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67章 育奎

逆刀风云:第267章 育奎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今晚的月亮躲在云层后,傻根站在花园中,抬头望着璀璨星空,无穷无尽,星深不知处,就如心中一片迷茫虚幻。

    傻天师,你在想什么?不知过了多久,背后传来罗希辞的声音。

    傻根回过身,说道:罗老板,小姐睡了吗?罗希辞道:睡着了,沉沉睡去了,我从来见她睡得这么安稳,傻天师,谢谢你。傻根心中却有一种不祥预感,说道:小姐刚刚从魔障中出来,情绪还不稳定,一切须得小心在意,要派人一天十二个时辰看着她。罗希辞道:她娘在看着她,不会有事的,请不必担心。

    傻根点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罗希辞道:傻天师,今日可有找到陈总镖头?傻根摇摇头道:没有,他们一家好像人间蒸发,爆炸发生后,便没有人再见过他们。

    难道他们都葬身火场里?

    傻根又摇摇头道:不,我逃出来时,是见到他们也安全逃离出来的。

    静了一会,罗希辞道:傻天师,老哥斗胆问一句,你找他们有什么要紧之事?傻根微微摇头,指着天上的北斗七星道:罗老板,你说那勺子指向的方位,那边的世界会是怎么样的,也会像我们这边的人间吗?

    罗希辞年轻时本是个秀才,几次考举人未得,便跟同乡的父老做起生意,几十年下来,钱虽是赚了不少,但心中一颗学子之心并未磨灭,他道: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斗柄指西,天下皆秋;斗柄指北,天下皆冬。现已深秋,普天下尽皆萧索,并无不同。

    北风瑟瑟,寒意袭人。

    傻根缩了缩肩,点点头道:罗老板,小姐的故事,可否告知一二?罗希辞抬头看着那星河,又长长嘘了一口气,说道:此事本不便对外人谈起,但你既是捉鬼的天师又是治病的大夫,对你无须隐瞒,我便跟你道道其中隐情罢。

    回复正常的罗莞燕显得十分的落落大方,主动与傻根连喝几杯,感谢傻根替她驱赶恶鬼找回自我,之后一双妙目注视着他,秋波或明或暗抛将过来,傻根被她肯定瞧得十分不自然,只得拉着罗希辞胡管事喝酒聊天以掩饰脸上尴尬之色。

    龙夫人端起一杯酒道:傻天师,这一回真是太多谢你,要是没有你,我们罗家可就要遭大殃。这一杯老身敬你,干!傻根满嘴喷着酒气,举起酒杯摇头晃脑说道:龙夫人,驱鬼除魔是我们天师的职责,那里有恶鬼,那里有怨灵,那里便有我们的身影,义不容辞,干!酒杯就唇,一口喝干。

    龙夫人慢慢喝完杯酒,又道:傻天师,请问你是那里人,家里双亲可还健在?傻根酣醉中闻言突然一怔,胸口剧痛起来,自己是那里人?家中双亲还在不在?

    呆了半晌,傻根苦笑摇了摇头,给面前的酒杯加满酒,端起来一口喝下,道:本天师云游四海,浪迹神鬼之界,早将这些自身俗事忘得一干二净。

    龙夫人道:那么天师可有曾结亲成家?傻根酒醉之中听得龙夫人如此询问,心道:难道一表人才的我竟然被她们看上了?

    罗莞燕于众人面前大胆放肆瞧着傻根,毫无女子该有的矜持和羞涩之意,傻根初时还对她有些好感,现微觉得她行为有点异于常人,龙夫人这样问意思明显不过,绝对不能为此留下丝毫羁绊,便道:我们做天师这一行四海为家,行踪不定,从不谈论婚论嫁。龙夫人道:哦,那么说傻天师还是一个人咯。

    傻根道:可以这样说,本天师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罗莞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傻大哥,你说话真有趣。傻根心想你笑点怎么这么低,口中却道:这是我们捉鬼除妖这一行的人之真实写照,个中艰辛,实不足外人道啊。罗莞燕道:是吗,我瞧傻哥哥你挺潇洒快活啊,引得妹妹也想跟着你荡妖除魔。

    傻根忙道:我们天师这一行当行规从不招收女弟子,面对穷凶极恶的妖魅,须阳气十足的童男之身方可胜任。罗莞燕道:啊,你还是童男,我也是玉女吖。哎,你们这一行当歧视女子的传统太不要得,须得摒弃陋习。傻根道:女子之身阳气不足而阴气重,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小姐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不欲与她交谈下去,双手举起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对罗希辞道:罗老板,本天师累了,想早点休息。罗希辞忙道:好,好,胡管事,请带傻天师入房休息。胡管事道:是,傻天师请跟我来。

    罗莞燕见得傻根离去,便也跟在身后,龙夫人连忙拉着女儿的手道:燕儿,你这是要干嘛?罗莞燕道:我还想和傻哥哥说话。罗希辞道:燕儿,现下已是深夜,傻天师忙了一天累得很要早些休息,你便不要打搅他,要说话明天再说不迟。

    罗莞燕道:我不要,我不要,我现在就要和他说话。龙夫人劝道:燕儿别闹了,乖,妈妈陪你说一会话儿。

    傻根听得罗莞燕说话,生怕她追将上来,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第二日,傻根不等天亮便离开罗府,按纸上的地址找去,首先来到一间位于西门大街的一座宅第前,只见大门紧闭,上前拍门,好长时间也没人来开门,傻根问旁边的邻居,陈齐桓一家出事后有没有前来居住,众邻居纷纷摇头说未见人影,傻根不甘心,爬上门前大树往院内张望,院落内静悄悄的并无人影。

    傻根照着地址找第二第三处房子,一样没人居住,第三处倒是有一个看门老头,老头对昨晚之事也有听闻,但主人并前来住宿。傻根把罗希辞列出来的房产地址全找一遍,处处院落宅第都没迎来主人的光临。

    傻根在南昌城内打探一整天,连庆隆园也没庭,没有获得丝毫有价值的线索,自昨晚镖局子被炸毁后,便谁都没有再见到过陈齐桓一家人的身影,难道他们连夜出城躲避,还是另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住所?

    眼见天色已黑,傻根没有更好的去处上,闷闷不乐回到罗府,离老远胡管事便奔过来叫道:傻天师,你来得正好,小姐她又出事了。傻根吃了一惊问:小姐她怎么了?胡管事道:小姐她她又中邪。

    恶鬼又上身了?

    是,请傻天师快过去看看。

    什么时候的事?

    傍晚时分,就刚刚的事。

    来到罗莞燕闺房外,胡管事大声叫道:老爷,老爷,傻天师回来了。

    快叫傻天师进来。罗希辞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傻根微感奇怪,怎地罗老板敢进房?进了门,只见罗莞燕瑟瑟发抖坐在床沿上,目光涣散神情惊惶,口中喃喃有词,不时流下垂涎。罗希辞道:傻天师你来得正好,燕儿她又犯病了。傻根见罗莞燕没有攻击性,心中先自定了下来,半蹲在罗莞燕跟前,问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罗莞燕眼光转向他,突然双手抓着傻根手臂,叫道:育奎哥哥,育奎哥哥,救救我,我不去,我不要去。

    傻根柔声道:不去,我们不去,小姐你放心,我们那里也不去,就在家里,爹娘和育奎陪在你身边,别怕。罗莞燕眼中闪动光彩道:育奎哥哥,真是你吗?你怎么那么忍心离开我,你知不知道燕儿好想你,好想你,呜呜,你为什么要一走了之?说着说着,眼珠儿落了下来。傻根望了一眼罗希辞,罗希辞长叹一声摇摇头。傻根握着罗莞燕的手轻轻抚摸,装作十分动情的样子说道:燕儿,是我的不好,我不该离开你,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罗莞燕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扑进傻根怀抱里道:育奎哥哥,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傻根抬头望罗希辞夫妇,龙夫人示意他继续扮演下去,傻根便道:你没有对不起,是我错了,你不要怪我好不好?罗莞燕听得这柔声安慰,更加的激动,双肩耸动,全身颤抖,抽泣道:育奎,育奎,我好后悔,好后悔,我当时应该听你的话,我好后悔啊,你原谅我好不好?傻根轻轻拍她的肩膀,又轻柔抚摸她柔顺青丝,说道:燕儿,育奎哥哥从来没有怪过你,从来没有怪过你,你又没有做错什么。

    罗莞燕抬起头,一双大大的眼睛瞧着傻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柔情无限说道:育奎哥哥,你这样说,我好高兴,但是,但是,我不能原谅自己,真的,我不能原谅自己,你这对我这么好,比骂我打我,更令我难受,呜呜,呜呜。将头埋在傻根怀里,又痛哭起来。傻根五指穿过她的秀发,轻轻拨弄,将嘴伸到她耳边,低声道:燕儿,燕儿,你不要哭,育奎哥哥回来了,他再也不会离开你。罗莞燕道:真的吗,真的吗?傻根道:是的,育奎哥哥他一直在你身边,在你心上。罗莞燕闻着傻根强烈的男子气息,胸腔中一颗心全融化了,伏在胸膛上,听着那有节律的心跳,喃喃道:育奎,育奎,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你知道吗,我为我的无知,为我的任性,感到无比的后悔,一想起你,我的心犹如有尖刀剜割!傻根禁不住被她的痴情感动,双手轻轻拥着她,温言道:以前的事,就让他过去吧,不要再记在心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