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70章 劝降

逆刀风云:第270章 劝降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黑暗即将过去,光明将要到来。

    真空家乡,无生父母。

    圣人降临,青莲重生!

    红阳劫尽,白阳当兴。

    青莲洁焰,圣人降临,光复黄宗,一统江湖!

    山河奄有中华地,日月重开大齐天。

    青莲花开,黄王出世,弥勒佛降生。

    崔芊边唱边战抖,适才的坚强硬气早已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胡管事骂道:顽冥不化的妖女,恶有恶报,今天就让你知悉天道有轮回。崔芊闭上双眼犹如不闻,口中念念有词。罗希辞喝道:动手。胡管事提刀在正要在崔芊脸上划下,突然一名四十多岁的虬髯汉子站出来说道:老爷,我听人说青莲教的女子个个守身如玉,把贞操看得比性命还重要,一生苦候就为等教主临幸,宰割她之前,不如让众兄弟先爽上一把,也好让她知道做真正女人的滋味,说不定便会后悔白活多个年头。汉子一言既出,立即得到**人的热烈响应。

    这鼓噪十人都是罗希辞从外头请来帮手的街头流民,个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须根,现虽是秋末初冬,却仍只穿着露臂短褂,虬髯汉子连青莲教的名字也未听过,更那里知青莲教众守身如玉之事,傻根眼见崔芊所受惊吓还不够,便暗中教他讲这一番话。

    崔芊一听,立即睁开眼,露出无比惊惧的神色,颤声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这样。虬髯汉子大步迈至跟前,贱笑道:崔姑娘,包你试了我们众兄弟的滋味后,那个什么弥勒佛教主必会自愧不如。虽然语句不太通顺,但众流民都听懂话中之意,纷纷叫道:对,对,有了我们,你那还会傻傻在等那狗屁教主。临死前爽一把,也不枉此生,到了下面,你还会感激兄弟们的欢送。

    崔芊这回真被吓得不轻,鼻子眼睛嘴巴挤到一块儿,叫道:我不要,你们别碰我,不然我会变成厉鬼缠着你们。一名汉子讥笑道:有捉鬼大师在此,你这只厉鬼若敢上来人间作乱,纯属自投罗网。众流民听了,即时拍掌大笑起哄。

    傻根对众人做了个安静的手势,走至瑟瑟发抖的崔芊身前,注视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说道:崔姑娘,我半年前从极乐圣地里出来,受刑前要不要听听我在里头的见闻?崔芊身子抖动停不下来,努力控制身子说道:你你进入极乐圣地?傻根点头道:不错,如果我猜得没错,你们教主应是五六个月前才莅临青莲教南昌分部罢。

    崔芊目光下垂,没有回答,傻根道:你猜我在里头看到谁?崔芊仍没有说话,傻根又道:我见到了江芯怡姑娘和及那些被你送进去极乐圣地里头的十八位姑娘。崔芊抬起头问道:你见到她们?

    不错,我不但看到了她们,还看到更早前被你送进去的女子。

    她们怎么了,有没有出来?

    你明知被进了圣地被教主宠幸的人从来回不了人世,为什么还要这样问?

    崔芊又低下头,过了一会儿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再回来,我只是奉命行事。傻根道:你有见过她们出现过吗?告诉你罢,除了江芯月姑娘和付芳姑娘,所有人都死在里面,并且,她们全都有了身孕,都是被你们教主杀死。

    顿时屋子内全是刀光剑影,傻根双眼迷茫又专注,通红而又清澈,逆刀所至,目光所及。突然庄堂主啊的一声大叫,只见逆刀刀尖破腹而上,从背心穿出!逆刀抽出,那冰凉感觉只短短的一瞬间,鲜血却已从两处伤口急喷而出,叫道:崔法师快走!拼尽最后一口气和身扑上,朝傻根撞去。崔法师见到这血腥的一幕,寒意包裹全身,趁着庄堂主阻挡敌人之际,跃身向窗户窜去,撞坏窗格飞了出去,那知刚出窗户头身便撞到一张大网,噼啪一声,摔倒在地。

    傻根一刀将扑过来的庄堂主斩为两截,抢到窗户旁,只见地崔法师被渔网裹着,在地下挣扎想站起来,可身上的渔网越挣扎箍得越紧,到最后连坐也坐不起来,傻根哈哈一笑跃出,一脚踩着崔法师腰身,提刀指着她头喝道:不许动。

    刀尖近在咫尺,刃上热血一滴滴落在脖子上,淌进胸口,崔法师只吓得魂飞魄散,战声道:我不动,我不动。傻根抓着渔网把她提回房内扔在地下,点上大灯,在屋外远处埋伏的罗希辞等人见得灯光,立即奔过来叫道:傻天师,傻天师,你怎么样?傻根回道:恶鬼已被我抓住杀了,进来罢。罗希辞大喜进入屋内,立即被眼前尸体残肢、内脏、血腥混乱的一幕吓了一跳,往后连退三步,若不是后面的人扶着,定要摔倒在血渍斑斑的地板上。

    罗希辞好一会儿才镇静下来,指着崔法师问:傻天师,她她是鬼是人?傻根道:这个你要问她自己才知道,快说,你是人是鬼?那崔法师是个三十出头的女子,梳着少女的发髻,一张鹅蛋脸,柳眉凤眼,颇有几分姿色,只是脸色惨白,眼里全是惊惶,她颤声道:我,我是是人。

    罗希辞指头庄堂主的上半身道:那她呢?崔法师道:她也是人。罗希辞道:你们来这里装神弄鬼干什么?崔法师道:我们来想想把罗莞燕带走。傻根道:带到那里,带给谁?

    崔法师望了傻根与罗希辞一眼,低下头不说话。女儿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她们搞的鬼,罗希辞愈想愈怒,冲上去朝崔法师头部乱脚踢去,叫道:快说啊,是谁指使你的,为什么要害我女儿?快说,快说,不说我踢死你。一脚又一脚踢在头部,崔法师却是越痛越清醒,惊惶之情渐渐消去,忍痛咬紧牙关,双唇紧闭,一声不响。

    傻根拉了罗希辞一把道:罗老板,就你这踢法,踢她一百年也不会松口。罗希辞问道:傻天师,你有什么好办法能令得她开口?傻根道:你退开,让我来问她。崔法师,你叫崔芊对吧?

    崔法师抬起头来,以奇怪的目光看着傻根,随后又低下头道,她被渔网缠成一条虫蛹般,连抬头也费力,傻根让人把她扶起坐在椅子上,盯着她双眼道:崔芊,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是谁指使你的吗?哈哈,太过天真,我既能抓到你,也即是表明我知道你们是谁。

    崔芊垂头丧气坐着,仍是一声不吭。傻根道:崔芊,你和这个会分身术的庄堂主都是青莲教的罢?崔芊抬头看了他一眼,吐出口中血沫,终于开口说道:既然知道我们是青莲教的,你还敢招惹我们,胆子可真不小!话音刚落,龙夫人抢上去扬手便是一记耳光,啪的一声,清脆声音回旋屋内,怒骂道:贱人,我们被你害惨了,不要说招惹,便将你杀了也不解气。崔芊抬头看着龙夫人,嘴角轻挑,微声说道:你们得罪了我青莲教,性命都不会长久。

    傻根哈哈一笑道:崔芊,你年纪也不小,和你同年的女子孩子也该生得二三个了罢,怎地你却还像个小孩一般天真,该不是还在眼巴巴盼望着教主来垂幸你吧?嘿嘿,太可怜,青莲教岂会为你们几个小喽啰而抛头露面,你不想想薛堂主,她被人杀死有大半年,你可曾见得青莲教为她大动干戈?

    其实傻根也不知道郑安杀了薛堂主后,青莲教有没有大举出动为其报仇,可看到了崔芊一脸苦气的反应后,傻根证实自己推测没错,又道:我要是怕你们青莲教,怕你们教主,就不会在陈总镖头嫁女的婚宴上朝新郎连斩两刀。

    当日陈齐桓嫁女招婿喜庆宴席上所发生的事早已传遍整个南昌城,数日来已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八岁小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傻根一言既出,立即引来屋中众人的目光,傻根轻轻一笑道:崔芊,当时婚宴上的新郎,你知不知道是谁?崔芊摇了摇头,是谁?傻根道:我说是你们青莲教的教主黄腾,你信不信?崔芊怒道:可笑,我们教主是不食五谷、吸风饮露的上仙,岂会和凡间女子成婚,简直是胡说八道。傻根轻蔑一笑道:崔法师,你说你们教主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怎地却又要劫掠民女却给他享用?

    崔芊道:乱说,你胡言污蔑我们教主,小心遭到雷击。傻根也不生气,说道:崔芊,我是不是污蔑你们教主,你自己心中有数,青莲所做一切见不得光的事,我掌握得彻底透切,若现在清算,双手粘满鲜血的崔法师你,便死一千次也抵不了你犯下的罪恶。转头对罗希辞夫妇道:小姐确实是中邪了,但不是中脏东西的邪,而是中这两个青莲教居心叵测的恶毒女子的邪,她们结识小姐后不断灌输邪教思想,首先令其性情大变,认为凡间人世太过糟糕,悲观厌世,小姐因此而毁婚弃约。后来范公子揭露青莲教的阴谋导致被害,范公子的死唤醒了小姐,使之从泥淖中抽身,但她也因伤心过度而造成精神分裂,青莲教自此后便也放弃拉拢,但不知怎地,几个月前,青莲教又打起小姐的坏主意,派人前来诱引威逼小姐,小姐在她们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下,陷溺日深,最后精神崩溃进入所谓的灵境,亲手杀死‘驱鬼’的两位真人,今晚她们就是前来把小姐带走给那所谓的‘上仙’献身。

    罗希辞双手微颤,激动说道:正是,正是傻天师说的那样,若不是我时运高请了你回来,这时我女儿早被她们掳走,那种情景我两老儿想也不敢想哪!说完双膝跪在地板上,龙夫人也跪下,双双拜道:傻天师大恩大德,我们一家三口永世不敢相忘!傻根扶起他俩,说道:两位请起。这个恶魔你们打算怎样处置?

    罗希辞咬牙切齿道:她拆散了一对鸳鸯,害死范公子,令得我女儿走火入魔错手杀人,害苦四个家庭,不杀她难解心头之恨。傻根点点头道:她的罪恶远比你们知道的要大,简直是馨竹难书,不狠狠折磨一番,怎对得起地下千万无辜死者?罗希辞双眼露出凶光,恶狠狠道:对,傻天师说得对,一定要狠狠折磨她,绝对不能便宜了她。傻根问道:你有什么好法子?罗希辞想不出什么残酷手段,便后胡管事人商量。

    崔芊冷冷盯傻根一眼,嗤笑道:要杀就杀,想那些折磨人的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丢人,无耻之徒。傻根走到跟前弯下腰道:第一,我不是英雄好汉,对待恶贯满盈之人,本天师从来不会手软;第二,无论怎么折磨你也挽不回来你的良知,动手。

    胡管事先将崔芊捆绑吊起来,让人拿来蜜糖和盐,又去派人去花园里掘来一窝蚂蚁,掏出一把杀猪用的尖刀在她眼前比划,道:妖妇,割你一百几十个伤口,先撤盐,随后涂蜜到伤口里,跟着再放这一窝只蚂蚁在你身上,让你尝尝万蚁钻心的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