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49章 杀使

逆刀风云:第249章 杀使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寂静中,红脸使者冷冷说道:杀!

    杀字余音未了,傻根率先举刀横挥,暗绿色光芒闪过,正当其前的绿脸使者来不及抵挡,急跃而后,嗤喇一声,衣襟被刀锋割裂开一大道口子。傻根一刀既出,第二刀又出,刀尖急转,挑向一名敌人胸膛。那人举铁锏挡格,刀锏相交,发出一声脆响,双方手臂皆是一震。那人不等逆刀收回,铁锏绕过刀锋,砸向傻根手臂。

    傻根不防反攻,手腕一拌,逆刀变剑,刀尖急刺敌人咽喉,后发而先至,锏刚发,刀尖已然指至敌人喉咙。那使者侧退半步,脑袋躲过刀尖,手中铁锏再刺傻根。傻根身子一侧,刀锋下压回抽,守中带攻。既躲开铁锏直刺,又避开身后敌人铁锏戳击。

    此时的傻根已陷于四人包围圈中,既要应付眼前的使者,又要防左右身后的敌人。四名使者中的每一个武功修为都比他为高,且配合默契,攻守有序,四人联手攻击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远高于各人武功之叠加,先前挡住了文、史、向、龚、独等高手的急攻,眼下要杀死一个青头子,似乎只是举手之劳。

    然而这把天地逆刀似乎真如谢六一所说那样有化腐朽为神奇之功效,傻根手持它拼杀,一砍一劈之间,变得大有章法,身法武功在握上这把刀的瞬间突然进步了许多,在四人的围殴堵截中屹立不倒。只是双方实力相差确是太大,时间一长,纵有宝刀助阵,傻根也开始渐减吃力,接连遇险。有一次一根铁锏自头顶猛击而下,傻根躲避稍慢,险些儿便被击得头骨碎裂,脑浆四溅,另一回更险,铁锏直刺咽喉,虽然闪了过去,左肩膀却被狠狠戳了一下,一条左臂几乎抬不起来。

    此前十余日当中,傻根在天游峰日夜与史稳、向无痕等人拆招练习,所使所练全是天残本上的拳术脚法,一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便是**归一天人抱枕江上来人凭地旋风山崩海倒龙转九天等招数,现下与四人拼斗中大落下风,容不得他花时间思索出招,形势极端紧迫下竟然顺手使出天残本上的招数出来。但天残本传授的是手脚功夫,他手上却偏偏拿了一柄天地逆刀,又不舍得丢弃,一招山崩海倒使出来,本来是拳头砸下,这时变成刀身下劈,凭地旋风原是身子急转,拳头左击右打,这时变成了刀尖左削右挑,不但看上去不伦不类,便傻根使得更是尴尬难受,身体内如有一团熊熊烈火在燃烧,右手又似乎握着一柄烧红了钢刀,很想很想丢弃,却又怕失去逆刀相助更加快落败。

    然而正是这令傻根烦躁不已的拳法刀使,却硬是逼得蓝月天宫的黑妖白魔红鬼绿怪四名使者近身不得,只感对方刀法精妙无比,包围的圈子渐渐扩大,四人越战越是惊讶,不得不耐下性子沉着应战。

    傻根刚刚使出这一套怪异刀法时,一颗心跳得极快,双眼充满了血丝,瞧出来的天空并非湛蓝,而是一片血色,但使得数十招后,心中烦闷慢慢消失,宝刀使得愈来愈顺手,随意挥洒之间,敌人或闪或避,竟不敢挡格,丝毫没有初时的难受。又见得敌人似乎颇为忌惮,心中猛然一动:难道他们竟然怕我乱创乱使的刀法?当将**归一使出来后,刀尖急戳白妖划破他胸前衣衫时,脑海之中电光连闪,一个奇思妙想的念头突然跳将出来:天残本上记载的武功招式会否不是拳术,而是刀法?残本图示武者手上该是握着一柄刀或是一把剑,他那虚握的拳头便是最好的证据,对,那不是拳头。传本作者不知何故把兵器省略掉不画出来,以至史稳师兄弟及教自己武功的师父都误认为这是一套拳术,以讹传讹流转了下来。

    傻根如发现天底下最大的秘密,心头一振,长啸连声,尽情施展出这套误打误撞摸索出来且威力巨大的刀法,把蓝月天宫四使逼得连连后退。

    谢六一半躺在崖边,看得眼前这神奇一幕,张大口合拢不回来。

    眼见自己一方形势渐紧,黑妖一声低呼,铁锏自中间分成两半,变成两把剑,双手各执一把,呼呼舞动起来,白魔、红鬼、绿怪三人也分别将手中铁锏变成两把剑。从沉重的四根铁锏变为八把轻灵的长剑,四人的身法随之也轻盈起来,围着傻根打转,八柄长剑耀着旭日阳光轮流往他身上招呼,如黑蝴蝶绕花穿插,看得谢六一眼花缭乱。

    敌人身法剑招一快,傻根顿时没了先前的从容,只感压力倍增,出刀不知不觉凝滞起来,包围的圈子又缩回来。白魔胸前衣襟被划开一大道口子,对傻根恨极,此时见得他受制,瞅准机会冒险突步上前,两柄长剑似那出海的矫龙,交缠刺向敌人左肋。傻根举刀猛砸来剑,白魔剑法在四人当中最是轻灵,两柄长剑相继收回,又突得刺出,傻根避让不及,左臂接连中剑,鲜血迸谢,落在逆刀之上,发出哧哧之声。傻根又惊又怒,拼了性命抢上半步,手中的逆刀似有灵性,力未至刀已发,一招江上来人顺势施展出来,向白魔头身连劈三刀,刀身飘忽不定,白魔大吃一惊,急忙后退,却是来不及,眼见得刀锋闪着寒光劈下,惊叫道:救我!黑妖红鬼双双抢上,双剑齐刺傻根要害,绿怪纵身晃至白魔背后,抓着他的衣衫往后一拉,天地逆刀刀尖划下,堪堪将白魔黑袍从上至下划开,露出里头粉红肚兜及两个鼓鼓的半球。

    傻根斗得兴起,管他是男人女人,只要是敌人那便不能手软,死了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避开从后而来的剑击后,刀尖挺出,直刺黑妖咽喉,一招未完,另一招又出,回身斜斩红鬼右臂,一瞬间连攻二人,刀路去势狂暴。黑妖识得厉害连退三步叫道:他已受伤流血,不必跟他硬拼,跟他耗下去就可。其它三人听得命令,即时退后。

    傻根本被逼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敌人退开佯攻骚扰,正合他意,立即平顺呼吸,暗蓄力量,逆刀轻轻颤动,发出极细微嗡嗡之声,似乎随时要扑出去一般,傻根握刀的手下意识紧了紧,转头四下一顾,发现晕倒的文东方和史稳已然苏醒过来坐在地上打坐,只是他们全身乏力,还未能站起来战斗。

    傻根看到的,妖魔鬼怪四人自也瞧见,黑妖下巴向二人指了指,红鬼会意,跃上前挺剑击刺文东方。傻根喝道:妖孽看刀!暴步欺近,一刀斩向红鬼脖子,去势极快,红鬼不得不放弃击杀文东方,转身迎战,妖魔怪三人纷纷吆喝击刺,再度将傻根围在核心,百虎门师徒内力高强的人渐渐醒转过来,压力顿时落在了蓝月天宫一边,四使不得不全力进攻。

    文东方史稳二人醒来后立即打坐调整内息,驱除体内毒质,气力慢慢凝聚,瞧见谢六一招呼他们过去,当下也顾不得丢脸子,手脚并用爬到谢六一身旁,三人边调息边观看傻根单人独战四使者。

    天地逆刀嗡声渐响,横削竖劈,气势如虹,迎战妖魔鬼怪四名蓝月天宫使者的八柄短剑,刀光剑影之中,人影交错,喝骂声不断。

    天地逆刀被傻根舞得似乎有了生命,刀刀斩向敌人要害之处,文东方、史稳、谢六一眼见傻根刀招变幻,犹似一条矫健与狂暴集于一身的青龙,时而雷霆万均,时而长躯拈轻,进退之间犹如神佛,无不心惊神眩。史稳和他相处多时,十多天来无时无刻不在对招切磋,虽然期间傻根妙招不断,总有意外惊喜迸出,但对于他真正实力,史稳心中却是清清楚楚,可眼前的傻根犹如经历了脱胎换骨,刀术竟一精至斯。一点点鲜血从刀剑间溅了出来,蓝月天宫四名使者腾挪闪跃,竭力招架,始终脱不出傻根的刀光攻袭,鲜血带着碎肉溅出,有几滴甚至弹到了三人身上。

    猛听得长声惨呼,绿怪猛然弹起落地,蹬噔噔后退,腹部一道血箭如涌泉般向前喷出,适才激战,他运起了护体神功,腹部中刀后内力未消,将鲜血逼得从伤口中急喷而出,十分诡异可怖。血箭未了,天地逆刀划过红鬼胸膛,几将他削成两半,摇摇晃晃走向下坡之路,但只走得七八步便俯面倒地抽搐,身下流了一大片血液。

    黑妖与白魔齐声尖叫,四柄长剑连番攻刺。拼斗中的傻根双眼看到的只是四柄长剑的剑尖与剑锋,至于剑的主人,已然模糊为两团黑影,拼斗中他抢上两步,虚劈三刀,第四刀陡然闪出,以迅捷无伦的速度砍下,将眼前黑影斩为两半后更不歇气,转身躲开短剑,手腕一抖,银光冷冷,刀尖挟裹着呼啸之声扑向另一团黑影。

    白魔刚见得他堪堪转身,刀尖已袭至身前,一刹那间她只晓得张嘴尖叫,却忘了躲避,或者说已是躲避不了,睁大双眼看着刀尖奔来。她这一尖声叫唤将傻根从迷境中惊醒,看到她眼中无限恐惧,心念急转,即时收力欲留她一命,但是,那天地逆刀却没因主人收力而停下,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刺入了白魔胸脯,从后背破出大半刀身,更把不协调的傻根带得往前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傻根猛不迭松开了握刀的手,便如被刀柄上盘缠着的剧毒长蛇咬了一口一般,脑海中一片空白:我明明收了手,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茫然中看见白魔双手握着刀柄,嘴角冒着着血泡,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你你是谁?

    傻根没有回答她,他既不想回答,也回答不了。

    白魔等得片刻,往前走了一步,俯趴而倒,刀柄撞地使得整柄逆刀几乎穿透了她的身躯,刀身上一缕缕的血液流下,在初升的阳光下显得鲜红无比。

    西蒙谷制作的蛇唇魅粉毒性真是厉害,谢六一没怎么参与打斗,屏着气息以神拳阴阳两令击打寒晶石,只在最后一刻寒晶石欲碎的刹那,忍受不住声音折磨而张口呼吸,吸入了毒气,可纵使如此,他坐在边上歇到这场令天地为之变色的拼杀结束,身子仍然软弱无力,提不起劲来。

    谢六一七孔流血,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可他顾不得这些,凝力拾起逆刀,摇摇晃晃走向崖边。

    百虎门众师徒在蛇唇魅影粉与寒晶石低沉声音双重打击下,连文东方与史稳二人也都禁受不住,东倒西歪,先后摔倒在地上。

    傻根虽也被声音折磨得晕头转向,但不受毒粉影响,兀自站将得起,将容青山脑袋打爆后,转头见得谢六一抱着刀欲跳下崖,急忙叫道:谢前辈,不要!一个箭步冲过去,将一脚已然踏空的谢六一拉了回来,谢六一半躺地下,双眼血红,说道:皓俊,这把刀这把刀千万不能落在敌人手中,拿着它,去把他们都杀了。傻根道:谢前辈,你开什么玩笑,我如何是他们的对手?谢六一突然抓紧了他手,双眼一翻,射出如电光芒,低声喝道:不是他们死,便是我们死,不行也得上。

    傻根望着谢六一鲜血淋漓的脸孔,坚定点了点头,接过他手中的刀,缓缓站起,缓缓转身。身后只站得四人,四个身穿黑衣、头戴斗笠的人,一字排开。四名蓝月天宫的使者不受毒雾影响,内功深厚,与傻根一样禁受住寒晶石声音的侵袭。

    绝顶上突然起风,吹得五人衣襟猎猎作响。

    双方迎风站立良久,黑使者以金属般的声音说道:把刀交出来,留你一个全尸。傻根默然,提着刀的手握得更加紧,手心里全是汗水。

    峰上风息停了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