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53章 谁的

逆刀风云:第253章 谁的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你遇到了什么怪兽,又怎么打法?

    傻根望着桌上的空酒碗,怯怯问:我能喝一口酒吗?麦哲七道:喝吧,但只能喝一口,喝多了不行。傻根问:为什么不让多喝?麦哲七撇了撇嘴道:怕你小子酒量不行,没说完正事便晕醉过去。傻根道:前辈你太小瞧我了,这坛酒,我一个人喝下还能写出自己的名字。

    要喝快喝,别吱吱歪歪尽说废话。

    傻根双手举起碗骨嘟骨嘟将一碗酒喝得精光,麦哲一怒道:小子,你不听话。傻根满嘴喷着酒气,说道:我没不听话,我就只喝了一口。

    你把一碗酒都喝了,那是一口吗?

    傻根道:你瞧我中间换气没有,没换气,就只算一口,一口一碗,那也没算坏了规矩。麦哲七被他说得无言以对,哼了一声道:算你小子狠,你最好别醉,若是醉了不回答问题,我将你手脚都捏断,瞧瞧谁怕谁。

    傻根立即吓出一身冷汗,心中暗暗叫苦,这只长毛猴子真他娘的鬼精,把他治得服服帖帖,可是这时候三大碗烈酒下肚,他便想清醒也由不了自己,摇摇晃晃道:前辈放心,我怎么会醉,前辈请问,刚才我们说到那里了?

    你在逃跑途中遇到了什么?

    此时傻根还没醉到组织不起语言的地步,他把洞里洞外的见闻遭遇串起来,前后颠倒说出,麦哲七却是听得津津有味,到最后竟然深信不疑,想来他在里头遇到的怪物与傻根所说差不多,点了点头道:嗯,那鬼地方,把老子困了多时,幸好我吉星高照,逢凶化吉。傻根心念一动,正要张开嘴的瞬间想起麦哲七的告诫,连忙用手捂住了口。

    麦哲七看他欲言又止,问:你想问什么?

    傻根问:你会不会捏断我脖子?

    麦哲七道:小子明知故问,快说。傻根道:安全第一嘛,这可怪不得我小心。前辈,你老人家在里头呆了多长时间?麦哲七道:我前几天才出的来,你说我被困了多久?

    黄腾曾经说过,那极乐圣地是他的梦境,他要是死了,梦境就会消失,要真如他说,黄腾在雷火山内升天逃出鬼门关,他清醒回来后梦境也该消失才对,怎地长毛猴子还能活到现在?

    前辈,那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我听人说那儿是一个人的梦境,也不知是真不是真?

    麦哲七道:你听谁说的,又是谁人的梦境?

    傻根道:其实我也没听谁说,只是隐隐感觉那光怪陆离的情景只能出现在梦中或神话世界里,真实世界不应存在。麦哲七点点头道:你说得不错,那极乐圣地确实是一个梦境,你在里面所见所闻,僵尸妖怪,全都是那人胡乱想设置出来的。傻根问:不知是那个人的梦境?

    麦哲七道:本来不该对你说,但你已然进入过所谓的极乐圣地,就是将秘密给你透露一点也不算坏了规矩,听好了,这个梦境是唐末起义军领袖黄巢的梦境。

    黄巢?黄巢他不是死了吗?傻根曾听青莲教女弟子说,青莲教教主黄腾是自称是黄巢再生,一个死人怎么可能有存有梦境?

    麦哲七道:黄巢虽然死了,但他死前一刻的梦境,却被人施以奇术从脑袋里取出,禁锢在一个虚无飘渺的空间之中,对于常人来说,这个空间并不存在。

    黄腾一直说梦境是他自己的,害得大伙儿不敢在圣地里取他性命,让他逃了出来,可真被他骗惨,傻根心中暗暗咒骂黄腾奸滑,嘴里却说道:哦,世间竟然会有这样神奇之事,以我的见识阅历,便打破脑袋也理解不了其中的神秘与奥妙,前辈,你可曾听说过青莲教黄腾这人?

    麦哲七望着他,好一会儿才道:你竟然认识黄腾?怎么认识的?傻根道:我不认识他,只是听说过而已。

    你听谁说的?

    我有一个朋友被迫入了青莲教,她曾经跟我提起过青莲教主黄腾,这黄腾自称是黄巢再生,可不知是真是假?

    你这个朋友,会不会就是江芯月那个女娃子?

    傻根脸上有惊奇之色说道:前辈真是神了,你怎么知道的?

    麦哲七骂道:你是不是傻了,我半年前带你们进极乐圣地,不就是为寻找那小姑娘的姐姐江芯月吗?对了,你在梦境里,可有见过她吗?

    傻根噢了一声道:我记起来了,你当时是想找她要七彩珠子解毒,你怎么知道她在里面的?麦哲七双眼盯着他道:你还未回答完我的问题。傻根连忙道:见过,见过。在你被尸妖击晕之后,我瞧见尸妖把舌头伸进你的嘴里,不忍心你的肉身被他吸食,便趁其不注意割断了他的舌头,又在他心脏上捅了一刀,然后一道白烟从尸妖七窍中冒出来,凝成一个人形,瞧那烟影,正便是我那朋友江芯月。添油加醋把当时的情形描述出来。麦哲七静静听完,嗯了一声道:我还是迟了一步,她三魂七魄已然被尸魅分食。喝了一口茶续道:这么说来,你那时可救了我一命。傻根道:是啊,我救过你两次了。

    傻根手臂如被套了一个铁箍,全身酸麻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咧着嘴叫道:快放开我,快放开我,抓着我干什么。麦哲七毛笑肉不笑道:干嘛,我闻到了人参血香的味道,你说我还能干嘛?傻根脸色急变,叫道:我的血有毒,你喝了会晕的,你试过一次还不怕死吗?

    人参儿请放心,我一次不会喝太多,毒不晕的,你也不必慌张,老夫准备细血长喝,不会伤你的性命,相反,你可得给我好好活着。麦哲七满眼贪婪之色,恨不得当街咬穿他的脖子。傻根道:麦老前辈,你想喝我的血,可经过我同意没有?

    没经过你同意?你问的太有意思,老夫喝人血,从来无须经过主人的同意,你再嚷嚷,老夫立马捏断你的手臂,当街大巷喝你的血。

    麦哲七五条筷子般细的手指看起来一折就能折断,但捏在傻根手臂上却是痛得连抽寒气,他静下心,放低声道:好,好,我不嚷,请前辈小力一些。麦哲七稍稍轻了手问道:你行色匆匆,要去那里?傻根道:我想找酒店吃饭喝酒,前辈你用过膳未,不如一起?麦哲七点点头道:我正觉饿,也有些事问你,走,让我填饱了肚子再细细品味参血。攫着傻根走进道旁一间人声鼎沸的雁南飞酒楼。

    两人在一张圆桌坐下,傻根轻轻掰开长毛猴的手指,说道:前辈要喝什么酒,在下去给你点。麦哲七道:不必,小二,小二,过来。店小二跑着过来叫道:来了,来了,两位客官要吃些什么?待见到麦哲七的脸容,不禁怔了一怔。麦哲七道:小二,你店里有什么招牌菜,都给我上一份。小二回过神来,说道:本店出名的菜式可多得很,有猪肚鸡,秘制鹅肠,冰烧三层肉,油炸黄金虾,清蒸刀鱼,红烧乳鸽,茶香骨,香辣牛蹄,连州腌肉

    傻根道:行了行了,你随便上十样,然后再拿十斤酒来,你们这儿什么酒最贵?店小二知道遇上豪客,笑得如烫熟的狗头一般,竹叶青最好喝,不上头。傻根道:竹叶青的不要,要酒劲大的,上头喝着才有意思。

    店小二道:要酒劲大的,那就喝我们本地产的米酒,入喉如火烧一般,就怕你们外地来的客官受不住。傻根道:什么受得住受不住,别说火烧,刀割也不怕,快上,快上。店小二道:好咧,两位客官稍等,马上拿酒来。

    麦哲七盯着傻根问:小子,你想灌醉我吗?傻根道:前辈酒量惊人,那能喝醉,我只是想喝醉自己。麦哲七奇道:为什么要喝醉自己?傻根道:酒能行气活血,前辈呆会喝起参血来岂不是更爽?再说我做人宗旨是今朝有酒有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每一天都是这样过来的,快意江湖,酒醉半生,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