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90章 幸存

逆刀风云:第290章 幸存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一个觉得教不够详细,两个学得不知疲倦,时光飞快溜过。

    张义潮本想粗讲一遍即离开,谁知这一教授,竟然用时两日一夜。

第二日傍晚,张义潮对傻根道同是一把刀,同是一招,不同的人斩劈出来,威力强弱大不相同,天下所有招式自也一般。

你纵然了解刀性刀意,倘若使出时刀术不纯,毕竟还是敌不了当世高手,此刻你已入了刀的世界,要想多胜少败,再苦练几十年,便可不须借助逆刀之邪,亦可和天下英雄一较长短了。

傻根昨天刚开始时还能跟得上张义潮的节奏,可越是学得多,越觉这刀技之中变化无穷,不知要历多少时日苦练,方能精研到其中之精妙核心,听他要自己苦练几十年,丝毫不觉惊异,跪拜感恩,说道晚辈倘能在以后的日子中,拾获众位前辈总结创制的刀性总意,那是相当幸运了。

张义潮道你倒也不必畏惧,刀法虽繁,刀意刀性虽难测,精研刀法,要旨是在一个‘变’字,变,在于活用,活学学用,活灵活现,决不在生搬硬套,不懂变通。

等到通晓了‘刀随心至’的刀魂,则已是达至化境,你便是什么刀招没学过,或是手中拿的是剑,也不相干,对敌之际,自能临时创制刀招剑式。

剑术与刀法,初练时都追求一个‘快’字,但到后来,殊途同归,在快的基础上精研‘变’,精研‘活’。

你们俩资质甚好,我跟你们讲的道理,现在听不懂没关系,日后自会慢慢理会思悟。

西方军情紧急,老丐在此搁了两天,得立即离开。

    傻根和杜发大有不舍之意,傻根道张前辈,你此番西去,一定万分小心,关于‘刀随心至’四个字,我还有许多不明之处。

张义潮道我既然领了你们入道,其中修为如何,自要看各人禀性体会,我写的这本小册子,便留给你们罢,望日后时时思忖习练,不可荒废。

傻根与杜发再度跪拜领赠。

    分开之后,一行人往北疾驰。

途中稍有空隙,傻根便拿出小册子细细研读,照图舞刀,在马背上急驰时则冥想其中尚不明白之处。

两日后,傻根疲惫不堪的身体终得康复,然四肢内息散尽,却是无法得到补充。

马队一路上顺风利水,再没发生什么意外,而队中的内奸,三人一直找不到机会揪出来。

这日下午,众人于朱仙镇歇息,朱仙镇往北再行四十里,便是当朝天子之地开封。

ntent    p逆刀风云dexhtlp    。

    ntent    那汉子约莫五十六七岁,相貌堂堂,眉宇间却有一股黑气,使得整个人看起来有凶悍之意,眼光在三人脸上转了转,轻描淡写道动手罢!秦朗脸色白中带灰,尚且保持镇定,但那郭洗此时已全身发抖,颤声道张张大侠,我们俩个没有提,不关我们事罢?那汉子张恨水嘿嘿一笑有份听的,都不能留。

他脸上虽有笑容,却更给人一种冰寒怪异感觉,如是刚从地狱上来的索命使者。

秦朗抱拳道张兄弟,在下崆峒派秦朗张恨水左手一拍刀鞘,哐啷声响起,藏青色刀身跃出一半,说道更大名气的也杀过不少,废话少说。

    杨卫烨见到那刀身发出的暗绿色光芒,心胆俱寒,发一声喊,掉头欲逃,才刚跨出半步,突然背心至心口一股冰凉穿透,低头看去,未看到破膛而出的刀身,只见一道血水从胸膛喷出,还未弄明白怎么回事,已然噼啪一声摔在地上,双腿蹬了几下便不再动胆弹。

    秦朗和郭冼只觉眼前刀光一闪,定睛看时,逆刀已然入鞘愈半,似乎根本没有拔出过,刀身鞘口上也不见有血迹,拔刀、出刀、收刀的动作一气呵成,动作快到极点,快到连血肉也粘不上。

    张恨水轻轻一笑道别跑,别急。

    周围食客见出了人命,纷纷冲出大门,可张义潮一家离开时,却被张恨水甩出筷子把他们双腿穴道点上,一个个摔倒在地下。

    秦郭两人虽然害怕,但知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笑脸魔头不会放过自己,互相对望一眼,双双抽出兵刃和他拼斗起来。

张恨水身法如电,刀招飘忽怪异,只十余招便把郭冼劈为两段,又过十招,崆峒派掌门人秦朗脑袋被斩了下来。

    张恨水杀了三人,提刀过来要杀张义潮父母,张父张母大声呼救,又问他为什么要杀死他们,张恨水挥了挥手中的绿身宝刀,笑眯眯道所有听过这把逆刀名头的人,都要死。

逆刀正要刺向心口,突听得堂外有人叫道住手!张恨水停手转身,只见一个四五十岁的乞丐从门口走进来,手中拿着一根黄澄澄的打狗棒,那乞丐道张兄弟,这一家子都不是江湖中人,又何必要滥杀无辜?张恨水道原来是丐帮的段帮主,久仰久仰,段帮主别来无恙罢,张某人的事,莫非你想过问?那乞丐帮段帮主道张兄弟,他们一家五口只是寻常百姓,并非江湖中人,就算知悉世上有这样一样宝物,也不会打你的主意,望你手下留情,网开一面。

张恨水哈哈大笑道没有人能从我手下救走一个人!说完挺刀刺向张母,张义潮离母亲最近,一个翻身挡在母亲身上,刀尖从他背心刺入。

张母叫道儿啊!潮儿!张恨水稍感意外,抽出逆刀。

    就这样,张义潮为母亲挨了一刀,晕死过去,等醒来,爹娘和哥哥姐姐都已被害,那挺身出来劝解的丐帮段帮主与张恨水大战一场,最终不敌被斩杀,打狗棒也被削成几截。

    张义潮得幸运留下性命,一来刀尖刚好刺得恰巧,既没伤到心肺亦未伤到脊椎,二来张恨水见他肯代母死,心中突然发了一点点善念,收力不刺,刀尖入肉不深。

后来丐帮的人把他救醒回来,张义潮因为家破人亡、无依无靠而加入丐帮做了个小叫化子,从小跟着帮内的大哥哥讨饭学艺,闯荡江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