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69章 诱捕

逆刀风云:第269章 诱捕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那庄堂主被猝不及防被傻根打一拳,顿时额裂鼻折,晕头转向躺在地上一会,慢慢清醒过来,抹了一把脸手上全是血,暗暗蓄力,瞧准机会从袖口里甩出两支短箭。屋内昏黑,傻根剧斗中只感臂膀和大腿一痛,伸手一摸,才发现中箭,眼光往地下一瞄,只见那庄堂主嘴角挑起,眼中闪出奸滑光芒。傻根喝道:妖妇,吃我一脚!奔步上前,一脚往庄堂主脑袋跺去。庄堂主一个打滚跃起叫道:崔法师,这小子中了我的毒箭,撑不了多久!抽出一把柳叶刀,唰的一声劈出向傻根。

    傻根应付崔法师一人还勉勉强强,再加上一个武功不弱的庄堂主,顿感吃力,接连几次遇险,左臂险些被柳叶刀整条斩下来,铁牙一咬,抢到床上掀开被褥,握起天地逆刀回身掠出,刀锋带着一股寒意,将追将上来的二人逼退。

    崔法师拉着庄堂主退后三步,咤道:臭小子,你是什么人?傻根手提逆刀傲然道:抓鬼的天师。庄堂主骂道:快要见阎王的天师,那来这么嚣张的气焰?傻根喝道:我若要见阎王,你俩也得入地狱陪我,妖妇,吃我一刀!呼的一声,举刀兜头劈向右手边的庄堂主,刀到中途,陡然变向对着崔法师斜斩下去。崔法师娇咤躲开,挺剑还刺,庄堂主柳叶刀舞得呼呼风响,时不时甩出一支袖箭,攻得傻根不能不分心应付。

    傻根逆刀在手,信心大增,背靠墙壁左挥右挡,慢慢站稳了脚步并展开反击。天残刀法威力无穷,天地逆刀灵气逼人,寒光满屋,崔法师与庄堂主渐感吃力,双双急声呼喝,奋力拼杀。

    傻根喝道:欲想活命,放下刀剑束手待擒。庄堂主叫道:崔法师,他中了我的毒箭,命已不长久,一定要撑住。崔法师道:他中的是什么毒,怎么这么久还未发作?庄堂主道:快了,快了,他中的是龙舌香兰毒,半刻钟血液就会变成乳白色。崔法师咬牙道:臭小子,听见没有,再不求饶,你马上就要毒发身亡,你越动,毒性发作便越快。傻根骂道:你们打的如意算盘,你们不愿罢战那便立即要你们性命。他身中毒箭,虽然七彩宝珠能解百毒,但傻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冒险逼迫敌人投降实非明智之举,当下逆刀横挥竖劈直刺,迅捷无比,下手再不容情。

    罗希辞脸上挂不住,打破沉默说道:傻天师,咱们继续探究下去。对众仆人道:你们还有谁有什么要说的,只要是不寻常之事,或是和小姐有关的事,都可以说出来让大伙儿探讨探讨。

    一名身穿绿衣的丫鬟道:启禀老爷,前十几天以来,奴婢每晚深夜都听到一些很奇怪的声音,似是喃嘛梵音,又似是鬼声妖音,奴婢害怕,躲在偏房里不敢出来,小姐的情绪变得很激动,说了很多话,奴婢也听不清小姐说了些什么。

    傻根问罗希辞道:罗老板,小姐白天的神智会不会比夜晚上要好一些?罗希辞道:对,对,她白天相较正常,一到晚上便犯迷糊。傻根道:这就对了,恶鬼只有晚上才会出动。胡管事道:说得不错,我们请来的真人居士,神婆道士,尼姑高僧,全是在晚上被打骂及至杀害,白天任他们怎么作法,小姐都不曾动手。

    屋内众人听傻根突然提到恶鬼,都禁不住全身起了寒意,有人转头四望生怕有东西靠近,有人觉得外头阴风阵阵,还有人似乎听到了神秘的声音,脸色当场生变。

    在众人惊心间,傻根突然问道:大家信不信世上有鬼?

    屋内众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人回答。傻根又问:鬼是什么样子的,大家见过了吗?

    一个中年奴仆道:鬼什么样子都有,普遍相貌是披头散发,脸无血色,双唇发黑,手脚冰凉,身穿白袍或红裙,走路双脚离地,轻飘飘的。

    傻根道:嗯,这是女鬼的形像,我问大伙儿,有没有谁当真亲眼见过鬼的?屋里人人缄默,显然没有人运气那么背见鬼撞鬼。

    傻根又道:上小姐身的那只恶鬼,你们认为它是男是女?这个问题还是没有人能够回答。鬼才知道那只恶鬼的性别,不过按常理来说,上女子身的鬼,一般该是女鬼。傻根目光在众人脸上掠过,最后落在龙夫人脸上,问道:龙夫人,你认为那只恶鬼是什么时候开始上小姐的身?龙夫人道:我不清楚,怕至少也有十来天了罢。

    傻根道:说得对,那么我再问你,每晚附身恶鬼是同一只吗?还是间中有不同的恶鬼?龙夫人脸上神色无比奇怪,说道:傻天师,我怎么会知道是不是同一只鬼,这个只有你才知道。罗希辞道:阴间的鬼不会那么空虚那么无聊罢,难道它们排好队轮流来上燕儿身?我瞧肯定是同一只鬼。

    傻根点头道:罗老板分析得很透切,我们假定只有一只鬼上身,那为什么这只鬼越来越猛,对待术士从最初的打骂发展至杀人挖眼,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罗希辞想了想道:我不知道,或是这只上身的恶鬼渐渐失去耐心罢。

    你说得很对,恶鬼耐心耗尽。最后一个问题,小姐结识的女伴,有谁人认识她们或是知道其来历?傻根在屋中转了一个圈,最后停在窗户旁,望着深如墨色的外面。

    胡管事道:傻天师,带小姐入歧途的那些女子不管年纪大小,尽皆未婚未嫁,不生不育,然而言行打扮却和尼姑庵里的小师太中师太老师太迥异不同,再且都不怎么瞧得起男子,一提男子,脸上有鄙视之色。

    另一个青年仆人道:小姐的几个女伴相貌都很姣好,但衣着打扮古怪接近,似乎同属于一个什么群体。又有一人道:那些女子恶得紧,谁要多看一眼,她们不是骂就是打,如有人敢还手,那可就踩到马蜂窝,非吃大苦头不可。还有一仆人道:在南昌城内,可没有人敢去招惹她们,我怀疑怀疑眼光看向罗希辞,不敢往下说。罗希辞道:仁福,你怀疑什么,快说下去,大伙儿心中有什么疑问与不解,都可提出来。仁福道:老爷,我怀疑范公子,范公子就是被她们所杀。

    此言一出,屋中众人顿时有数人惊噫出声。龙夫人问道:仁福,你有什么证据吗?仁福道:夫人,我只是推测,没有任何证据。

    以前你怎地不向我们提起这个推测?罗希辞问。

    老爷,奴仆怕惹事上身,并且又没实质证据,只是我的凭空感觉,说出来官老爷只会说我诬告,说不定还会治我的罪。

    傻根淡淡道:不用怀疑,范育奎范公子就是被她们杀的。

    罗希辞道:是她们杀的?她们有那么大胆,不怕杀头么?傻根斜斜看了他一眼道:罗老板,杀人不是非得偿命的。好了,大伙儿都散去,早些回去睡觉,晚上听到什么都不必理会,只管安心睡觉。

    众人散去后,傻根对罗希辞道:你明天去悄悄准备几张大鱼网来,我要把这只恶鬼抓了煟了吃。罗希辞吃了一惊道:抓恶鬼,恶鬼还敢回来吗?

    当然敢回来,说不定今晚就来,如果她当真来了,那就只好让她尝尝这么宰鬼刀的厉害。傻根从背上抽下天地逆刀,端在手上仔细摩挲。

    龙夫人吓了一跳道:呆会就有可能回来?那那傻根道:龙夫人不须害怕,我陪你在房中守着小姐,麻烦你叫人拿一套下人服装给我换上。

    罗希辞连忙叫人照办,对夫人道:有傻天师在,夫人尽可放心。龙夫人嗯了一声,对傻根道:傻天师,呆会恶鬼上身,务须小心不要伤了燕儿。

    傻根没有回答,双手抱胸坐在矮凳上,背靠墙壁,双眼合上。罗希辞向夫点了点头,轻轻退了出去。

    一夜无事,龙夫人虽担惊受怕一晚,精神却是比谁都要好,坐在女儿身旁,为她细心梳理头发。罗莞燕状态却不甚好,呆滞坐在桌前,直愣愣看着铜镜,眼中露出迷茫之色,似乎不认得镜中人。

    傻根把罗希辞拉到静处,埋头交待,罗希辞边听边连连点头。

    是夜,罗府众人早早睡下。闺房里,罗莞燕躺在床上沉沉睡去。子时一过,房外突然响起了轻微的噏噏瑟瑟之声,随后一阵低低细语传来,如喃如嚰,如咒如歌,尾音拖得甚长,只闻其音,不辨其意。又过一会,有人咿咿呀呀唱了起来,其声其音,犹如是庙堂里的梵音,清灵空彻,在寒月清影下听来,另有一股诡异之意。

    良久,梵声止,窗格动,两个纤细人影跃进房内,一人低声叫道:莞燕,莞燕,听到籁音怎还不起来恭迎?声音透出一股威严之意。但罗莞燕睡得很熟,只微微嗯了一声,转了个身脸孔朝内继续睡。又一人道:庄堂主,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她已经进入灵境,怎地眼下却还如此熟睡?先一人道:太奇怪,前晚她明明已进入灵境,还亲自指挥她将两个臭道士杀了,难道罗老头又请来什么人把她克制?太是可恶,让我出去将他一家杀个精光。说完转身欲走,那崔法师伸手拉着她,低声斥道:庄堂主,本教戒律第五条是什么?庄堂主道:回法师,本教第五条戒律是:戒脸慎武少动手,非杀不可须借刀。

    崔法师哼了一声道:如果靠杀能解决问题,本教还需要你干嘛?庄堂主惶声道:崔法师教训得是,属下定当谨记。崔法师道:快把罗莞燕唤起来,教主已然等得不耐烦。庄堂主道:可是,她未进入灵境,这样就送至教主那,会不会有问题?崔法师道:管不了那么多,快快,教主正等着。庄堂主道:是。走过去揭开罗莞燕的被子,把她翻了过来,口中唤道:莞燕,快起来,教主要召一句话未说完,突然罗莞燕一拳朝脸门猛击而来,庄堂主啊的一声大叫,被打得翻身摔在地下,崔法师吃了一惊,向后急退几步。

    床上的罗莞燕一跃而起,将一床被单扔向崔法师,随即和身扑上,那崔法师闪开被单,白光一闪,手中已多了一柄薄剑,朝扑过来的罗莞燕刺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