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63章 情字

逆刀风云:第263章 情字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傻根叫道:来得好。转身横刀挥出。洪仁海故伎重施中指弹向刀身喝道:松手。傻根吃过一次亏,对其弹指神功早有防备,刀身一扁,顺着手指削去。洪仁海若不想弹空,那便只能弹至锋刃上,可即使手指是钢铁做成,他也不敢去冒这个险,指收化拳,施展绝学洛水拳攻向敌人,大敌窥视在侧,洪仁海不愿浪费那怕一点点的精神气力,所以一出手便想击溃敌人。

    李逸航站在一旁,本想接过洪仁海手上招数,然见傻根连出数招,刀法井井有条,对阵强敌,竟丝毫不乱,当下只在一旁守着,见这后生身穿青衫,双眼有神,一张国字脸,约莫二十二三岁年纪,脸上无丝毫害怕惊惧的神情。

    洪仁海接连几次抢攻,都被傻根精妙的天残刀法逼将回来,心中暗暗诧异:这臭小子虽内力不济,刀法却是不错。

    傻根刀法虽绝妙,但无丝毫内力,江仁海实在没心思跟他多所纠缠,交战中陡地拍出一掌,平平无奇的一掌隔空打将过来,傻根立即感到一股强大盘旋气流侵袭而来,吹得眼睛也睁不开,上半身子欲要随风起飞,可双腿却牵牵被钉在在地下。傻根大惊失色,暗叫:这是什么邪术,为什么我动不了?

    不能飞走,那就意味着要全承冷面神那精纯浑厚的内力,可摧山裂石的内力。

    冷面神内力加推,一瞬之间,傻根五脏六腑就要寸寸碎裂。

    直到这一刻,傻根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群殴黄腾,独战蓝月天宫四鬼,鏖斗黑风老妖,不过是步入风起云涌的江湖道路之上的一块踏脚石罢了。

    澜宁惊声叫道:傻根!

    正要在狂潮之中消亡,突然傻根后心一股热流涌入,中正平和,不趋不缓散于四肢百骸,登时全身沐于春风之中,纵在那摧山裂石的劲流之中,亦自稳如磐石,仿佛身周套了一座密不透风的金钟,阻挡暴虐狂流侵袭。

    冷面神洪仁海收回手掌,道:李逸航,你每件事都要和我作对。

    李逸航也收回手掌说道:洪仁海,你只要作奸犯科,那么天下人人皆可管,非我我事事与你作对。转头对傻根道:小伙子请于一边观战。衣袖轻轻一拂,把他送至澜宁道姑身边。傻根经历过数人的浑厚功力,黑水庄南门来风庄主的绵绵十里春风送爽掌力先轻后重,至最后势不可当。千古妖贼黄腾所依附的虫皇瘴驹翅力劲道猛烈霸道,无坚不摧。冷面神的掌力毫无征兆,阴沉凶险、怪异妖化,而这位名为李逸航的汉子衣袖拂动所发出的神力轻柔而又浑厚,让傻根感觉不到力量逼体而又无法反抗,平稳精准送至一张椅子上端坐。坐落椅子上的傻根想立即站起,但空气中似乎充满了什么沉重的物体,压得他那怕举手也不能,而两尺之外坐席的澜宁道姑却转过身伸手拉他的衣袖,说道:傻掌门,你没事吧?不要冲动,他能克得了凶徒。她口中的他,自是指李逸航。

    两人内力已超出傻根想象力所能达到的范围,他坐在椅子上一片迷茫,没有回答澜宁的询问,只在心中暗忖:我刀招虽妙,但若遇到江湖上真正一流的好手,他们不需与我交招,只须发出精纯功力便能将我置之死地,这如何是好,如何是好?难道一见到他们便落荒而逃?

    但听得厅上气流急转,风雷阵阵,傻根收回心神,眼光落回厅堂中两位绝世高手身上。

    二人已然动上手,双方皆是空手而战,但见李逸航沉静如山,一十六路伏虎掌使出,平淡平常平稳。又见洪仁海动如狡兔,洛水拳拳法繁复无比,精妙招数层出不穷,引得旁观众人喝彩声不断。

    双方都是当世最顶尖的高手,深知只要稍露破绽便会被对手紧追不舍,故此每招发出未获功效便不等招数使完,即时收退或变招,打得均是十分小心翼翼。

    猝不及防的冷面神险些被击中,诧异之余喝道:送你归西!五指发力欲将傻根颈椎掐碎,傻根自知危殆,奋力踢出两脚,如对付蓝正义一般踢向冷面神跨下,那边厢澜宁道姑也从侧后攻来,冷面神虽然不将他俩看在眼里,但看得傻根肯为澜宁自寻死路,而澜宁为救傻根也不顾性命扑上,一股熟悉的酸意席卷心头,他眼中又浮现出多年前的一幕,眼前的这个女人,明知墙外是万丈深渊,却仍毅然一跃拥入情敌的怀中,随他一块儿坠落。每每想起,心中都有千枚钢针轮番扎刺!痛得整晚无法入睡。

    冷面神刹时间怒气攻心,掌心内力吐出,傻根狠狠撞在李源曾经撞过的柱子之上,震得五脏六腑都要散落下来。杀心大盛的冷面神跃将上前举手往他天灵盖拍下,这时的傻根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那还知道逃命,眼看就要死于掌下,突然一个白影闪过,拦在冷面神之前。冷面神怒极昏心,暴喝一声:贱人,你找死!左掌拍出正中澜宁左肩。

    澜宁闷哼一声飞上半空,如断了线的风筝坠落。

    清醒回来的傻根叫道:澜宁道长!

    厅中众人同声惊呼。

    飘飘荡荡之中,澜宁的世界空灵一片,任大厅中叫声不断,任耳际风声呼呼,突然一声亲切的呼唤声娟儿清晰传入耳中,顿时如丝丝暖流淌过心田,禁不住全身一震。

    无依无靠空飘飘的身躯,被一双坚强有力的手臂抱在怀中,多少个日夜,盼望而又惧怕这一刻的来临,毫无征兆之下,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如期出现。

    一个英气勃勃、坚毅而精神的汉子,半空中抱着澜宁缓缓地落在厅上,潇洒飘逸,临风玉树。

    傻根本想奔上前去接澜宁,但汉子的骤然出现,使得他迈出去的脚收了回来,心中一股酸意恁地生出。

    大厅上所有人的目光,齐聚在汉子身上。

    马新月心头又是一震,这人是谁,怎地这样熟悉,难道是他?

    冷面神蓦地仰头大笑,如一头野兽,凄厉而疯狂,比滴血的夜枭叫声更甚。

    汉子低头与澜宁交谈,对在一边狂笑的冷面神视而不见。

    嘴角淌血的澜宁苍白的脸上有了血色,眼神中有了光彩,波澜不惊的平静脸容有如绽放的花朵,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傻根看在眼里,心中一股迷迷茫茫,是失落?抑或忌妒?一直自认心胸广阔,可是就在这一霎时间,他,对凭空出现的汉子起了敌意。

    冷面神止了笑声道:你,终于肯出来了。

    汉子抬起头,道:你这么干,不就是想逼我出来吗?

    冷面神道:我还以为你一直甘愿做那缩头乌龟。

    汉子道:你为逼我现身,杀了那么多无辜之人。

    冷面神道:这是你的错,你躲得越久,我杀的人越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