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择天记小说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62章 得愿

逆刀风云:第262章 得愿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傻根见得澜宁受苦,莫名其妙一股气冲上来,踏上一步道:请你立即放开道长,不然我不客气。冷面神哼了两声道:臭小子,你那来的勇气,知道在跟谁说话吗?傻根喝道:我管你是天皇老子,不放开她一样要吃我一刀。冷面神目露凶光道:我瞧瞧是谁要吃刀子。澜宁虽痛得花容失色,一张脸上却全是坚强不屈之色,傻根映入眼帘,心底深处陡地涌上一股说不出道不清的亲近之情,为了这份情,他所有顾虑抛之脑后,连性命也可以不要,逆刀一摆,以蚍蜉撼树之力斩向冷面神。

    出尘、陈齐桓、岳二难等人都瞪大了眼睛,事情变化得太快,冷面神擅闯婚宴本意是杀一人以见证新婚夫妇的忠贞之情,却不料茅头突地转移对准太姥山听潮观的澜宁道长,百虎门新任掌门傻根行为更加难料,毫无征兆挥刀欲取新郎李源的性命,而本已昏迷的李源却更加出人意表,耳聪目明身手敏捷,在万分危急的瞬间躲开杀着,着实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一桩接一桩的怪事接连上演令人目不暇接,此刻傻根不畏强手冒死挑战冷面神,也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他心中到底抱着什么目的?

    留在厅堂上的几十名武林前辈、英雄好汉都是陈齐桓邀请而来的贵宾,深深承其盛情,主人遭难遇厄,人人便都不顾危险出手相帮,可换作澜宁道姑落难时,一来听过她名头之人还不到三成,二来就算认识也只泛泛之交,没有人愿意为此惹祸上身,傻根为救澜宁而出手,人人心中首先想到的是年轻人阅历满浅薄,被澜宁的美色所迷,不知天高地厚强自出头。

    冷面神眼见傻根当真出手,喝道:本尊没空跟你算适才偷袭之仇,你还真以为本尊是开善堂的。斜跨一步伸指弹出,傻根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打法,竟不知闪避,或说也无法躲避,只因冷面神动作太快,天地逆刀径直劈下。冷面神手指弹上刀身,当的一声轻响,傻根虎口剧痛之余逆刀脱手飞出,震惊之中眼前白影闪动,喉头陡地一紧已被冷面神掐住,五根手指如五根冰冷钢爪坚不可折,顿时失去了挣扎之力。

    冷面神左手反捏着澜宁的双腕,右手掐着傻根的脖子,喝道:臭小子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原来如此不堪一击。贱人,本尊要你当眼看着心肝小姘头死在你面前。右手力掐,傻根眼前立时白茫茫一片。澜宁叫道:凶徒休想!双臂一股奇异内力迸出,冷面神与她手腕接触处的五根手指如被针钉,又痛又麻,稍稍一松之际,澜宁两手力挣而脱。冷面神正想伸手抓回,突然澜宁右腿后踢,直踹跨下而来。

    冷面神骂道:贱人,为了小白脸连命也不要了?左腿横拨格开,澜宁这一脚乃是虚踢,脚到半途收回,一个滑步转到冷面神身后举掌拍其背心。

    冷面神以迅捷无伦的速度转身,把傻根挡在身前喝道:让你来动手。澜宁双唇紧闭,跃向左侧攻击,冷面神又将傻根挡在来路上笑道:下不了手吗?澜宁绕至身后叫道:恶贼,你是个卑鄙的懦夫,丢尽男人的脸面。冷面神听罢怒骂道:你这只破鞋还有脸谈脸子,丢脸的不是我,而是你这个四处勾引男人的贱货!

    傻根被冷面神捏着喉头四下挡格,昏昏沉沉之中听得他用天下最恶毒的语言来骂一个出家的道长,一个温柔美丽、端庄可亲并且救了他一命的女子,恼怒非常之;又呼吸受阻,不但呼吸不了新鲜空气,腹内污浊气息也排不掉,一股说不出的难受憋闷感觉散至全身每一个毛孔,逼得根根汗毛都要竖将起来。蓦地里身体深处恁地里涌起一股气息,手脚突然有了力量,当即伸手往冷面神脑袋拍下。

    微微犹豫一会,他走到陈齐桓等三人身前指着昏迷的李源,面无血色说道:丈夫情义深厚,愿为妻子而死,既自刎不成,我便送他一程。陈丹妍站将起来张开双臂拦在冷面神身前,咬牙切齿道:我郎君都这样子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他?冷面神冷冷道:他答应为你死,你应该庆幸而非在这里阻挠,不然死的有可能是你。陈丹妍怒道:你无耻,卑鄙,活生生拆散我们,逼我夫妇阴阳相隔,你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冷面神喝道:让开。

    陈丹妍双眼通红道:我不让,你要杀我夫君,便先杀了我。陈齐桓放开李源,拉着女儿的手道:丹丹,别惹怒他,源儿有神仙保佑,这恶徒一定杀不了他。陈丹妍甩开父亲的手,大声叫道:爹爹,你不要管我,李郎要死了,我也活不长久,不如眼下就陪着他一块下到阴曹地府走一遭。

    这事越来越乱,须得速战速决,冷面神脸上恶意浮现,目露凶光喝道:既然如此,那便成全你夫妇俩。举掌往她脑门拍下。陈齐桓岂能眼睁睁看着女儿死在他手下,虽明知不敌,此时也只好拼了,叫道:恶徒,我跟你拼了。扑身攻向冷面神。

    陈夫人虽武功平平,却一般爱女心切,见丈夫奋身扑向敌人,便也冒死攻上。冷面神收回右手,待得陈齐桓攻至,左手轻轻一带一拨,将其劈过来的一掌引向左侧的陈夫人。陈齐桓手掌被一股柔软深厚的牵引力改变方向打开妻子,大惊之下急忙收力,奈何力已发出那能说收就收,脚下一个踉跄冲向敌人。冷面神喝道:滚吧。右手抓着他后劲衣领甩向陈夫人,陈夫人奔得正急,夫妻俩狠狠撞在一块儿摔倒在地。

    陈丹妍叫道:爹!娘!冷面神道:不想死的给我滚。陈丹妍张开手臂往后退了两步嘶哑愤怒叫道:恶贼,除非你先杀了我,不然你休想动我夫君一根寒毛。冷面神脸上神色无丝毫变化说道:好。但这一声好字当中,却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憎恨之意,右拳直直击出。虽然这一拳平平无奇,但陈丹妍知道任何抵抗都徒劳无用,索性闭上双眼,静待铁拳击至。

    眼看陈丹妍香消玉殒,冷面神突感背后冷风飒然,紧接着眼前一个白影闪动,有人将陈丹妍掠走,他脑后如生了眼睛,稍稍斜跨一步闪开刀锋,右脚后踢敌人脑袋不料却踢了个空,原来背后那人挥出一刀后即刻后退三步。

    傻根早知黄腾绝不会如此便轻易死去,李源扔掉逆刀时,傻根心中暗暗冷笑,跃上前拾起逆刀退回静观事态变化,当陈丹妍性命堪忧之际,与澜宁道姑对望一眼,双双抢出,一人救掠陈丹妍,一人从身后挥刀攻击冷面神,攻其不得不防。

    在白影掠过的一刹那,冷面神脸色突变,一双目光便再也离不开,对背后偷袭之人竟不回头看上一眼,仿佛此人不存在一般。他跃至澜宁道姑身前,凝望半晌喝道:陈娟贱人,本尊知你一定未死,躲了这么多年终于肯现身了吗?澜宁道姑把陈丹妍拉至身后,道:阁下如何要多作杀孽?

    冷面神脸色极恨,咬牙切齿道:本尊如此作为,就是要将你这对奸夫引出来。澜宁面对这个如狮子般暴怒的恶徒,脸上没有一丝惧意,说道:罪过罪过,阁下不但行为乖僻,言语还无比粗俗,实是愧对一身高强武功。

    冷面神喝道:本尊变成这样,都是被你们这对无耻的奸夫所逼,你们风流快活,却不知将我逼入了绝境,个中欲死不能的滋味谁人又能体会。快说,那姓李的王八蛋在那里,让本尊将他的狗头割下来当凳坐。澜宁道:阁下言语粗俗不堪,无礼之极,贫道不愿与你多说一句。

    冷面神恶狠狠道:贼人,如果你有那么一点羞耻之心,便不会去偷汉子私奔,至这时你还在装清高扮纯洁,哈哈,哈哈,笑死本尊,别人不知道你水性扬花,说不定会被你一脸无辜的表情所迷惑,可是,可是这些做作,在本尊面前有何用处,只是让人徒增厌恶而已。

    厅上众人,包括傻根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呆得如木鸡一般,冷面神茅头陡地转向这个名为陈娟的澜宁道姑身上,似乎与她有什么深仇大恨,浑然不再理会李源陈丹妍这一对新人,大闹婚宴的初衷已抛之脑后。

    澜宁道姑丝毫不受冷面神语气所影响,平心静气道:我不认识你,也听不明白你说的污言秽语。冷面神一改往时波澜不惊的神情,圆睁双眼骂道:无耻贱人,本尊被你害得好苦,十几年来没睡得一晚安稳好觉,时时从耻辱中惊醒,为此我立下誓言,不将你们一对狗男女两颗脑袋斩下,绝不为人!

    澜宁道姑双眼一沉,说道:阁下武功高强,要想取谁人性命还不是易过借火。冷面神仰天哈哈大笑,低头道:本尊那里舍得杀你,没把你的大姘头引出来之前,怎会狠心下得了手,哈哈,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呐。说完徒地抓住澜宁左臂。

    澜宁猝不及防,咤道:恶徒松手,你想干什么?右手拂尘千根柔丝变成千根钢针,直刺冷面神面孔。冷面神嘿嘿冷笑,左手上翻扣向澜宁右腕。澜宁手腕圈转,万缕尘丝卷向敌人右臂。

    傻根在二人争辩时,慢慢移至李源身旁,此时厅上众人目光齐聚冷面神与澜宁身上,谁也没有留意他的举动。李源昏坐在椅子上,脑袋侧向一边,傻根正暗自惦量,忽见冷面神对澜宁动手,便抛开心中所有顾虑,黄腾是个比冷面神更加危险的人物,死在他手下的人无十万也差不了多少,其它事都可抛在一边,无论如何须得先取他性命,管他光明或卑鄙的手段,又那管他后果如何,手中天地逆刀陡地挥出,斩向李源脑袋。

    站在李源身旁的陈齐桓与陈丹妍那料得到傻根会有如此惊天一举,双双惊呼,却都来不及救援,眼见李源就要身首异处,突地李源猛地往后弹出,避开这出奇不意的一刀。傻根一刀不中,第二刀又已劈出,闪着寒光的逆刀如久未尝鲜血味道,雷霆般扑向李源。李源那会让他得手,身子一晃已转到柱后,叫道:恶徒杀人了!奸细杀人了!顿时大厅中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人人惊讶万分,立即便有人想去抓拿傻根。

    傻根二击不中,立即放弃杀李源的想法,趁着人众还没有逼近,转身奔向冷面神,此时澜宁双手已然被制住,拂尘掉在地下。傻根道:请放开澜宁道长。冷面神瞪了他一眼道:是你。傻根道:你要杀的是李源而不是澜宁道长。冷面神道:本尊现在不想杀他,小子你不要多管闲事。傻根道:我不管你杀不杀李源,但澜宁道长的事却非要管。

    澜宁道:傻根,你不是这恶徒的对手,莫要自寻死路。傻根轻轻摇摇头,目光仍落在冷面神脸上。

    冷面神骂道:陈娟贱人,他是谁?莫不是你新勾搭上的小白脸,瞧不出你一把年纪了,居然吃这么嫩的草。

    澜宁一直神色镇静,听了这句话也禁不住生气,斥道:信口雌黄的恶徒,你休要血口喷人,快放开我。冷面神抓住捏澜宁二腕的手力道陡地加大,喝道:不要脸的贱人,你水性扬花偷汉子,说你几句又怎么样,你做得出,难道还怕别人说吗?

    澜宁双腕痛入骨髓,额上黄豆大的汗水源源渗出,叫骂道:恶徒,有本事立即杀了我,这样折磨人算什么好汉。冷面神狞笑道:不狠狠折磨你,怎对得住本尊这十几年来所受的屈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