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304章 疾病

逆刀风云:第304章 疾病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杨玲吃了一惊皓俊哥看起来很正常啊,哪像有病的样子,硬说有病的话,那也是身体有伤,也都可以治疗,只要多休息,那便不成大问题。

    身体的病还好说,也不是什么重症,就只是爱梦游而已,一梦游就谁都不认识,不过只骂人打人动刀子而已,也没出人命,几个亲人伤在他手下,都是断足、折胳膊、头破鼻肿这等小伤,没多大的事,不过他爸啊,就是咳咳不说了,怕吓着你,最近他发作愈来愈频繁,得了这种怪病,如还有女子愿意跟他,那也只是徒害了别人而已。幸好皓俊也有自知之明,从来不接受女子的爱意,免得伤害了她们。

    杨玲脸上露出不相信的神色,道梦游症会乱打人么?

    是啊,一进入梦游状态,他便爹妈都不认识,连我也时常挨揍,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杨玲惊道连你也打?伯母你不要担心,金大夫医术高明,一定可以治好皓俊哥的病,就算金大夫治不好,皇宫里的御医什么疑难杂症没有碰见过?他们总会有办法治好的。

    傻根看了她一眼,道我母子俩人的病情一个比一个重,一个比一个危险,三小姐,你还不死心吗?杨玲又羞又急道伯母你说什么嘛,我对皓俊哥又没有那个什么,人家干嘛要死心。

    傻根心想,不出杀手锏你不会死心,当下长叹一声道刚刚老身说过,我儿身子上疾病倒也罢了,最要紧的是他心理上的疾病令人难以接受。杨玲眼中射出了惧意,抓着他的手,紧张地问他钟皓俊有什么心理问题。

    小手温暖柔软,阵阵幽香传入鼻中,傻根不禁有些迷惘,看着杨玲的紧张神情,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本来有年轻漂亮的姑娘喜欢,该是十分开心才对,可眼下他不但笑不出,反还有一种忧虑与愧疚感觉,自己实在不应该玩弄她的感情,本来他扮作钟母过来杨府,只不过是想作弄一下她,那知她对钟皓俊,也即是自己,已然是情深一片。

    傻根双眼注视杨玲,缓缓道我儿皓俊,他喜欢男子。

    此话不谛于晴天霹雳,把杨玲劈得一愣一愣的,睁大一双明眸,眼中全是怀疑、害怕、失望之色。眼珠四周,泪水充盈,闪着晶莹的光芒。

    傻根心想,发哥已有睛柔小姐,实不该再去欺骗别个小姑娘的感情,至于伯父伯母,要凭咱们的真本事去救,决不可以此为借口而滥情,得把他也拉下水,轻轻说道三小姐,老身实不相瞒,今早你们在客店见到的那个黄少黄公子,他他其实就是我儿的相好。

    杨玲又是一呆,脸色急变,终于忍不住失声哭道那个小白脸是他的相好?傻根见得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下如绞一般痛,点点头道是,这本来是贻羞万年的家门丑事,但为了你的好,老身不得不说出来。

    一粒粒的挂线泪珠滑过脸庞,掉落雪上,不一会儿结成颗颗冰珠,闪着动人的光芒。

    哇!杨玲站起身,哭着跑了开去。

    傻根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树后,心底暗暗叹道,长痛不如短痛,你现在陷溺未深,过几天便会忘记得干干净净。

    站起身,拍拍身上的雪屑,往西院侧门而行。经过小屋时,福伯冲出来,一把拉着他,一半怒气一半责怪,说道大娘,你又跑去那了,不是叫你呆在屋里等金大夫么,刚才金大夫等得不耐烦又走,唉呀我的大娘啊,你别到处乱走可不可以!你这样不是搞死我么。傻根虽没有心情,但戏还要演下去,道老身想念儿子,因此就出屋寻他去了。

    福伯问那你找到没有,傻根摇摇头,福伯又是摇头,又是叹气,说你俩母子真是太奇怪,从来未在一起出现过,不是你不失去踪影,便是他不知去了那里。傻根道福伯,老身刚刚已和小姐说了,我的病你不须再操心,我先行离去。说完转身离开,只留下福伯一人目瞪口呆站在小屋前。

    回到牡丹客店,傻根心头烦闷,叫来酒菜,自斟自饮,没想到一次恶作剧,竟然引出如此多的未知事件,耳际萦绕着中年妇人的悲恸哭声、杨玲的伤心哭声,挥之不去。

    傻根心头有无尽的烦恼,喝不了多少便醉去,倒在床上蒙头大睡,睡梦之中,一个个的疑问转而复始在他心间盘旋来回我到底是不是杨家大少爷?同安同禄七叔都未能从相貌上辨认出我来,可杨府一大家子,都被自己所奏笛曲所吸引,由此认为我便是杨家大少爷杨天意,我真是杨天意吗,我真是杨天意吗?杨天意是个怎样的人,他又因为什么而离开?我该不该回去跟他们对质,可是我记忆一片空白,连母亲、妹妹都不识得,他们说我是杨天意,我却拿什么来跟他们辩驳?

    傻根越睡越头痛,最后一下子扎醒,看窗外,天色已晚,发哥这家伙,该不是乐不思蜀罢,这个时候还不回来?

    二更时分,杜发终于带了一大包物品回来,傻根笑着问舍得回来了吗?杜发一脸疲惫不堪之色,有力无气,说道累死我了,累死我也。原来杜发陪岳一菲、龙丽春二人登塔赏雪,随后去江南山庄游玩,吃完饭后又逛夜市,杜发充当仆从,随着她们一路买买买,提提提,没得停歇,手里拿的东西愈来愈多,愈来愈重,累的他双腿软如面条,直呼比打一场大架还要累,比广州到开封的征途更累。

    傻根笑道发哥,要不然你以为齐人之福是这么好享的么,没一定的耐力与持久力,如何驾驭得了二女?杜发骂道你思想真的是龌龊,这是那跟那,离齐人之福可还有十万八千里呢,对了,你杨三小姐那里有什么进展?傻根斟了两杯酒,一杯给杜发,一杯给自己,说道发哥,我对你不起,自罚三杯。说完一口喝干,随后又倒两杯,皆是一口焖,杜发奇道你有什么对不起我?

    傻根幽幽叹一口气,道你听了不准动手打人,也不准开口骂人。杜发笑着答应了。傻根几次三番确定杜发不会动手打人,这才把下午之事先说本本讲述出来,口听得杜发又气又怒,又是惊讶。过好一会儿才道傻根,真有你的,我杜发竟然成了你的老相好!二十多年光辉高大的形象被你一句话破坏得彻彻底底,今天的劳累与付出,纯是白白浪费。傻根道发哥,你别怨恨,我也是为你好,目下你与她们接触尚浅,说抽身就抽身,潇洒自如,若是将来如胶似漆之际,晴柔小姐和岳小姐龙小姐,你选那一个放弃那一个都艰难得很哪,难不成你还真能一并揽入怀中?

    傻根推开众人,走到最前端,看得那妇人眼角鱼尾纹深深,泪痕纵脸,傻根看着看着,妇人哭得这么悲切,心中一点点软化,就算她不是我妈妈,由人及己,我妈妈不见了我,也一定如她哭得悲戚,无论如何都该上去劝劝她,刚踏出左脚,突然左手被一只柔软小手拉住,回头一看,原来是三小姐杨玲,只听她低声道你怎么在这里,福伯和你儿子正到处找你呢,快跟我来。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傻根收回心念,随着她一块儿出冰园,握着自己的小手温暖滑溜,傻根不禁心下一阵迷茫,只听她道伯母,皓俊哥来找你了,你见着他没有?

    傻根耳中听着杨夫人悲戚哭声,手心温暖感觉一阵阵传来,猛然间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可这不妥之处来自那里,那里不妥,却一下子没能细究出来,这时听她叫钟皓俊为皓俊哥,心头猛地一沉,这杨家的三小姐,怕是已对钟皓俊生了情愫,她把钟母接来治病,难道不正是因为喜欢他的缘故么?

    刚开始,傻根没觉得这杨家三小姐喜欢钟皓俊有什么问题,但眼下,先抛开不知身处何方的范翠翠不说,自己有可能是杨家大少爷,那么便是三小姐杨玲的亲哥,兄妹怎能相爱?这个时候,实是不能再相欺下去。

    想到此处,他缩开手,问道三小姐,这位夫人不是你母亲么,怎地不去劝劝她?杨玲等走出冰园,这才小声道伯母,大夫人不是我亲妈,大夫人是我天意哥的妈妈。傻根哦了一声道那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大娘。杨玲道伯母,你是皓俊哥的母亲,我才跟你说,你可别传出去哦。傻根道这当然,三小姐你说罢。

    大娘以前总是爱欺悔我娘儿俩,妈妈吃过她不少苦头,我们之间关系并不是很好,我就很怕她,见了她连话也不敢多说一句。

    哦,那你的天意哥欺负过你吗?你怕不怕他?

    天意哥倒没欺负我,但他心高气傲,功夫远远抛离我们,我俩很少能玩在一块儿,见了面话也说得不多,而且他一直当我是小孩子。

    那你还是有些怕他咯。

    怕是肯定有些怕,呃,其实也不能说是怕,天意哥天资聪颖,潜心于武学当中,很少抽时间跟我们弟妹玩耍,我们做小的,那敢去打搅他呀。

    傻根想了一会道那么你想不想大少爷回来?

    杨玲道不说这些了,伯母,眼下先让金大夫给你诊断,用药治好你的肺痨。傻根道我的老病灶治不好的,唉,三小姐,肺痨病会传染的,你不害怕吗?杨玲道皓俊哥天天服侍你也没给传染,难道我跟你说一会儿话就传染上?就算传染了,金大夫也会把我们治好的。雪白的小脸一片红晕掠过,更增秀丽。

    傻根心中又是一热,这姑娘对钟皓俊已是一片深情,趁着现下用情未深,该早点跟她明说,要不然她陷溺难拔,悔之晚矣。当下道三小姐,老身的病先不忙着诊治,我有事要跟你说。杨玲道伯母,先找到皓俊哥再说好不好。傻根道咱们俩个儿说话,掺上他干嘛?杨玲一听,羞色再现。两人不知不觉来到练武场上,在石凳上坐下,傻根咳了数声,提着噪子道三小姐,咱们接着刚才的问题,你希望你的大哥回来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