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81章 水鬼

逆刀风云:第281章 水鬼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身后二人相貌怪异,一人如竹竿般瘦高,疑似一阵江风吹来便能将之吹下海,拿着一柄又长又大的戒刀,那刀身比他腰腰还要宽阔;另一人中等身材,双眼无神,肤色苍白,嘴角下垂,一脸病容,整个人看起来如是个瘫痪在床十年以上的病鬼,这人手中拿了一双钢圈。

只见头陀牛眼圆睁,向渡船上的人扫了一圈,嗡声嗡气道杜为夫妇在船上吗?江面上虽然风大,但他发出的声音钻入各人耳中,仍如便在耳边呼喝,震得各人耳鼓生痛。

    船上傻根等都没有回答,头陀连问三回,仍是没有人回应,都傻乎乎看着自己,禁不住怒气冲天,将铁杖一扫,暴喝一声道你们都聋了吗,还是全都是哑佬?    这一声犹如晴天霹雳,各人虽然看着他说话,却也都被他这一声中气十足暴喝吓了一跳,耳中如遭落地雷,轰隆隆响个不停。

    严承德缓过气来,终于开口说话,道大师是谁,江中相见,有何贵干?那头陀粗声说道自己叫耶律届宁保,是青海雪山堡阿依莲神玛尔巴的首席大弟子,身后两人是他二师弟没野藏车,三师弟阿伦阿旺美,江上求见,实为邀请杜为夫妇至雪山堡上一聚云云。

严承德道耶律大师,杜为夫妇是朝廷的钦犯,有造反行刺皇上之嫌,现下上京受审,罪行未定之前,绝无自主行动之权,恕不能应承。

    耶律届宁保哈哈大笑道我师父听说杜为脸相圆润,天庭饱满,与我地藏佛颇有法缘,有心见之,急命我无论如何要请他夫妇前往相见,论谈佛法,还请官老爷赏个薄脸,让本陀带走。

严承德道大师,不管怎样,杜为须得上京受审,赏不赏脸,非小官说了算。

    傻根在两人说话扯皮之际,把杜发拉到一边,低声道此人内功深厚无比,两名师弟亦非凡手,要是他们跳上船来,便你我联手,也不是他们对手,须得当机立断,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发哥,你先拖住他,我下水凿穿他们的小舟,你一得信号,立即摆舵顺水而行,迅速远离小舟,如果接不上我,那便在对岸相候。

杜发情知形势急迫,那管他手段卑劣与否,点了点头,待傻根在渡船另一侧悄悄下水,立即走到船舷边上哑声道耶律大师,杜为夫妇造反行刺之案,其中疑点重重,我瞧多半是被人嫁祸栽害,经大理寺吴大人审查清楚,一定可还他清白,回复自由之身,到时大师自可邀请他夫妇至青海一游。

京城乃富庶之地,人间繁华,花花世界,举世无双,何不流连观光,静待案情水落石出?    耶律届宁保见来了个说得上话之人,粗声粗气道这位官老爷是谁?杜发道在下大理寺断丞黄少。

语序颠倒,声调怪异,这吐蕃人汉语显然还没学到家,船上的官兵一半听得发笑,一半听得不知所云。

    杜为暗暗注意水面,口中说道非也非也,大师言所差矣,若是你们讲得有道理,我们也并非冥塞之辈,岂会不听?那瘦高汉子没野藏车尖声尖气道该死的宋人比猪还要狡猾百倍,须防诡计,大师兄,实不必费唇舌,费刀便是,没了脑袋的宋人,才最老实的宋人。

说完一扬手中戒刀。

阿伦阿旺美接口道皆杀之,便没唇舌,清静落得。

耶律届宁保将铁杖重重一顿道听到我两位师弟说话没有,船上的朋友,若是你们不乖乖送上,那可别怪我三兄弟动手抢人,将你们杀个精光。

    严承德怒道这里是宋国地盘,岂能任由得你三个番人胡来!没野藏车尖声笑道你们这些汉猪,老子一路上已不知杀了多少条,杀汉人,比杀猪还简单。

阿伦阿旺美咧嘴道再啰嗦,血洗渡船,抛尸凿船!    严承德骂道你们不知天高地厚在大宋国胡作非为,报应很快就会降临头上。

    阿伦阿旺美阴气沉沉道我们多了去杀的汉人,没有八百,也有一千,却从来未见降临头上报应。

    杜发道三位大师稍安勿躁,一切有商量,有商量。

突然一指小舟后面叫道咦,你们背后那东西是什么,有水鬼,水鬼啊。

耶律届宁保三人惕然心惊,立即转头去看,船旁白浪翻滚,并不见有何异常,待得回过头,发现渡船船头已然转东,顺流而下。

另二人连衣服也不脱,扑通扑通两声跳进冰冷的江水之中,瞬间失去踪影。

    没野藏车问发生什么事,独眼汉子道指了指船板,说道船底被人拿刀捅了两个洞。

顺指瞧去,只见江水咕咚咕咚从破洞中涌上,霎时间已有一指之深,雪山寺师兄弟三人脸色顿变,齐声叫道快堵上,快堵上,俺们都不会游泳。

独眼汉子道放心,有我们在,小船沉不了,你们三个赶紧帮忙往外孚水。

说完除下身上衣服,分塞两个窟窿,减缓进水速度。

可是这边刚堵好一个,旁边又有一刀捅出,跟着再有一刀捅出,转眼间又多了两个洞,江水涌得更猛。

独眼龙心下奇怪,两位伙计这是怎么了,为何还让水底敌人大搞破坏?    河龙帮常年活动于长江上,掌扒划游潜钻无所不熟,水性极好,水下功夫自认江上第二,而让他们自愧不如的第一便是舟上白帆所绘的青鳄鼍了。

管他陆上武功天下第一,到了滚滚长江水面之下,还是得向我河龙帮俯首称臣。

因此独眼汉子见得两个伙计不但没将敌人抓捕上来,反而任之破坏,心中怒火顿生,骂道去他奶奶的熊,两个正龟娘养的王八蛋。

对耶律届宁保三人道你们稳住,不要害怕,我一会儿上来。

跟着又是扑通一声跳入了长江钻入船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