人却是须得速战速决,这场拼斗耗时越久对他们便越不利,个个都不要命般疯狂进攻,拼在未晕倒前杀多几人。傻根也加入到这一场你死我活的斗杀之中,他自恃服食了七彩宝珠不惧毒雾,呼吸仍如往时一般平稳,他一人独斗叶悲雁,大战上风,将其逼到悬崖边缘。

    西蒙谷精心策划了一年多的歼灭天心峰百虎门的这个计划,为保证万无一失,还把前来督察的四名蓝月天宫使者请上,时机定在七月初三,也即是昨日,可他们没有预计得到天游峰的百虎门为争夺神拳令而精英尽出,全部来到虎王庄作客,也没想到离山二十多年的四师弟谢六一及其女儿徒弟也在庄里,更没料到与百虎门毫不相关的傻根也在其中!最初预想中一边倒的局面变成了相持不下的大混战。

    西蒙谷主要目的是抢夺天心峰绝顶拔刀台上的‘天地逆刀’,本来他们只须围而不攻,绝顶上无水无粮,百虎门坚持不了多久,但容青山听文东方说要毁了天地逆刀,生怕完成不了蓝月天宫颁下的命令而掉脑袋,便冒险强攻,殊不知那天地逆刀深藏寒晶石中,根本毁不掉。西蒙谷武功本不如百虎门,这一心急强攻,无疑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瞬间被斩杀大半。此时西蒙谷和四名蓝月天宫使者心中,别无他想,只希望蛇唇魅影粉末尽快生效,把一众敌人毒倒。

    在生死关头,傻根出手毫不容情,猛地一拳将叶悲雁打下绝顶,摔落悬崖下,悲号声回荡在山间深谷之中。当他回过头来,心中禁不住暗叫一声不妙!只见百虎门人数武功虽占优,但在毒雾下打斗,不管你如何屏住呼吸,或多或少都要吸进毒雾,况且屏住呼吸又如何能够运力拼杀?那毒粉如此猛烈,不少人已然如喝醉酒一般,东摇西倒,最后一头栽倒在地。

    激战中谢六一头脑晕眩,瞥见女儿已昏倒在地,己方片刻之间难以歼敌取胜,落败已成定局,心想无论如何不能让祖师爷圣刀落入敌人手中,一个箭步窜到史稳身旁,叫道:二师兄,快把阳令给我。史稳斗得兴起,想也不想便把神拳阳令交了过去。谢六一接过,纵身一跃跳至寒晶石上,从怀中取出面饼,双手一擦,饼上面粉一层层掉落,露出里面藏着的一块铁片。这一块铁片,正便是百虎门神拳令阴令!谢六一为掩人耳目,费尽心思将其隐藏在一块面饼里,任谁也想不到普普通通一块饼里竟然大有乾坤。也正是饼里藏有神拳令,这才得挡住林百生突然射出的暗器,救回弟子丘南兴的一命,谢六一扔出去后,干脆就不拾回来,错有错着,后来元伟搜索龙马神拳宗师徒身子时,便因此没寻到神拳令。而坐在一旁的郑安早就看透谢六一的把戏,知得面饼里必然有馅,因此才叫傻根拾回来还给他,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谢六一双手各执一块神拳令,交替敲击寒晶石,那晶石在铁片击打下,发出低沉而悠长的响声,震得拔刀台上的每一个人耳膜生痛,那疼痛感从耳朵钻入脑子,再从脑子散发至全身,功力较低的人忍受不了,抛下兵刃,双手捂耳,高声尖叫直至昏迷。

    神拳阴阳二令敲击的速度越来越快,寒晶石发出的声音更加低沉,声音几不可闻,但绝顶上清醒各人的痛感更加强烈,双眼望出来,天地倒悬,整个世界似乎在旋转,手中的打斗不知不觉缓慢甚至停将下来。

    终于一阵密集的敲击声下,寒晶石砰的一声响碎裂成一块块鸭蛋大的碎石块,天地逆刀铮锵一声,摔落在晶石堆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逆刀风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说,聊人生,寻知己~

    傻根直到时,听他们提起‘天地逆刀’名字,才想起峰上有这么一件物事,连忙找寻,绝顶上面积不大,很快瞧见插着‘天地逆刀’的岩石。

    那是一颗饭桌大晶莹剔透的大石头,太阳光射入其中,彩光四射。一柄刀插入其中,直没至柄,刀柄日晒雨淋下呈黑绿色,估摸材质乃是青铜。而插入石头内的刀身呈墨绿色,长尺半,在阳光照射下刀身轮廓清晰可见,而刀身上的流云虬纹光影反射出来,印在地上,美轮美奂。

    傻根伸手握着刀柄,用力一拔,逆刀紧入石身,竟然纹丝不动。他看了一眼旁边麻石上刻的的四个大字擅拔者死,心想:不知是轻轻拔一下就死,还是将将整把刀拔出来才死?既然是擅拔者死,那么说只要征得同意,拔刀便不会有事,但是要征得谁的同意呢,难道要征得主人的同意?

    谢六一走过来低声道:傻根,唉,还是叫你皓俊好些,这把是我百虎门开山创派师祖张师祖的佩刀。傻根问:哦,我还以为是上古之物呢,贵师祖的刀它怎么会插进此块宝石里?谢六一道:一言难尽,一言难尽,皓俊,我瞧蓝月天宫和西蒙谷的人占据天心峰,其最终目的便为了这把天地逆刀,咱们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这柄创派祖师爷的刀。傻根道:这柄刀对你们具有意义非凡,是须得保护周全。

    谢玲玲走将过来叫道:爹爹,皓俊师兄。傻根咧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谢六一道:玲儿,你无事罢?谢玲玲道:爹,我没事。谢六一道:呆会儿便有一场血战,你怕不怕?谢玲玲道:人终有一死,有什么好怕,怕反而会死得更快。谢六一道:好,不愧是谢家后人,到时你跟在爹爹身后,由爹爹护着你。

    谢玲玲道:爹爹,这把刀能拔出来吗?谢六一环眼四顾,见得众人都趴在西边与敌人对骂,无人留心这儿,便道:这把刀紧入山石,若非内力极之浑厚精深之人拔不出来,当年你师祖爷便拔不出来。谢玲玲道:怎地师祖爷插得进却拔不出,按理说插进去更加艰难。谢六一道:这刀不是师祖爷插的。谢玲玲道:不是师祖爷插的,那是谁插的?

    谢六一摇头道:玲儿你别问了,皓俊,要想得到这把刀,只能打碎这块寒晶石取出。傻根道:谢前辈,这块寒晶石看上去特别硬,棱角尖锐分明,丝毫不为岁月打磨,欲碎之,怕是比拔刀更加困难。谢六一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一点不错,我们试过火烧锤砸,半点作用也没有,但在二十年前,机缘巧合之下,我得知一种方法可以将寒晶石碎之。

    傻根对这把天地逆刀并不怎么感兴趣,随口问道:有什么办法?谢六一又左右望了望,百虎门众人都聚集在西边,正与西蒙谷的人对骂,没有人留意到这儿,他伸长脖子在傻根耳边低声道:神拳令的阴阳二令能令之破碎。

    哦,怎么个碎法?

    只要以阴阳二令交替敲击寒晶石,寒晶石便会受震动而裂。

    傻根不太相信问:拿大铁锤也砸不开,两块铁片竟然可以敲裂之?谢六一道:神奇吧,这叫一物克一物,万物皆是相生相克的,任你再硬再强,也有天生的敌人制你。傻根点点头道:嗯,说得对,只可惜你们只有阳令。

    谢玲玲道:爹爹,既然咱们取不出这么‘天地逆刀’,西蒙谷的人也一样得不到,他们就算将天心峰占为己有,又有什么用呢?谢六一道:他们才不管那么多,先拿在手上,慢慢研究不迟。顿了一顿又道:皓俊,听说这柄宝刀天然有一股杀气,谁人得了它,武功定能如虎添翼,更上一层楼。

    傻根突道:谢前辈,你对我说这些有什么用?谢六一道:这个秘密埋藏在我心中多年,眼下如此形势,如不说出来,恐怕便再没机会。傻根道:谢前辈,贵派的秘密,你该对你师兄弟说才是,我一个外人,本不该听你的秘密。

    谢六一摇摇头,说道:敌人如强攻上来,咱们可能便要葬身于此,我说与你听,乃是想你将这个秘密流传下去。傻根道:敌人如攻上来,我也难以幸免,指望我流传,恐怕不现实。

    谢六一道:不,你不能死,你得护着我女儿逃出生天。

    傻根笑道:谢前辈,我武功比你差远了,要死也是我先死,怎有能力保护谢姑娘?谢六一沉吟半晌,道:把面饼给我。傻根从怀里取出面饼,双手恭恭敬敬递上,说道:谢前辈,晚辈还回给你,以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谢六一道:是郑安让你还回给我的吗?傻根道:前辈怎么知道的?谢六一道:我猜想的,皓俊,关于这块面饼,你知道什么?傻根道:我只知这块饼又硬又重,挡住了人林百生的铁莲子,救了你大弟子一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