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87章 拼掌

逆刀风云:第287章 拼掌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两掌双交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冲击波与声浪以两人为圆心四散,烟尘陡地暴起,将打斗两人覆盖遮蔽。

    傻根神色焦虑,道发哥,瞧情形张帮主不是这番僧敌手,咱们境况危矣,可得想个办法。

杜发道没错,可是眼下咱们那能插得上手,只怕刚走近就要被掌风指气所伤。

烟尘退去,只见一高一矮、一壮一瘦的两人正在斗掌比拼,玛尔巴脸色红润平静,张义潮枯瘦的脸庞渐渐发青,额头有细密汗水渗出,全身微微颤抖,只听得他道你们几个快逃,我拖住他。

傻根心中一惊叫道他们两个在比拼内力,看情形张帮主很快会不敌,趁番僧不能动弹旁顾,发哥你快去捅他一剑。

杜发道这个,这个时候下手未免太过趁人所危吧。

傻根当即大怒道什么趁人所危,再无耻卑鄙的手段也得使,你不想救你父母吗?我们一路这么艰险辛苦到底为了什么?你又忍心张帮主为我们而死吗?杜发闻言一凛,这时还和敌人讲江湖道义君子行为,实是迂腐得无可救药,当即一跃而起,挺着断剑往玛尔巴扑过去。

    玛尔巴虽与张义潮斗掌中,仍是耳听六路眼观前方,听得傻根与杜发的说话,暗叫不妙,随后见杜发扑过来,心下更是焦急,他本不欲与人拼内力,只因两人内力相拼,便只能心无旁骛、全力以赴,不到一方油尽灯枯而不能收手,纯属你不死便是我死的打法,非到万不得已不可运用,却不料和张义潮第二次交掌过后手掌被粘上,欲缩不能,对方内力从掌心吐出,源源不断攻来,不得不运气抵挡,片刻后又感对方掌力耗尽,整条手臂软绵绵不带一丝内力。

他和张义潮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本无分个生死的打算,只是这时机会摆在眼前,对方又是名震天下的丐帮帮主,击杀他即可名扬天下,禁不住杀机顿起你这是自寻死路,可怪不得我!当即运内力反攻,从对方手心贯入,经手臂直逼心脉。

欲以雷霆之势把浑厚霸道的内力直逼入心经,瞬间震碎敌人脏腑。

    可敌人一股平和中正的内力自手太阴肺经的云门穴与中府穴跳出,如是一座坚实堤坝,把滔天洪水阻挡在臂膀之外,并且反攻回来,玛尔巴嘿嘿一笑心道与我斗拼内力,真是不自量力。

催运起高深莫测的龙象般若功心法,丹田内息汹涌,全身真气流荡,进攻的力道又加一成,随即又加多一成,眼看就要冲破防线直取心脏,猛见杜发疾扑而来,心中惶恐不安,忍不住暗骂都说中土武林君子之风甚盛,从不搞偷袭暗算、落井下石的下三滥举动,怎么这两个官差却完全相反,不但以倚多欺少,兼且乘人之危下痛下杀手,丝毫不讲江湖道义,还是不是人?    张义潮本来想借斗内力之机缠着玛尔巴好让两人逃走,见得杜发扑上也是大出所料,勉强叫道你们快点走,迟了来不及!。

杜发救父母心切,人未到长剑已至,断口直指玛尔巴咽喉。

玛尔巴连运三次内力催逼欲一举将对方防守瓦解土崩击毙张义潮,不想丐帮内功心法有独到之处,真气绵延纯厚,遇强愈强,短时间内无法突破,眼见长剑已至,欲再运内力已然来不及,不想丧生剑下只能破釜沉舟奋力一博,当下左臂收力右臂食指弹出,铮的一声把杜发长剑弹飞,与此同时张义潮内力潮水般倒攻入体,激流滚滚直冲丹田心脉,腹中有如刀割,肝肠如寸寸断裂,啊的一声大叫,双腿轻弹,翻身飞起,直摔至五丈开外,杜发知他已然受重伤,此刻取他性命正是其时,当即拾起长剑又追上去。

    玛尔巴落地后连吐两大口黑血,见得杜发持剑追来,暗骂不已,凝起身体残存的最后一息气力,拔腿狂奔,一瞬间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杜发不敢追也不想追,返身回到张义潮身旁,只见他满头汗水,脸色苍白已极,问道张帮主,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张义潮嘴角流下一缕鲜血,双唇紧闭,双腿交缠坐于地上,闭目运气调息。

    傻根挣扎着站起,把打狗棒拾起走过来,说道我瞧番僧所受伤害极重,没十日半月恢复不了,咱们倒不用太赶,在这好好守着张帮主罢。

    过得四柱香时间,张义潮终于缓缓睁开双眼,跳将起来说道阿依莲神好强的功力,这位大人若是迟来一步,老叫化子早已血溅当场,到阎王殿上报到去了。

傻根、杜发、杜为夫妇瞧见他身体恢复过来,似乎没有受内伤,心下大慰,齐声道谢。

张义潮问两位大人怎么称呼?傻根抢着道在下钟六,这位同僚叫黄少,京城大理寺属下,任断丞之职,深感张帮主出手相救之恩。

说完两人齐齐躬身拜谢。

张义潮道两位大人太过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有什么好说的,再者身为大宋儿女,面对异族番夷狂傲骄纵,任谁都该挺身而出,绝不能折了我汉人锐气,糟老头子虽然沦落为丐,却也不甘为人之后。

    逆刀风云    逆刀风云    。

    张义潮打狗棒后挥,如背后生了眼睛般精准点向对手左胸乳下穴,逼退敌人后打狗棒法第二十七招欲退还上顺势使出,乌木棍棒直点玛尔巴额头,说道以武制武,天下方得太平。

玛尔巴侧步避开,还了一掌,叫道好一句以武制武,只可惜这天下从来不曾太平,强者恒武,弱者恒苦,向来是亘古不变之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

张义潮连出四棒,棒棒击向对方要害,说道正因如此,江湖之中,侠者才如泉涌,迭出不止。

    二人手上招式不停,嘴上的争斗亦不止,片刻间已翻翻滚滚斗了近百招,路旁菜摊果棚,在两大高手交战下纷纷化为齑粉。

    玛尔巴一双肉掌连舞翻飞,间中夹着凌厉无比的拈花弹指,把精妙无比的打狗棒花一一化解,张义潮将一套十三六式的打狗棒法尽数使出,仍然占不了丝毫上风,心中暗暗惊诧吐蕃番僧,果然有独到之处,内力深厚无比,似乎比老叫化子还要高上一些。

玛尔巴则想该死的老乞丐,身形灵活似猴,绵绵内息不绝,我虽不惧他,可想要在短时间内打败他却是不易。

    两人愈斗愈快,身形电闪,劲气纵横,围在最里一层的观者脸上有如被寒风吹刮,赤赤生痛,圈子逐渐扩大。

    杜为双腿得以活动,立即把逆刀拔出,交与傻根手中。

傻根刚才打斗耗力太尽,脸色比白纸还白,倒地后连连咳嗽,竟然还呕起血来,直至僧丐二人打到二百多招时,仍然站不起身,杜发便陪他一直挨在墙边上观斗。

    玛尔巴虽然已战一场,但一来耗力不多,二来内力浑厚,与丐帮帮主张义潮相比,气力并不处于下风,他见张义潮棒法神出鬼没,虚虚实实,相互交替,有时明明以为打狗棒会击过来,不料只是虚晃一枪,有时感觉是虚招时,打狗棒却径直打过来,令得他不得不一直凝神以待。

玛尔巴愈战愈是佩服,十多年前昆仑不冻泉神女峰上相交范摇光,被其博大精深的武学理论所折服,更对其北斗七星混元神功赞叹不已,以为他便是中原武林最顶尖的高手。

彼时互通有无的两人年纪相仿,武功相当,兴趣相投,半月的联床夜话,给予他极大的的启发,分别后,玛尔巴两耳不闻窗外事,全副身心浸淫于武学海洋当中,苦练拈花弹指、密莲掌与龙象般若功,艺成出关,功力远超一众师兄弟,连师父卓弥·释迦意也自愧不如,已成为名副其实吐蕃高原第一高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