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择天记小说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93章 刺杀

逆刀风云:第293章 刺杀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若是人多势众便能打胜,我崇安镇上朋友弟子亲属还不够多?又何必千里迢迢地背井离乡,寄人篱下?可事到如今,他们走与不走也由不得自己决定,只有决一死战。

他心中存了破釜沉舟的念头,一招一式反而变得更冷静狠辣,一叉击出,不等招数用老,铜叉上挑,改刺咽喉下巴。

傻根心想此人罪恶罄竹难书,如果一刀送他归西,未免太过便宜,得让其多历苦楚,眼见铜叉刺到,左后侧柳叶刀、右前长剑一左一右攻至,雅间不大,难以施展,便往后急跃,退到大堂之上。

    大堂食客纷纷退开避让,他们多年未见斗殴打架,竟然不甚害怕,都留下来看热闹。

    史坦喝道小子那里逃!追上一叉横掠,傻根将逆刀上的台布扔向史坦脸庞,遮其视线,伸手便去硬抓铜叉,竟是一出手便是将敌人视若无物,史坦暗想我纵横武林,还没给人如此轻视过,不由得怒火从脚板低一直烧到脑壳顶,但崇安县上一番交手,知对方武功实非己所能敌,手上丝毫不敢大意,急速停叉挑开散开的桌布,退后一步。

傻根抢上左手抓叉,右手逆刀勾布收回,随即以刀尖旋转台布展开如一把伞,推向冲上来的众人,长笑声中,跟在台布后突然迎上窜入人群之中,手脚忽起忽落,将史坦五名门人弟子尽数打蒙,或手臂斜挥直击,或提足直踢,或刀鞘横扫,一一摔在两旁。

霎时之间,大堂里相斗的人只剩下史氏大婆小婆与傻根四人。

    史坦咬了咬牙,低声喝道娘子,你们还不快走,回去好好照顾子女。

他两位夫人兀自迟疑,各提刀剑,不知该当上前夹击,还是夺路逃生?傻根身形一晃,已抢到了袁玉背后,史坦一声大喝,钢叉挥出,上前截拦。

傻根身子一缩,从袁玉身旁滑了过去,轻轻一掌,在她肩头一推,袁玉站立不稳,身子后仰,便向钢叉上撞去。

史坦大惊,急收钢叉,总算他在这叉上下了数十年苦功,在间不容发之际硬生生收回,才没在小老婆背心插出三个窟窿。

傻根一招得手,心想用这法子斗他,倒也绝妙,不待那年老女人薄刀劈出,矮身一转,窜到其身旁,左手抓住了她后颈,抓其右腕一带,柳叶刀猛刺站立未稳的袁玉。

那袁玉惊魂未定,慌乱中见尖刀刺来,想躲已然来不及,只尖声大叫,史坦眼见情势危险,急使钢叉压落,猛砸易珍珠的柳叶刀,期待把夫人的刀打掉。

    傻根待鱼叉将至,突然一推易珍珠后背,易氏猛然冲前,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史坦便反应再快,铜叉也来不及收回,喀的一声轻响,铜叉把易珍珠的右臂骨砸断,尖利惨叫声中夹杂着薄刀落地的声音。

史坦又惊又怒又心痛,自下向上操起铜叉,攻敌下盘。

傻根叫道来得好!身子一晃,抢到袁玉身侧,抓着她手臂拉过,以身子去抵挡叉刺。

如此数招一过,袁玉变成了傻根手中的一件兵器,逼得史坦连连急收怒招。

傻根待他退开,扯着袁玉跳到易珍珠身前,提剑便刺,那易珍珠虽会武功,但多年来养尊处优,已不知多久没有动过手,此刻手臂突断,痛得她神智昏乱,竟然不知躲闪。

    史坦一见,连忙纵上从后刺傻根背心,攻其不得不防,傻根背后如生眼睛,待铜叉离体数分时猛然往左跃开,史坦大惊,敌人闪开后,叉前就是小老婆和大老婆!开始时他见傻根不躲不闪,挥叉时用尽全力,欲将之一击致命,焉知风云突变,狡猾的敌人在最后一刻躲开!这时收叉已然来不及,只得将叉头微微调下,叉身转动半圈,嗤嗤两下声响,铜叉的一条叉枝从后刺入袁玉大腿,穿透后余势未尽,再刺入前面易珍珠的膝盖,两名女子齐声惨呼,双双倒地。

    史坦一心相救老婆,却反而伤了她们,不救吧,又怎能忍心看着夫人死在跟前?铜叉插入两位夫人腿中,拔不是,不拔更不是,史坦心力交瘁,痛心不已,突然啊的一声长叫,后退开三步,将铜叉拔出后往地下一掷,当的一声巨响,铜叉插入地板,黑着面惨然不语。

    傻根厉声喝道史坦,你便有爱妻之心,人家妻子却又怎地?史坦微微一愕,随即强悍之气又盛,大声说道史某横行闽南,做到飞虎派掌门,生平杀人无算。

我这两位夫人手下也杀伤过十数条人命,怎么说也不亏,今日死在你手里,又算得了什么?你还不动手,啰哩啰唆的干么?傻根喝道你自己了断便是,不用小爷多费手脚。

史坦拾起铜叉,哈哈一笑,回转叉端,便往自己胸口刺去。

大小夫人虽然痛得倒在地下,见到这一幕,齐声叫道老爷!    突然间银光闪动,一条柄长剑从旁伸出,挡住铜叉,往外一挑一拨。

史坦力大如牛,硬功了得,这一挑竟没脱手,但回刺之势的准头,却也偏了,从手臂擦过。

这挥剑拨叉的是一名年轻俊俏少妇,傻根认得她,正是日间那个靓绝皇城汴梁的轿中女子。

没想到她也围坐席上,傻根当时眼光只顾落在史坦身上,竟然没留意到她的存在。

    少妇叫道舅舅,你不要冲动。

史坦长叹一口道冰儿,你舅舅不但是罪有应得,更不是人家对手,冲不冲动,轮得到自己作主吗?那叫冰儿的少妇道人家想杀你,却未必能如愿。

转身对傻根长剑一摆,叱道奸贼,天子脚下,岂由得你肆意妄为,横杀无辜。

傻根暗道原来史纣王竟然在京中有皇亲国戚,怪不得能活得如此恰意潇洒。

嘿嘿冷笑两声道杀人偿命,谁人都没有异议,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问问他,我有没有滥杀,他是不是无辜?    冰儿少妇道就算我舅舅有罪,自有国法惩治,那轮到你来多管闲事。

傻根哈哈一笑天下不平之事,人人能管,你们官官相卫,等国法来治,只怕他两只脚都踏入黄土也不来治。

少妇冰儿望着傻根一双眼睛,冷冷道说得似乎很是大义凛然,可惜你没有能力管,也不配管。

傻根大喝一声道有没有能力管,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史纣王,你不肯自行了断,那便由我来帮你一把好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