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64章 高下

逆刀风云:第264章 高下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澜宁道姑一改之前平淡如水的神情,双眼射出光芒,热切注视着场上的李逸航,李逸航占得上风,更是不顾伤痛站了起来为其喝彩。傻根看在眼里,心中竟然有妒忌之意,只盼冷面神反过来压制这个名为李逸航的汉子,不过这念头转瞬即逝,心中暗道:我今天这是怎么了,怎地总是涌现这些莫名其妙的念想?再看场上争斗的二人,洪仁海已被逼到一个角落里,面对敌手无穷无尽的扫腿,明明可以趁其背对时攻上,却总是被他拳掌指爪逼得先行后退。

    李逸航隐居多年,潜心武学创新,在施展铁脚铜腿时,把胡定中的九阳拆骨手、冯玉衡的伏虎掌、卫天玑的秦岭傲雪爪、梅鱼龙的七煞拳、秦天枢的铁指殇等手上绝技融合其中,创制出手上功夫与腿脚功夫天衣无缝的打法,神技一经使出,本五五开的态势立即变成一边倒的局面。

    洪仁海埋头苦练多年功夫,自以为已是天下无敌,今日一战,才知道他长进,师弟李逸航一样有长进,差距虽然缩窄,但始终还是差了半截,面对敌手毫无破绽的攻击,竟然是一点破解的办法也无,只得步步倒退。人群随着他的倒退而移动,李逸航和澜宁也跟着观战。

    洪仁海移至墙边,已是退无可退,猛地暴喝一声,双掌平平推出,李逸航立即感到冰寒风潮扑面,不但首当其中的李逸航,就连厅中远处的所有人被这股寒潮袭得混身发冷,更有几个功夫稍弱的人寒噤连声,澜宁道长功力不强,再加受伤,被那仿佛末日到来的冷风侵袭,忍不住牙关连连打连。

    傻根没有丝毫内力,不能运功御寒,洪仁海发出的掌风扇来,立时感到热血都被凝结,手上脸上现出薄薄一层冰霜。

    李逸航心中暗叫:好强的阴寒内力。当即停上手脚上的招式,急运起内力护体,凝力双掌拍出,以至刚至纯的七星神功对阵以化日**为根基的旋风寒冰掌带出之严寒。

    洪仁海被逼退时,自知不是李逸航敌手,心下念头电闪,寻思脱身之策,并暗暗运起霸道无比的化日**,暗蓄冰寒于掌中,当毫无退路时,双掌推出,登时阴寒真气喷薄而出,攻了敌手一个措手不及,等得李逸航双掌推来,双掌佯装迎上,营造拼掌假象,于四掌相交的一刹那缩回双手,随即以极其古怪的身法,犹如钻天猴一般斜刺里钻出,窜至澜宁面前抓了她!

    傻根站在澜宁道姑身旁,忽见洪仁海身法怪异奔近,如上一回在黑云堡对战李恒远时相似,深知不妙,立即提刀刺向白影,定睛瞧时,洪仁海不但没被刺中,反已挟着澜宁道姑跃至厅口!更听得他边奔边喝令厅中下属点火引爆火药!傻根叫道:澜宁道长,澜宁道长!不顾危险拔步追赶。

    李逸航喝道:洪仁海,快放下娟儿。晃身追将下去,越过傻根,一眨眼消失在厅口。

    李逸航被洪仁海所惑,双掌推出时拼尽全力,那晓得敌人竟然玩虚的,待得洪仁海闪退时,双掌已然收不回来,磅礴内力喷涌而出,将面前坚厚结实的青砖墙整面打垮倒蹋,此墙一倒,带得大厅主梁倾覆,顿时椽子纷纷断裂摔下,一边大厅轰然塌下来,无数木块砖石从头顶摔将下来。厅中群雄都是武功甚高之辈,见得厅堂倒下,纷纷从最近的出口逃出大厅。

    留在厅中洪仁海的九名属下听得命令,有不听令逃跑的,也有傻乎乎当真点燃火药的,顿时厅堂、花园、前院后院、东西厢房、厨房、偏厅花厅等相继剧烈爆炸,一声声巨响传出,一道道火光冲天,一股股黑烟弥漫,强劲气浪呼啸着横冲直撞,遇墙破墙,遇树折树,顿时整个陈家大院变成一片废墟,而后陷于一片火海中。

    傻根奋力追赶洪仁海和澜宁道长,刚要踏出厅口,突然全身毛发坚起,后头破刃声响起,一把飞剑迅猛刺来,傻根脑后如生眼睛,急往旁躲闪,那柄飞剑擦着头皮,嗤的一声插在门框上。傻根立即回头瞧去,一张邪魅的脸孔一闪而过,知是奸人黄腾掷的飞剑,这时大厅已开始倒塌,爆炸声也响将起来,此地绝不可久留,当下咬咬牙转身往外飞奔。

    出得陈府,身后轰隆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火光熊熊,浓烟滚滚,洪仁海一伙人说得不错,诺大一座陈家大院里头埋了将近百桶火药,一桶引爆,余下全部爆炸,顷刻间一座无比辉煌的殿堂毁于**当中。

    惨声呼唤中,傻根于大门外乱哄哄的人群中找回傻根,躲在一条小巷子里寻思:澜宁道长被冷面神掳去,那汉子李逸航急追而去,两人武功都极高,我就算追上他们也插不了手,并且他们奔得既快,又不知往那个方向走,我便想追,也追不上。

    数十招相互试探过后,李逸航突地三脚接连踢出,使的正是其拿手绝技铁脚铜腿十三式中的招数,李逸航于这套脚法中浸淫二十余年,已将其中的精微奥妙探研透彻,他真正学到的脚法其实只其中九式,隐退的十余年里,他顺着前九式中的脚意,补齐残缺的第十招满城尽带黄金甲。又另创三式脚法,第十一招名为扶摇直上九万里,十二招唤作醉卧沙场君莫笑,最后一脚不破楼兰终不还。他还别出心裁创出新打法,于踢脚之时,手上招数并不停歇,或手脚招数齐施,或梅花间竹,达至一心二用的上乘境界。

    李逸航一脚既发二脚又至,第三脚又来,不容敌手有丝毫喘息之机,群雄眼中全是脚影腿踪,踢脚带起的风流将厅中牛油大烛火苗吹得东摆西倒,厅中火光摇曳,明灭不定。

    他的脚法不单止快,更带有强劲内力,每一脚均可断木碎砖,真正做到快与劲的完美结合。

    出尘自被冷面神洪仁海打中二拳,心中一直愤愤不平,暗以为是不小心被偷袭而致,若凭真正实力必不输于他,但眼下看得洪仁海在气势万钧的凌厉脚法中进退自如,不禁服软:老道能挡得李少侠神脚下二十招,怕已是往大里去说,洪仁海武功如此高强,怎地以前一直未听过其声名?此人说曾见过我,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奇怪,真奇怪。这厅中除了马馆长和傻根掌门,没有人认识他,那是说此人久未在武林中露面,我要想回忆起他是谁,得要往更长时间里去想。

    洪仁海于李逸航威猛精妙的脚法攻击之下,腾挪闪跃,尚自应付自如,暗道:今日得再次见识‘铁脚铜腿十三式’的精妙,确是天下数一数二的腿脚功夫,但在我‘洛水拳’及‘南辕北辙’步法的配合之下,你却是奈何不了我,你这脚脚带劲的打法甚是耗力,瞧你这种打法又能坚持多久。又想:这王八蛋隐居多年,享尽那左拥右抱的齐人之福,武功倒是没有一丝儿落下。瞧其一招一式气度森严,攻守有度,非是短时间内可胜得了他,我可得要沉住气,不急不燥,稳扎稳打方能有机会取胜。

    十八年前于丹霞山绝顶目睹陈娟与李逸航摔落悬崖,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但洪仁海深信二人不会就这么轻易死去,仙霞观一战,令他清楚知道自己与李逸航的差距巨大,若要报那夺妻之仇,羞辱之恨,只勤练武功一条路可走,当下死心塌地跟在师父胡定中身旁,隐居塞外葱岭,心无旁骛沉浸于武学之中,经过将近十余年无日无夜的苦练。已将师父洛水拳、九阳拆骨手旋风寒冰掌等旷世绝技练得纯熟,内家功夫化日**也已练至第七重,更融合百家之长,将反阴阳八卦与星空、武学完美结合在一起,创制出前无古人的南辕北辙步法,此步法可在万军之中取魁敌首级,又可于箭雨当中信步,实是精妙异常。师父胡定中赞其道:仁海,当你使出这步法,若非对头有七十二变的本事,他想战胜你实是难于上青天。

    隐忍多年,洪仁海艺成出师,再踏中原,经四处打听,确定李逸航果然运气极佳,不但没摔死,还把武林绝色双姝娶归,这更激起他无尽的怒火,你已有佳人相伴,为何还要夺我娇妻,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为此洪仁海四处找寻李逸航,可既然李逸航隐退,又那有这么容易目的达成,于是改变策略,把武林中男姓李,女姓陈的夫妇找将出来,逼他们自相残杀,一为泄愤,一为逼死敌出来。

    终于,在两年零三个月之后,在验证了一百零六对夫妇的坚贞之情后,他如愿等到情敌的出现,不但情敌出现,连那个背叛他的恋人也一同出现,当真令他喜出望外、血脉贲张。本以可轻松把李逸航拿下狠狠羞辱一番,却不料自己进步,别人也在进步,现面对他那繁复无比的脚法时,已有阵阵惊心之感,好在独创步法有化神奇为腐朽的功效,把敌手招招致命的招数化解于无形。

    劲气如流,盘旋转折,幻腿扫过处,一条白影穿插翻腾其中,如妖似魅。两人身法是这般的快,旁观的高手几分不出谁是谁,只见一团青云与一股白雾相互纠结交缠,往往这一刻青云在东,白雾处西,一眨眼后双方已换了个位置。双方打斗虽烈,厅中的桌椅盘碟却没一个倒塌损坏,端的是收发自如,绝不浪费一丝丝力气。

    百五十招刚过,李逸航突地喝道:满城尽带黄金甲!顿时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菊意扑面而至,菊花满城,瓣瓣黄金散出,气势磅礴雄浑,闪耀众眼。

    洪仁海喝道:妙极!脚踏坎位,旋即弯腰窜至西南朝坤位,再退东南兑位,避开那漫天菊瓣,双拳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于间隙中直击对手左肩与下阴,拳至中途,双手交搏,右手二指掐诀陡地弹出,指向李逸航眉心。

    李逸航滑步左侧,瀚海阑干百丈冰再度重使,两脚齐动,左腿左勾,右脚横扫,同时双手也未闲着,太白绝技秦岭傲雪中的一招风中傲骨梅顺势施展而出,两手似干,十指如枝,插向洪仁海胸口小腹。

    洪仁海正要使出绝妙步法闪避,忽见他双手枝干似铁插将过来,避得了下盘,躲不开上盘,顾得了下盘,理不了上盘,无奈之中一声啸叫,身形电闪退后。李逸航喝道:不要逃!晃身追上,洪仁海冷笑道:笑话!迎难而上,双拳连发,拳拳带风,数拳过后,一式九阳拆骨手中的招数分筋错骨陡地施展开来,一手抓李逸航左腕,另一手抓他左肘。

    李逸航对九阳拆骨手中的武功招式熟得不能再熟,左手一圈,划了大半个圈子,一招骨肉分离使出,反抓对方右手,右手下沉,将洪仁海另一手压低,不等对方变招,左脚横摆,铁脚铜腿十三式中的第无边落木萧萧下于脚中展现。

    这摆脚来得好快,转瞬间要把自己脑袋踢下来,洪仁海大叫一声,低头急蹲,避开致命一脚,没等抬头,李逸航右掌斜劈脑壳,洪仁海不得不矮身后退。

    李逸航身子如旋风般急速旋转,一条左腿不停扫向洪仁海,在这急速的转动中,他手上也不闲着,伏虎掌、九阳拆骨手、秦岭傲雪等精妙武功接连使出,逼得洪仁海不住后退。

    李逸航声名最盛时,已是在十多二十年前,厅中群雄,大多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只知他年少英雄,武功高强,至于怎么高强法心中却无底,此刻见得他分心二用,把适才不可一世的冷面神洪仁海逼得步步倒退,毫无还手之力,禁不住哄的一声喝起彩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