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择天记小说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303章 变身

逆刀风云:第303章 变身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七叔问为什么?

    傻根指了指同禄,道我无意间弄了一下笛子,便要给他打二十棍子,再吹一次,估计要给他打得连床也下不了。七叔呵呵一笑道你放心,同禄跟你开玩笑,请不要当真。

    傻根道我还是不想吹。同安道小伙,七叔叫你吹就吹,不必顾虑。傻根嘿嘿一笑道不想吹,不是因为顾虑什么。

    七叔问那是为什么?

    傻根道没了雅兴。

    七叔哦了一声道那要怎样才有雅兴?傻根道你们都退下去罢,看着你们三个,我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来。同禄怒道小子你才刚说得三个字,啪的一声脆响,七叔以快捷无伦的手法打了他一记耳光,骂道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同禄这一掌挨得突然,牙齿险些被打下来,摸着肿起半边的脸庞,含糊不清道是,是!七叔道好,我们退下,请公子再为我们演奏数曲。一挥手,领着同禄同安一同出了花园。

    傻根不禁有些愕然,自己刚才吹奏得并不好,不知为何七叔想再听听,若单纯是欣赏目的,自己似乎还达不到那个层次,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吹奏几首曲子又不会死,当下拿起竹笛,又吹奏一遍《梅花落》,这时,笛声已少了激越杀伐之气,奏完一曲,意犹未尽,又奏一曲《广陵散》。

    嵇康因反对司马氏专政遭害,临刑前曾从容弹奏《广陵散》以寄托情怀。故老相传,嵇康之后无广陵,又民间有另一说法,此曲原是东汉末年流行于广陵地区(即今安徽寿县境内)的民间乐曲。曾用琴、筝、笙、筑等乐器演奏,嵇康之后的广陵散绝响,乃指琴曲而言,但筝、笙、筑等乐器的曲谱却仍有流传,随后更演化出笛谱、琵琶谱等。

    据东汉蔡邕所著《琴操》中所载。战国时期韩国人聂政,其父为韩王铸剑误期而被杀。为报父仇,上泰山刻苦学琴十年之后,漆身吞炭,改变音容,返回韩国,在离宫不远处弹琴,高超的琴艺使行人止步,牛马停蹄。韩王得悉后,召进宫内演奏,聂政趁其不备,从琴腹抽出匕首刺死韩王,为免连累母亲,便毁容自尽。

    笛声萧萧,时而低沉呜咽,时而高亢尖锐,如诉如泣,聂政杀韩王报父仇的悲壮情怀,无不在听者心头萦绕。

    一曲方休,一曲又起。

    这一曲曲调悠扬流畅,旋律起而又伏,绵延不断。

    笛音入耳,各人眼前频现雁群在天空盘旋顾盼的情景。

    严寒深冬,冰封千里。

    然笛声悠悠,府中众人无不有一种清秋寥落之意,鸿雁飞鸣之意,更有人胸生高远之志,秋高气爽、风静沙平,云程万里,天际飞鸣,鸿鹄远志,雄士心胸。

    鸿雁回翔瞻顾,上下颉颃,翔而后集,惊而复起。

    既落则沙平水远,意适心闲,朋侣无猜,雌雄有叙。

    《落雁平沙》一曲甫毕,听者心中无不发出世事险恶、不如雁性的感慨。

    傻根奏完三曲,胸中闷气已散尽,放下竹笛长啸一声,心中打定主意,去跟三小姐坦明一切,快步走出花园小门。

    冰园外,不知什么时候众人云集,肃立无声。

    傻根陡见,不禁吓了一大跳,见得人人眼光聚集,心下更生不详之感。难道吹奏了此地大少爷的笛子,引得他们过来和我拼命?可仔细一看,围者厨子、伙夫、马夫、下人、护院、丫鬟、账房、先生、兵差、武夫、壮汉、老头、姑婆、儿童,各色人等,应有尽有,燕瘦环肥,不一而道。

    傻根呆在当场,茫然无措,一人目光与众人目光触碰,欲返身回园,却又能去得那里?

    突然人群中一青年奔出,叫道大少爷,大少爷,你回来啦!扑身抱来。傻根暗叫不妙,闪身避开。那青年扑了个空,一个踉跄险些儿摔倒,回过头来,满脸差愕之色,叫道大少爷,大少爷,你不认得小虎子了么?

    大少爷,他叫我大少爷!难道我是杨府的大少爷,他们把竹笛放在石桌上,不让外人触碰,就是为了等大少爷回来吹奏?

    傻根心底隐隐有种感觉,从听到开封当地人说话的那一刻起,他便觉得亲切,后来严承德再提起口音的事,他当时就认定自己是开封人氏。

    毫无头绪之时,他强烈渴望找回自己,可稍有眉目之后,却害怕退缩了。不知从何时起,他突然害怕回到从前的生活之中,害怕面对从前的人和事,他不知自己以前到底发生什么巨大变故,导致变傻成丐,可以想像,那巨大变故必然十分的刺激神经,当时承受不起,现在也一样承受不起,他不想回到从前,也害怕回到从前。江湖中浪荡飘迹,虽是在刀尖剑刃上打滚,随时有生命危险,但却快意恩仇,无拘无束,自由散漫,是的,他宁愿过这种生活。

    早上,他明明可以向包大人、展昭问清详情,可他没有,他不是不敢,而是不想。可能,傻根还没作好回归心理准备,又或者,又或者没有或者。

    面对守在冰园出口的众人,面对就在跟前的小虎子,傻根退缩了,他不愿和众人当面探查一个清楚,转身奔回冰园内。小虎子叫道大少爷,大少爷!拔步追进园内,七叔、同安、同禄等人也大叫着追将进去

    脚印一路延伸至围墙下,有人爬墙追将出去,有人绕回出口转出去。七叔对同安道快去通知老爷和大夫人,就说大少爷回来了。同安道是,是。七叔交待完,飞身越过墙头,顺着雪地上的脚印追将下去。那行脚印向着西面的侧门而去,到得一间小屋前,脚印杂驳,再也难分清楚谁是谁的。

    七叔推开小屋房门,里头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妇正自捧胸咳嗽,别无旁人,掉头再找时,杨玲也已奔至,远远叫道七叔,七叔,我大哥回来了么,他在那?七叔停下脚步,道三小姐,你刚才听到笛声没有,那曲子意境神韵,只有大少爷能奏得出来。杨玲奔至,道我适才出去了一下子,刚回来便听得人人在说大少爷回来,他现在那里?七叔道他不愿相认咱们,一路奔跑,至这儿便失去了他的脚印。

    大哥为什么不愿意认咱们?

    我不知道,大少爷好像觉得很突然,很意外。

    你见过他没有,确定是他么?

    七叔点点头,道我见过他,身材高了不少,穿着破破烂烂,脸容相貌变化很大,但他说话的神情和语气,以及双眸里透出的倨傲光芒,神韵神态都似大少爷,当时我不敢确定,后来他连奏《梅花落》《广陵散》《落雁平沙》三曲,初听曲子中的音调,我便确定是大少爷无疑,不但我,后花园中所有的人,都被笛曲吸引至冰园。

    这时小虎子等人也追至,大声叫道大少爷,大少爷。杨玲问小虎子,你见到了我大哥?小虎子气喘吁吁道大少爷相貌变化很大,可是他吹奏《梅花落》的神韵,我一辈子也不认错,没有人能奏得他那样深情专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