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69章 夜探

逆刀风云:第269章 夜探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杜发问:李都督为什么要支持你们十虎将的发展?傻根道:发哥,十虎将是李都督捞钱的工具,能不扶持吗。

孙起连连点头:傻根哥说得对,我和成功等十个兄弟强抢豪夺回来的黑钱,九成九都要上交给他,一年前他从副都督坐正,其中也有我们十虎将的贡献呢。

    杜发道:我还说呢,原来你们非但不是狐假虎威,而且还有人暗中替你们扫清障碍,有这么一个实实在在的护身符,怪不得本地官府视而不见,任由你们胡非作歹,迅速坐大。

孙起道:两位大哥,在这回抄家当中,小弟也是今朝行动后才知悉,充其量只是他的一只爪牙,连帮凶也说不上,求求你们饶了我,饶了我众兄弟。

    傻根道:饶你不是不行,以前的事也可以不计较,但你须得把发哥一家救出来。

孙起一听,脸色愈加苍白,说道:都督府有数千精兵强将守卫,李都督武艺高强,就凭我们几人要想从他们手中救出杜老爷一家,实是比登天还难,还不如当场杀了我们。

傻根道:那就如你所愿。

长剑提起指着他。

孙起大惊失色,立即道:别,别,傻根哥别当真,我会想办法。

    李都督会武功?武艺又怎么高强法?杜发问道。

    孙起道:是的,传闻李都督从军之前是一位极厉害的武林高手,金盘洗手后捐钱买了一个武官当,才不到十年时间便升迁为广东路正都督,在当下和平时势没有战功的情况下,若不是能耐极大,哪有如此快的升迁速度?至于李都督的武功怎样,我没亲眼见识过,禁军中流传说有一年他从川西吐蕃一带回来途中,碰上湘西六魅残害无辜,李都督出手制止以一敌六,手中长剑飞舞,只刺出六剑,便把作恶多端的六魅送去见阎王,他武功高不高,由此可见一斑。

    杜发脸上有疑惑之色,道:如果流传是真,那么这个李照该是一个侠义道中人,断不可做出对我家陷害栽赃之事。

傻根道:发哥,事物不可能一成不变,你该用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他原来是好人不代表现在或将来是好人,过去为恶一方的大坏人也有可能从善,成为十里八乡的善长人翁。

孙起接口道:说得对,不能光凭一件事来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就比如我,自认不是好人,但我也会时不时会帮助一些家庭困难的下属,拢络一下人心,积累一些声望。

傻根道:人心是很复杂难测的,发哥你看,孙都头现在虽然和我们同煲同气,穿同一条裤子,可说不定他转身去就会捅我们一刀,白刀子入红刀子出。

孙起连忙道:不敢,不敢,小的绝对不敢。

杜发道:别说远了,李都督武功高强,又有精锐把守,那要救我父母,只能智取不能蛮干。

孙都头,你现在把李都督底细和盘托出,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是不是?    孙起道:是,是,没有回头路走。

    傻根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是一个阵地上的战友。

转头对陆成功道:把狗肉吐出来罢。

陆成功嘴巴一直合不上,口水流了一地,听到他的话,忙不迭伸手挖口腔里的肉块,说道:多谢发哥,多谢傻根哥。

    傻根、杜发、孙起、陆成功四人埋头商量,因不知道杜为由谁来审、要不要押送上京,决定先由孙起和陆成功打探清楚后再作营救打算。

商量一会,傻根和杜发离开孙家,杜发道:傻根,你说孙起这人信不信得过?傻根摇摇头:他刚才的话应该不假,可他会不会站在咱们一边,全心全意帮忙,我实在是没有信心,不过他应该不会去通风报信出卖我们。

杜发道:我也这么认为,现在咱们就守在他家前院后门,瞧瞧他有没有反转猪肚就是屎。

安顿好傻黑,两人跃上对面屋顶,居高临下监视着孙家。

    一夜过去并无异状,孙起、陆成功清早出门傍晚才回,傻根和杜发暗暗留意四周动静,确定没有危险才入内碰头,孙起对他们说军营及都督府里下了命令,禁止谈论打听杜为造反之事,因此没有获得有价值的信息,两人虽不相信,却也无计可施。

    出大门后两人再次留下监控孙起等人,过了大半个时辰,坐耐不住的傻根提议分头行动,杜发留下来继续监视,他去都督府探探底,好过在此斋等,杜发想了一会儿道:也好,可千万别打草惊蛇,一切小心为上。

傻根一句放心。

便即跃下屋顶,往都督府飞奔,此时夜色已深,寒风刺骨,街道上一个行人也没有。

到达气势宏伟的都督府外,傻根绕府转一大个圈子,在后院寻了个偏僻处跃入院内,贴墙慢行,脚下步伐甚轻,生怕踩到柴草发出声响。

府中守卫之人不多,傻根小心翼翼穿过后花园,来到一间亮着灯光的屋子外,探头从窗缝里往内看,见得是仆妇下人房间,转身离开寻找下一处,连找四间屋子,都是些下人居所,傻根改变搜寻地点,行至府邸东边,轻手轻脚走到一间亮着灯的大屋侧,蹲在窗户下。

    见得周围无人,傻根正要站起偷窥,忽听得远处脚步声响起,有一人走近推门入房,屋内立即传出两人声音,叫道:南门师叔。

跟着响起关门声音,傻根背靠墙壁,连大气也不敢透一口,只听得屋内三人交头密语,嗡嗡喃喃的却听不请说话内容。

    过了半晌,头顶上一把声音响起:卢贤侄,钟贤侄,你们对李都督的请求有什么建议和想法?一人在屋内说道:南门师叔,我瞧这事不能轻易答应,须得回去仔细商榷,毕竟咱们几百年来从未和官府打过交道,要是他将来反悔或且怎么样,咱们又怎斗得过他?官字两个口,他就想把什么罪名按到我们头上,那也是推卸不了。

    傻根心中一突:南门师叔?卢贤侄,钟贤侄,难道是黑云堡的人?不由得更加竖起耳朵倾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