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择天记小说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9章 傻黑

逆刀风云:第29章 傻黑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世人都说猪笨得要死,有笨猪、蠢猪、傻猪之说,但傻根这头傻黑却不笨不蠢也不傻,主人教它的技能,重做几遍就可掌握,傻根对它说话命令,也是非常快理解透彻,才过不到一个月,傻黑就可自行上山猎鹿采果挖茎,下海捉鱼捞生蚝青口,巨蚌也叼过不少上来,这种巨蚌生活在昏暗的海底深处,傻根到达不了,但傻黑可是一个猛扎便能到达。

    傻根收集了数十颗大如龙眼的珍珠,用大鱼的鱼骨穿成一串,挂在胸口和手腕上,到了夜晚,月光下两串珍珠隐隐发光。

再往后,傻根四肢都戴得珠链,更后期连傻黑也全身挂满了宝贵异常的珠子。

    时光不知不觉中过了大约一年多,这一天傻根正在洞里睡觉,傻黑在洞口嘶叫,看得主人不为所动,便进来咬他手臂,把他拖出洞去。

傻根迷迷糊糊说道:你干什么,天还未亮透,嘿嘿,早饭还没吃呢,放开我。

傻黑没有理他,把他拖到洞口更高处,朝着左首大海嚎叫,傻根顺着它的眼光望去,竟然发现海边几里处外飘着一艘小船!。

    傻根实在想不到这条看似笨重的巨龙行动如此迅速,扭头看见它飞扑而来,急忙扑倒在地,科莫多龙伸长爪子从他头背上掠过,嚓嚓一声,背上衣服尽碎,肌上划出数道口子,顿时鲜血淋漓。

他不顾疼痛,急忙爬起继续奔逃,科莫多龙从后追赶上,这回它学精了,一个急窜往敌人脚下窜去,预料之中敌人跳起躲闪,不停他落地,科莫多龙扭头竖身反咬!    身在空中的傻根见得脚下巨龙大口咬来,躲无可躲,闪无可闪,绝望当中发现头顶有树枝,这可真是救命稻草,傻根即伸手攀住,双腿忙不迭收起,科莫多龙这一咬志在必得,那想得只咬下敌人一只靴子,见敌人还枝下晃荡,立时尾巴下肢撑地,上半身竖将起来伸出脖子再咬,这次差点儿咬到了傻根的屁股,可把他吓得失了魂,连忙翻身上了树上。

这下科莫多龙可够不着,但它也有办法,双后肢一蹬,头下脚上,尾巴摆动倒拍向树枝,啪的一声,大腿粗细的树枝应声而断!傻根随树枝摔将下来,不偏不倚落在科莫多龙头部,他握着匕首的右手挥出,刚好把巨龙另一只眼睛也划伤,汩汩出血。

    科莫多龙两只眼睛瞎了,嗅气味进而辨别敌人所在方位的舌头也被割掉,变成了一条彻彻底底瞎龙,气急败坏之下尾巴狂甩,尖勾裹着飞沙走石向着傻根横扫而来,傻根尚不知巨龙已瞎,连滚带爬退开一丈,转身奔到树下噌噌噌爬上大树。

    科莫多龙没了双眼,张嘴嘶鸣,叫声响彻山谷。

它在山上发起癫狂,胡冲乱撞中撞倒多株大树,气势实是吓人。

目不能视的巨龙,接连摔了几跤,但皮实肉厚,于其并无大碍。

可是最后它既然跑到海边下了水,科莫多龙本来会游泳,只是它辨别不了方向,在海中竟然越游越远,最后成为一粒黑点消失不见。

    傻根歇了口气,慢慢爬下树,只要动作稍大,胸腔腹腔便剧痛难忍,背部伤口的血还未凝结。

若不是摔下时恰好将巨龙另一只眼也弄瞎,一条性命定要交待在这儿,一只靴子被咬掉,他干脆把另一只也丢掉,赤着双足慢慢走到陷阱处,见坑里的野猪已然吓死过去,正好,好几日没吃过新鲜的肉,便把这头野猪当作口粮罢。

回洞里吃饱喝足睡一大觉后,精神体力已然好了许多。

    第二日一大早,傻根拿上早几日搓树皮做成的几根绳子,去陷阱把两百多斤重的野猪拉出来,养宠物的梦想未绝,又如法炮制,在坑口做了伪装。

高高兴兴把野猪拖到海滩上开皮破肚割肉,生火烧烤,就着龙虾扇贝青蚝,大快朵颐。

    第三天上,后山又传来嚎叫声,过去一看,一只不大的野猪又陷入其中,傻根哈哈大笑,想把绳子套在它头上拉出来,不想这头野猪性子非常烈,将扔下来的绳子全部咬断,并且双腿趴在洞壁上朝着傻根嗤牙咧嘴,呼呼吐气,大有一决高下之意。

傻根没跟它斗气,在洞边笑嘻嘻瞧了半天,先跟它混个脸熟再说。

    随后两日他来上半天与野猪打招呼,野猪饥渴了三天天夜,已然没有了头一天时的气势,见得傻根只哼哼唧唧,低头以嘴刨土。

傻根心想差不多,便把三只椰果抛进去,野猪渴极,当即将椰果咬穿,把里面的椰汗喝得一干二净,三只椰子汁液喝下肚,兀自觉得不够,抬头向着傻根嗷嗷叫,傻根没有理它。

又过两天,傻根才带着椰子、野果、树茎、鲜鱼过来,野猪已然等得脖子长了,见得傻根高兴得在洞里急打转,高声哼唧。

    傻根将食物一古脑儿扔进去,野猪饿了五天,将食物风卷残云干掉,双腿趴在洞壁上看着傻根,眼神中充满期待之意,像是在求他救它出去。

傻根没有答应,见它吃饱后便即离开。

    又过了三天,傻根才来,野猪见得他,兴奋得几乎要从洞中跳将出来,前腿趴在洞口上,后肢乱蹬,嗷嗷乱叫,傻根笑道:是不是想出来?野猪哼哼几声,傻根身体已然复原,当即双手抓紧它前蹄,运力一拉,把这只一百多斤重的公野猪拉上来,傻根把带来的鱼干一条条喂给它吃,戳破椰壳让它喝水。

    野猪吃饱喝足后,绕着他打钻,将身子往他腿上靠擦。

傻根摸了摸它的脑袋道:脏死了,走,去海里游泳好好洗个澡,顺便给我捉几条鱼上来。

野猪似是听懂他说完,跟在身后下山。

    一人一猪便在海湾里玩耍起来。

在岛上这两个多月,傻根除了弄吃的便是在海里玩,时不时潜进十多丈深的海里捉鱼捉虾,潜水次数多了,水性提高不少,一次可闭气两刻钟,最深曾潜到光线昏暗之处,四围大鱼出没,他没敢再往下钻,游玩一会儿便浮上水面。

    自有了野猪作伴,傻根的生活没那么枯燥,日子便过得快些。

傻根给野猪取了个名字,他道:我叫傻根,你跟我姓,又你皮黑毛黑,全身黑乎乎的,就叫傻黑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