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92章 闲逛

逆刀风云:第292章 闲逛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傻根听他们胡侃海吹,脸上却也不禁露出喜色,举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光,说道承你们贵言,到时一人赏一座金屋,带藏娇的那种。

刚说完脸色突然一变,双眼看着前方入了定,再也移不开。

    兴高采烈的杜发和严承德顺着他眼光瞧去,只见一间名为牡丹园的雅间房门打开半边,一个富贵光鲜的中年人正在里头喝酒吃饭,杜发问傻钟大人,怎么了?傻根喃喃道钱大叔钱大婶,愿你们在天之灵大显神通,保佑我一击成功。

杜发小声问道是谁?傻根道黄大人,严都头,你俩先走,个人恩怨。

严承德吃一惊道钟大人,此处京畿要地,千万不要乱来。

傻根道正因如此,你们快走,免得牵连。

杜发知事态严重,让严承德先行离开,见傻根傻愣愣盯着房内,便道此处不是动手之地,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恐怕不易脱身。

杜发脸露怒色,低声道傻根,你还有没有当我是兄弟,咱们出生入死多少回,说话怎地如此见外?。

严承德心下奇怪,你不是早知道了吗,什么来得突然,垂身道吴大人,小的已然完成任务,思家心切,这就想翻归。

吴文泰却道严都头请在京中盘桓时日,此案子本卿从来无听闻,棘手之极,恐有变化。

    既不能离开,严承德便只好留下,安顿好后,他去找黄钟两位大人,可这两位凭空出现的断丞,大理寺中无人认识,大理寺六位断丞名单中,有姓赵、宋、李、张、白、龙的,但无有姓钟姓黄的人,又怎找得了?严承德满腹疑团,却不敢声张,皆因黄少、钟六两位断丞年纪既轻,武功又高,人情味浓厚,和霭可亲,与大理寺里年老体衰、大腹便便、面色高傲、一句话都不愿多说的各级官僚想去甚远,显然不是同一路人,个中或许有什么隐情。

    吴文泰对这桩广州知府刘明亮递交上来的案子不知头不知尾,颇感意外,把疑犯押送上京,证人、证词、证物却又没随之送来,让我怎么审?思索良久,心道囚犯既然是官场新晋广东路都督李照所捕拿,又此案所含造反、行刺皇上的重罪,事关重大,非同小可,还是先向他探查清楚案情之后再行上报。

    傻根与杜发换上便装,在一间小客店住下,第二日才去找严承德询问进展,严承德又惊又喜,把吴大人的意思说了,随后问道黄大人,钟大人,昨日我在大理寺中到处寻你俩不得,各人都说不认杜发打断了他说话道严都头,我俩的事你不要问,也不要向别人提起,此事事关重大,千万不可轻忽。

严承德若有所解,点头应承。

三人一块上酒楼吃饭,紧张了十数天,奔波千余里,直到此刻才可真正放松下来,席间三人放量喝酒,尽皆醉倒。

    酒醒后已是第三天早,傻根与杜发洗刷完毕,约上严承德在开封城内游览,大街上人流如织,车水马龙,繁华兴旺。

三人逛完庙会、灯会、鸟市、花市,便观赏风筝、斗鸡、盘鼓等民间风俗表演。

不知不觉走进珠宝玉器、胭脂水粉一条街,傻根看着燕瘦环肥的大小姐小姑娘擦肩而过,叹道黄大人,你这么青靓白净,有型有款,可是走在大街上,漂亮姑娘连正眼也不向咱们瞧上一眼,这是怎么回事?    杜发道主要钟大人你没有发射魅力,姑娘们看过来才怪。

严承德道咱们乡巴佬进城,打扮穿着又土又丑,没有嫌弃咱们已经算好的了。

傻根道不对,我俩的衣服都在这儿买的,款式并无很大差别,你就看咱们黄大人称得上土吗?丑吗?严承德道在我们眼里当然不土也不丑,可人家京城的姑娘眼光就是不一样啊,眼光就是高啊。

傻根仔细观察身边的青年男子,没看出其打扮穿着有何出彩之处,却发现姑娘眼光经常在他们身上停留,便道哈,我明白了,主要是因为咱们没有穿金戴银,吸引不了姑娘们的注意。

两人听他一说,立即定睛看,发现众青年男子手指上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到几个的金银戒指、翡翠宝玉戒指,杜发笑道钟大人,你手指上的这枚掌门铁戒指,古旧疙瘩,还生了锈,可把咱们三个映衰了,快除下换上金戒指,包你立即遇上桃花运。

    傻根和严承德深以为然,说干就干,到玉器店里,杜发出钱为每人各买一只碧玉戒指,再到金店,把耶律届宁保的最后一只金铃分打成三只金戒指,傻根为自己打的那只金戒指特别大,能整个儿套在掌门铁戒指上。

    三人金玉两枚戒指一戴上手,果然立即引来不少姑娘目光,特别是傻根那枚又粗又大金戒指,吸引到的媚眼秋波更多,杜发笑道京城的贵族公子哥儿太多,黎民百姓的姑娘们追财逐利,梦想一朝高飞成凤凰,稍微普通点的寻常百姓家庭,想讨个媳妇儿怕是不易。

走着走着,迎面抬来一顶轿子,傻根只顾得展示,一个不留神险些儿撞上轿夫,一名轿夫喝道臭小子瞎了眼么?作势打人,傻根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以眼尾打量那名粗壮的轿夫,举起右手,把金戒指放到口边吹了吹,道是谁家的恶奴瞎了眼?那轿夫还未发声,轿子边的一名身穿绿绸淡灰锻子皮袍的丫鬟叱道那来的小瘪三暴发户,敢在这里撤野?傻根一听不乐意了,以大金戒指上的福字对着那丫鬟,把阳光反射,闪了闪那丫头的眼,说道小姑娘你说谁呢?信不信我把你买回来转手卖去妓院?那丫鬟虽是下人,身份却是比其它下人高上不少,一向只听惯奉承阿谀,何来听过这等不咸不淡的侮辱之语,禁不住大怒,伸手便要打傻根耳光,杜发从身后闪出,一把抓住丫鬟手腕,说道小丫头,天子脚下,动不动就打人,你家主人势力很大么?    那丫鬟手腕被杜发抓住,抽几次才抽回来,见抓他的公子倜傥潇洒,剑眉朗目,一张玉面英气勃勃,不禁呆了一呆,突然间满面通红,问道你你你们是谁?她本想问杜发是谁,想想觉得不妥,便改成你们。

    傻根嘻嘻一笑,扭头对严承德道严兄,佛靠金装,人靠金器,你看,黄少的桃花运立马降临,不知我俩的要等到什么时候。

严承德呵呵笑道钟兄的桃花运随之即来,请耐心一些罢。

杜发脸上稍稍闪过一层红云,说道别乱开玩笑,什么桃花运,胡说八道之至。

一名憨憨的轿夫读不懂丫鬟玲珑的脸色,见三人旁若无人放肆说笑,喝道玲珑姐问你们是什么人,快老实交待,然后给滚一边去,挡我们家夫人路,脖子上生了许多颗脑袋么?严承德到了开封才知官大,就算广州知府刘明亮上到京城,也只有替人拎鞋的份,知道惹不起,便拉杜发与傻根往一边走,嘴上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这就走,就走。

岂知傻根与杜发都不肯让路,翘首站在路心,杜发道你们又是谁,凭什么一定要我们让路,你们让开不行吗?    轿中夫人等得久,说道玲珑,发生了什么事?丫鬟玲珑弯腰低头向着轿子道回少夫人,路上站了三个无无三个公子,他们不肯避一旁,反要咱们让道。

轿中夫人哦了一声道还有这样的事。

帘布轻轻拉开,露出一张绝丽脸孔,腻肌雪肤吹弹可破,眉毛弯弯睫毛细长,两只眼珠黑如点漆,挺拔鼻子小巧嘴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