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294章 妙计

逆刀风云:第294章 妙计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当机立断,横刀连斩少妇,反身挑刺史坦,逼开二人后,突然往窗口窜去,翻身出窗,一眨眼间背影便即消失,围追官兵大呼小叫,兵分两路,一路追傻根而去,一路涌进酒楼大堂。

    领队的小头目闯将进来,大声喝道是谁在打架斗殴,给老子站出来。

话音刚落,忽然看见少妇手挺长剑站在当场,怔了一怔,连忙走上前,躬身行礼,道杨夫人,属于来迟,罪该万死。

夫人可有伤着?小的立即给您叫大夫。

    杜发在一旁瞧着,心中暗想原来这美妇是杨家的夫人,不知是那个杨家?身手真是不错,我便不是她的对手。

杨夫人摇摇头,扔下长剑,问舅舅,你伤得怎么样?史坦脸庞被逆刀斩了一下,创口从左眉至下颌,深达两寸,皮肉外翻,鲜血淋漓,流得满身都是,神情甚是可怖。

他却满不在乎,往脸上擦了一把,伸到面前看一看,骂道让臭小子逃了,可恶!让我抓到了拆他皮煎他骨,才能解我心头之恨!杨夫人突然提高气调道舅舅,都险些儿丢了性命,你还不收敛一点,倘若那杀手坚持多一会,咱们能挡得住吗?史坦见她脸色转冰冷,虽是身为舅舅,却也不敢多说,悻悻道量他也没这个胆量。

    史坦两位夫人大腿被铜叉刺穿,失血过多相继晕死过去,最后只大老婆易珍珠救活了过来。

    等得斗殴的众人散去,杜发踱到掌柜台前结账,问道老板,那个杨夫人气场那么大,是谁啊?那掌柜见他没有趁乱逃单,很是感动,说道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哪!客官是外地来的吧,连杨夫人的名头都没听说过,她啊,是京城百万禁军总都督杨惊鸿杨都督的儿媳妇,当朝宰相韩琦的四千金韩冰冰,不但年轻漂亮,冠绝汴梁,武功更是出神入化,你瞧就连那蒙面刺客也不是她对手。

杜发道喔,怪不得,怪不得。

原来这位杨夫人出身这等富贵,怪不得连个抬轿的仆人也嚣张无比,刚才看她神情,似乎对这个舅舅很有意见,连大小舅母受伤都无动于衷,只在最后一刻才出手相救其性命。

掌柜道也不知那来的刺客,胆大包天,这下生意又要受影响咯。

杜发问道她舅舅是谁啊?那个刺客与他好像有杀身之仇。

掌柜道我也不知道她舅舅是谁,听口音不是本地人氏。

    傻根武功了得,料想更多的官兵为难不了他,不必担心,趁着自己还未暴露,何不跟在他们身后,帮傻根探知那史纣王的落脚处?打定主意,杜发即时出门跟在韩冰冰等人身后,最终众人束拥着进入一座大宅邸,杜发装成路人缓缓走近,借着门口的两只大灯笼,看清铜钉大门的门楣上写着韩氏府邸四个大字,左右瞧瞧,转身返回客店。

    严承德已在客店里等待,见杜发回来,连忙关上房门,细声问他钟大人在那,有没有得手,杜发将实情相告,让他帮忙打探韩琦及杨惊鸿的底细,严承德抽了一口凉气,韩杨两人都是朝中大员,权势熏天,韩琦身为当朝宰相,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杨惊鸿更加了不得,手握兵权,朝中人人惧服,又两家联姻,势力更是庞大,钟大人的仇家,竟然是宰相韩琦的小舅子,要报这个仇,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便道黄大人,你俩都是大理寺的人,那史纣王既然犯法杀了人,何不交予官府让吴大人或包大人审判,相信吴包两位大人定会秉公办理,还钟大人一个公道。

杜发道官府那里会管江湖上的仇杀,就算管,你想吴大人和包大人相信他们还是我们?严承德道黄大人,我听说开封府包大人铁面无私,不畏权贵,断案如神,有青天大人的称号,去他那里击鼓呜冤,成数不能说没有,总好过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以卵击石。

    开封府包拯清正廉明,海内外皆知,向他申诉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杜发点点头道这事咱们都作不了主,等钟大人回来再商议。

可一晚过去,直至天亮也来见傻根回来,杜发有些担心,便叫严承德回去打探消息,自己则去开封第一楼、杨府、韩府外头遛转,寄望探听到什么消息。

    再说傻根从酒楼窗口跳出,一路往西逃窜,不一会儿摆脱追兵,钻入一条窄巷,除下蒙布,暗忖那女子好诈,险些儿着了她的道儿,当真是人不可貌相,谁能想到她一个娇滴滴的少妇,剑术心计竟然如此了得。

想了一会,突然记起她刺向自己大腿的一剑似曾相识,咦,这一剑式在那里见过呢,在那里见过呢?苦思多时,脑子愈来愈混乱,最后空白一片,那一剑刺来,他以刀作剑,自然而然正要侧退还刺其左臂,可在刹那间钢针射至,逼得他不得不挥刀挡格,好险,幸好那贱人不是刺我咽喉时发针,不然这时只怕已命丧当场。

    傻根后怕不已,寻思史坦,史稳,还有那叫冰儿的贱妇,尽皆大富大贵,环环相扣,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他们的至亲好友,财富武功也必定属上乘,此次丧失机会,再杀史纣王,那可就难了。

唉,想那么多作甚,上天自有安排,杀得了他最好,杀不了,是他气数未尽,时机未到。

    不知过了多久,傻根从沉思中回过神,看看四周,漆黑寂静一片,担心回客店被人盯上连累发哥,心想今晚便不回去,于是随便找了一个背风的凹处,蜷着身子睡觉,睡梦之中,贱妇那一剑不停刺出,把自己大腿刺得千疮百孔,又心急又心伤,最终一惊而醒,伸手摸腿,幸好只一个创口,再摸额头脖子,湿了一片,不禁懊恼,这是怎么了,为何对这一剑耿耿于怀?是她狡诈发射暗器干扰我,别说我躲不开,便是李照那样的高手,也未必能反应过来。

抬头望月,清冷如霜,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啊,对了对了,李都督派来追杀我们的程子朋,他曾经使出过这一剑,一模一样,方位、手法、速度都相似,难怪我总是觉得眼熟!哈哈,原来如此,还累得我想上一晚。

想通了这一层,傻根再度入睡,稳稳当当睡到天亮。

    睡醒后,他伸伸懒腰,寻思史坦王八蛋理亏在先,那个贱人似乎对他舅舅有点不喜,家丑不便外扬,估计他们不会大张旗鼓地来追捕我,此刻回去怕是不惧。

当下于汴河边洗脸,整理仪容仪表,对河一照,手中大金戒指闪闪发光,十足一个富贵人家的纨绔子弟    抬头望向远处,只见一河两岸人口稠密,商船云集。

汴河是北宋时期,国家重要的漕运交通枢纽、商业交通要道,河里船只来来往往,首尾相接,或纤夫牵拉,或船夫摇橹,有的满载货物,逆流而上,有的靠岸停泊,正紧张地卸货。

    傻根顺河而游,慢慢步行至汴河上一座规模宏大的木质拱桥,拱桥结构精巧,形式优美,宛如飞虹,故名虹桥。

这时有一只大船正待过桥。

船夫们有用竹竿撑的有用长竿钩住桥梁的有用麻绳挽住船的还有几人忙着放下桅杆,以便船只通过,船里船外都在为此船过桥而忙碌着。

桥上的人,包括傻根,都伸头探脑地在为过船的紧张情景捏了一把汗。

    桥下是名闻遐迩的虹桥码头区,桥头布遍刀剪摊、饮食摊和各种杂货摊。

傻根在两个小摊上流连,想买一把折扇,两个小贩招争相招呼,一个说自己的折扇是象牙做的,别一个则说自家扇上的山水画是名家所作,珍贵无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