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60章 小试

逆刀风云:第260章 小试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出尘左掌拍出,右手缩回再刺出,仍是微微晃动,一变二、二变四的剑影飞舞。

冷面神身子跃起,呼呼还了两拳。

    傻根挤到人群之前,凝神细看,但见出尘道长剑法变幻莫测,每一剑击出,甫到中途,已变为好几个方位,剑法如此奇幻,直是生平所未睹。

冷面神的拳法却甚是质朴,毫无精巧之处,出拳收拳,似乎显得颇为窒滞生硬,但不论出尘的剑法如何离奇莫测,一当冷面神的拳头击至,他必随之变招,看得出来还是冷面神局面上占优。

傻根于剑法及拳脚功夫造诣甚浅,因之天残本上的招式实是刀法而非拳术,既看不出冷面神拳脚中的奥妙,对出尘道长神出鬼没的剑法也只观其形而未得其髓。

    自大师兄出云十八年前携妻归隐后,还是童子身的出尘道长无俗事烦扰,专心于祖传剑法、内功的修炼,俨然成为逍遥派里的泰山北斗,连道号长梦的逍遥派掌门黄匀松也对他尊敬有加。

而冷面神虽然场上之人都不认得他,但他步履迅捷,脸上神情平稳,仿佛一切皆在掌握之中。

    这两大高手所施展的乃当世最高深的剑法拳法,他看得莫名其妙,浑不明其中精奥,寻思:剑法上我只略通皮毛,刀法虽精,可与真正的一流高手出尘道长相比,必然差距甚大,与冷面神相斗,那就更无法相抗衡。

要遇到眼前这两位的拳剑功夫,我只有完全沉浸在逆刀幻境中才得有一丝相抗之力,但这样做很容易连自己怎么死也不知道。

文史两位大哥都说,我得要再历练多二十年后,方可与当世高手一较高下,主要因我一使逆刀刀法,太过沉浸其中,便完全不顾及周围境况之变化,实是凶险殊甚,以后须得注意改变。

    过了一会,只见冷面神突然双掌平平推出,出尘道长连退三步,傻根一惊,暗叫:啊哟,糟糕,出尘道长要输。

接着便见出尘左掌连击数下,右剑急刺,上刺下刺,左刺右刺,刺得几刺,冷面神便退一步,再刺几刺,冷面神又退一步。

傻根心道:还好,还好!他轻吁一口气,忽然心想:为甚么我见出尘道长要输,便即心惊,见他扳回,则觉宽慰?是了,出尘道长是侠义道一边,冷面神滥杀无辜,随意戕杀人命,纯是个噬杀恶魔,我心中总还有善恶是非之念。

转念又想:可是若冷面神赢了,千古贱人黄腾便可有可能被冷面神刺死,岂不正是我心中所愿?一时之间,连自己也不明白到底盼望谁胜谁败,内心只隐隐觉得,冷面神与黄腾都是江湖之大恶,只想他们互相残杀,但心中又想:黄腾奸滑,就算冷面神赢了,他必不会为新娘子送死,如果新娘也不愿为丈夫而献出一条性命,那么两人最后必会新婚夫妇同堂操戈,可真是太热闹。

如走到这一步,这个连洞房未进半步的新娘子,多半不敌黄腾而死于冷面神剑下,这不是大违我意?他眼光慢慢转过去,只见新娘子陈丹妍已经摘下红巾,一张俏脸美艳如花,与黄腾手牵手站在一旁,娇怯怯地一副弱不禁风模样,秀眉微蹙,若有深忧,而黄腾玉面阴沉,双眼眼光飘忽不定,一时看着场中相斗两人,一时左右张望。

    突然间傻根歹念大盛,心想:新娘子落在黄腾手中,迟早会被送进极乐世界而失去性命,倘若她与黄腾翻脸相拼,最后虽然不免被杀,但黄腾必然也得罪了岳丈及场上众多英雄好汉,到时人人都欲杀他填命而甘心,那么黄腾纵有更大本事也逃不出此处,害人无数的千古妖人就要走到生命终点,而陈丹妍以其之死换得黄腾丧命,她其实是死得其所,比送进极乐圣地遭受虫皇蹂躏至死有意义多了。

想到这里,他竟然盼望冷面神获胜。

    但这念想在心中只一闪而过,胸口突地热血上涌,只觉得陈丹妍清白无辜,不该无端遭难,纵然她死有所值、死得其所,自己却不能眼睁睁瞧她倒在冷面神剑下,无论如何要维护她平安周全。

厅上的千余对目光,都注视着出尘道长和冷面神的剑法拳法之上,心下无不赞叹。

陈齐桓心想:这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恶人目空一切,胆大包天,并非只恫吓,而是实有高深莫测的功夫,他这似拙实巧的拳法,我便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我祖传的霸王拳与之相比,显得招数太繁复,变化太多,不如他这拳法的简洁明了,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相差不是一点半点,江湖上能人辈出,如今晚之事得以顺利解决,我是时候考虑金盘洗手退出江湖。

    冷面神与出尘大战百十回合,心想:逍遥派武功享名二百载,果然非同小可,我今日可是小瞧了他,怕是要吃大苦头。

出尘牛鼻子这‘百变千幻无影剑’剑法虽繁,内力更是强而不散,那真是千难万难。

倘若教我数年前遇上了,只好跟他以快打快,以繁对繁,如眼下这般以拙应巧是无论如何办不到。

岳二难、阳朝洋、澜宁等各人心中,也均以本身武功,与二人的剑法拳法相印证。

    冷面神战得轻松,但想即时取胜却是不易,耐心酣斗,渐觉出尘的剑法稍形缓慢,心中暗喜:你剑法虽妙,终究年纪老了,难以持久。

当即急攻数拳,打到第五拳时,猛觉收拳时左臂微微一酸,内力运转,不甚舒畅,不由得大惊,知道这是自身内力的缺陷所致,心想:这老道士所练的逍遥天际无涯功竟如此厉害,剑力没和我拳力相交,却已在克制我的内力。

心知再斗下去,对方深厚的内力发将出来,自己势须处于下风,眼见出尘道长左掌虚拍而到,一声呼喝,左拳迅捷无伦的迎了上去,扑的一声响,拳掌相交,出尘道长左掌本无力道,相接了一瞬间左臂收回卸了冷面神强悍力道,五指霎时收拢抓住对方拳头。

冷面神只觉对方内力虽然柔和,却是浑厚无比,自己使出了洛水拳,竟然拳头被他包住拿着,心下更是惊讶。

出尘道长道:断!左手五指发力一拗,跟着右剑刺出。

    冷面神左拳左腕顿觉生痛,拳头似要被捏碎,腕骨又似要被拗折,面对着疾刺而来的长剑,他沉着冷静不退反进,可说艺高人胆大,又可说以命相搏,在间不容发的瞬间侧身闪开剑锋后,猛地跨上二步冲进出尘怀里,右拳从下而上击向下巴。

出尘没料得他如此凶悍,左掌放开凝力再爪,拳掌再度相交。

两人身子一晃,冷面神但觉全身气血都是晃了一晃,吃一亏长一堑,他不等出尘手掌包拢抓合,疾收右手,趁着出尘长剑还在外头,左右手双拳如漫天雨点般击向对手胸膛头面,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在这个时候,出尘被他欺近,不但精妙的剑法再也施展不开,连要害也暴露在对方拳下,处境堪忧。

    一招前出尘道长还占据上风,那知转眼间便被冷面神攻了个措手不及,旁观众人都不禁惊叫出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