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66章 捉鬼

逆刀风云:第266章 捉鬼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罗希辞夫妇提着灯笼小心翼翼跨进屋门,胡管事进门后立即点燃桌上一支大烛,顿时室内明亮一片。

    这时傻根瞧得清楚,屋内的罗小姐一身垂地白裙胸前点缀着几块大红斑,双手缩在袖子里,披头散发,脸色阴灰阴灰,脸容僵硬,双眼如两窟深潭,正紧紧盯着他。

    李小姐发黑的双唇翻动:你是谁?来干什么?

    傻根反问道:你是谁?

    李小姐发出生冷的声音:小子,你现在给我滚还来得及,不然外面两个所谓真人便是你的榜样。从眼神和语气上看,这话仿佛不是她说的。

    傻根道:废话少说,报上名来,本天师乾坤袋不收无名之鬼。语气中带有强烈蔑视之意,一来是先发制人,二来也是给自己壮胆。

    哼哼,又不一个不怕死的,那就让你死个明白,本小姐闺名不怕对你说,我姓罗名莞燕,人如其名,身轻如燕,有个外号叫‘草上飞’,你这个牛鼻子臭道士又是谁?

    罗莞燕是一个千金小姐,身材瘦弱,连跑都不快,还什么身轻如燕草上飞,傻根越听越肯定,绝是有一只会武功的恶鬼附在她身上。

    屋里的罗希辞夫妇对傻根的希望又高了不少,以往请的大师高僧可没傻根这么厉害,一看见发疯中的女儿,立即害怕得双腿发颤,话也说得不利索,而这个带着一头野猪的天师就是不同,一开口气势上就压着恶鬼,看来是道行不浅。

    傻根回头问罗希辞:你女儿叫什么名字?

    罗希辞道:就叫罗莞燕,但她从来没有什么‘草上飞’的外号。

    登时傻根脑子里一片混乱,恶鬼的说话告诉傻根,她的名字是罗莞燕,正常来说,附身鬼魂报的应是自己生前的名字,怎地其名与被附身的人姓名相同,她又自称草上飞,这明显是江湖中武人的称号,从这点来看,又显得符合先前猜测。

    罗莞燕冷冷道:牛鼻子,你害怕了吗,可惜现在已经迟了。

    傻根道:妖孽,我要你报你这只死鬼生前的名字,而非你附身宿主的名字。

    罗莞燕尖声骂道:什么生前死后、宿主附身的乱说一通,牛鼻子你阻碍本小姐好事,给我拿命来。身影一晃直扑过来。要在平时,傻根早已一刀掠去,但此刻罗莞燕肉身被鬼魂霸占,一刀斩下只能将凡人的罗莞燕杀死,而对附身恶鬼毫无伤害,出刀之想绝不可行。当下将逆刀抛给罗希辞,空手和那只恶鬼斗了起来。

    罗莞燕不但身轻如燕,还力大无穷,出手迅捷,只一瞬之间,已然对傻根发起多次攻击。傻根开始还担心恶鬼杀人于无形或附身自己,拼杀一会发现她一样要靠手靠脚来攻击,可挡可闪,可攻可守,刚开始故作镇静声厉内茬时跳到喉咙的心终于得落下,心想:你就算再猛,也要用手用脚才能杀我,只要我躲避及时,你就拿我毫无办法。

    攻防躲守当中,傻根发现罗莞燕虽身形轻灵,敏捷多变,攻击招数眼花缭乱层出不穷,然而并非不可应付,只要施展出天残本上神奇难测的手脚功夫就可以之相抗衡,一挡一格之间,感觉对方只身体除了僵硬些之外与寻常女子并无不同。两人在不大的屋子里拼将起来,乒乒乓乓之声响过不停。

    对战渐渐激烈,罗希辞夫妇不敢再在屋里逗留,前后脚逃出屋外,片刻后屋里大烛被撞翻在地,顿时屋内漆黑一片,只听得呼喝声、打斗声、物体撞击垮塌之声响过不停,罗希辞担心傻根伤了女儿,在屋外叫道:傻天师,下手轻点别伤了我女儿。龙夫人道:老爷,这个傻天师怎地一见面就和燕儿打上,他应该先画符念咒作法驱赶燕儿身上的恶鬼才对呀。罗希辞道:按理说该这样,但那恶鬼知道傻天师法术高强,故一见面就欲取其性命,不让他作法也是可能的。龙夫人看不清屋内情况,一颗心怦怦乱跳,既怕傻根伤了女儿,又怕女儿打死傻根,忍不住叫道:燕儿,燕儿,你怎么了?

    屋内打得激烈,连门窗也在微微颤动,屋外众人突然听得傻根叫道:傻黑,不用你帮手,别咬伤了她,你守住门口不要让她逃跑就好。

    罗希辞喜道:傻天师,下手别那么重,小心别伤了莞燕。话音刚落,屋内尖叫呼喊声大作,声响持续一会后慢慢小下来,最后屋内没了声息,完全静下来。罗希辞与夫人对望一眼,道:进去瞧瞧?龙夫人点点头道:菩萨保佑我燕儿千万不能有事。胡管事提着灯笼与火把抢先一步进了屋内,只见书柜衣柜、床榻、桌椅等物品横七竖八,倒塌破烂,屋内一片狼藉,罗希辞一时之间找不到二人在那,放声叫道:傻天师,傻天师,燕燕,燕燕。声音中带着一丝惊惶。

    龙夫人颤声道:燕儿,你在那里?燕儿,燕儿!最后一声已叫得甚是惶急。众人跟着都呼喊起来:小姐,小姐!忽听得傻根的声音在内屋门后里响起:罗老板,罗老板,我在这儿。众人大喜之下也不敢鲁莽,小心翼翼进入内屋,把门板衣柜搬开,只见傻根从后抱着小姐倒在墙脚边。龙夫人惊道:燕燕,燕燕。

    罗莞燕双目紧闭,头发乱成一团,脸上污秽肮脏,左额上撞破了老大一块,像个小鸡蛋般高高肿起,鲜血兀自在流。

    傻根头发更乱,脸上多了十几道划痕,双眼布满血丝,满身尘土,一袭崭新的道士袍破破烂烂,双臂兀自紧紧抱着罗莞燕。

    罗希辞叫道:傻天师,快快松手,别把燕燕箍坏。快手去扳傻根的手。傻根叫道:我不能松手,一松手她就逃了。罗希辞道:不怕,不怕,燕燕已经晕了过去,快放开她。傻根问:晕了过去?龙夫人道:是啊,请傻天师放开她。傻根稍稍放松手臂,说道:快拿绳子把罗小姐绑起来。

    罗希辞奇道:为什么要绑起来?傻根道:防你女儿发疯杀人。

    绑我女儿有什么用,恶鬼不是被你赶走了吗?龙夫人问。

    傻根不禁烦躁,喝道:叫你们绑就绑,啰哩啰嗦作甚,呆会醒来把你们都杀了可别怪我。

    罗希辞闻言微微一震,立即叫下人拿了绳子把女儿五花大绑,傻根站起来检查全身,衣服上血迹斑斑,仔细检查下却不见有伤口,问道:这血是从那里来的?胡管事替他检查一遍,突然叫道:我知道了,是小姐手上的血粘到你衣服上。

    小姐手上的血?

    龙夫人急忙检查女儿的手,却未见伤口。

    傻根道:龙夫人,你不用瞧了,不是她的血。

    不是她的血,那是谁的血?龙夫人惊诧问道。

    傻根道:她怀里好像有些东西,你掏出来看看。

    龙夫人一脸疑色,伸手从女儿怀里摸了几件零碎的东西,掏出来一看,即时吓得惊声尖叫,手臂甩动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下。

    众人定睛一看,那扔在地下的物件赫然是两只眼球、一只鼻子、一只耳朵,都忍不住惊呼起来,罗希辞脸色陡变,是张真人他们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