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305章 关注

逆刀风云:第305章 关注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岳一菲细声道他他有了反应。说完把头埋下,不敢看向杜发,任最为大胆的她,说这一句话时,也羞得抬不起头来。

    众人的眼光陡地射向杜发。

    杜发一向磊落,这时却也禁不住大窘,嗫嚅道这这这算什么,关我什么事,不关我事啊,又不是我所能控制。傻根盯着杜发,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梁莹似懂非懂,问黄公子,你有了反应?

    杜发向傻根求救,傻根撇了撇嘴,回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是不是被一菲姐的深情感动了?忍不住动心?

    杜发道是的,是的,噢噢,不是,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梁莹道不是心动了么,那是那里动了?

    杜发怔住,想想他说的确实有那么几分道理,便不再追究。https:

    第二日凌晨过去无久,适逢早朝,包拯三更起床,梳洗后赶至皇宫外,于待漏院等待宫门开启,待漏院前灯火人物,卖肝夹、粉粥所在不少,来往喧杂。包拯于一摊位前遇见同上早朝的杨惊鸿,包拯拉着他入了待漏院一角,低声道杨总都督,老包跟你说个事,昨日府衙中,来了两个青年人求我关注一件案子。杨惊鸿问是什么案件,包拯把昨日的事说了,杨惊鸿道广州杜为的事,李照李都督已然向我禀报过,杜为胆大包天意图谋不轨,好在李都督明察秋毫,防范于未然,不然事件一生,两地不知多少人要掉脑袋。

    包拯一改往日严肃神情,呵呵一笑道杨大人,两个青年人为什么前来找我?他们便是害怕京中主审及各级官员偏听致暗,他们相信老包为人,求我及朝中各级官员听一听他们的说法,以求兼听致明。案件内情到底是怎么样,老包不清楚,但他们既然敢北闯京城,以个人绵薄之力对抗京中的大员及地方主使,我相信其中定有冤情,杨总都督,李都督是你的下属,实情你比我了解得多。

    杨惊鸿点点头,道包大人说得不错,此案牵连甚广,其中必有许多冤屈,但杜为造反、行刺皇上的图谋人证物证俱在,其案情基调主旨却是确定无疑。包拯凝望他一会,说道惊鸿兄,我想此案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简单,其实就本桩案子而言,如果你愿意去求证,就会发现它十分简单明了。总之,包黑今日所说,是希望惊鸿老弟你与此案划清界线,不要牵连其中。杨惊鸿心中一震,道多谢包大人的劝诫忠告,惊鸿必会谨记在心。

    包拯道惊鸿老弟是聪明人,也不用包黑我多说。听说十日前,你亲家稚圭府上出了命案,却不知进展怎样了?杨惊鸿道小贼入屋行窃,行踪暴露而杀人灭口,惊鸿已派人严加追查搜捕,相信很快就水落石出,还死者一个公道。包拯道包黑听说死者是韩相小舅子史坦史氏夫妇,据展昭所讲,史坦乃福建崇安县豪强、飞虎门的掌门,夫妇俩武功甚是高强,半年前才举家投靠姐夫,什么小贼武功这等高明,竟然能一举击杀掌门夫妇,并且没有惊动韩府旁人?

    杨惊鸿心中一惊暗道包黑子今日跟我说的事,件件皆含深意,他到底有何意图?说道噢,死者原来大有来头,惊鸿竟然不知道,实在惭愧之极,待退朝后,得向包大人好好讨教一番。包拯道讨教不敢说,只是老包遇案无数,大多案件,只要稍知思考,便能判断其中关键所在,确定主攻方向罢。

    杨惊鸿道包大人断案如神,惊鸿佩服已极,宫门已开,该上朝去了。包拯拉着他,把头探到他耳边,低声道惊鸿老弟先别急,昨日来府衙的两个青年人,其中一个极似你失踪多年的大公子天意侄儿。

    杨惊鸿脸色大变,全身顿时微微颤抖,昨日下午之事,夫人下人早已向他禀报过,为此一晚无眠,见过吹笛青年的人,从相貌上皆不敢确认便是大少爷,但闻其笛声曲意,皆敢下断言。包拯目光锐利,过目不忘,阅人无数,他既这么说,自是有八成把握,当下即道包大人,惊鸿愿闻其详,不胜感激。包拯道退朝后再议罢。

    朝上,包拯当着宋仁宗赵祯及文武百官之面,把昨日两青年求助之事讲述,殿内众人闻之皆惊,纷纷议论,包拯将杜发的陈情纸转交皇上,宋仁宗看后惊诧更加,说道还有此事,造反及行刺乃是重大罪行,怎地官家竟无一点听闻?难道有人想欺上瞒下?大理寺卿吴文泰大惊失色,立即站上一步道启禀皇上,本案由臣审理,因事实不清,存在诸多疑点,为此臣欲查明案情后才向圣上禀报。宋仁宗问那么现下查得怎么样?

    吴文泰不知纸笺内容,心想那两人找包黑子而非找我,那自是信我不过,广州知府刘明亮不敢审理此案,观其信件,乃有不愿得罪李照之意,如案子简单明了,他又何必推给我审,定然其中有重大内情。便道禀报圣上,此案事关重大,牵涉甚广,其中尚有许多不清楚之处,臣未敢擅下决论,待臣厘清事件脉络,内理关连,再向圣上稟告。宋仁宗道好罢,吴爱卿谨记,审理此案时既不能放过一个反贼,亦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吴文泰道微臣谨记圣上教导,绝不辜负圣上期待。

    宋仁宗道众卿家,本案主犯杜为之子杜发,为求其父母得公平公正审判,特求助我朝文武百官多加监督,以防独断,你们退朝后便多多留意此案罢。朝上众官员齐声道圣上英明,臣等一定不负圣望。

    退朝后,吴文泰急急找到包拯,了解事情经过,包拯道吴大人,老包在朝上所说便是昨日之全部,此案乃吴大人管辖,老包本不宜插足,但二人勇气可嘉,既然求助于我,那老包只好不负所托,望你不要见怪。吴文泰道包大人言重,下官怎敢见怪,我正为此案而头痛,觉得无处下手,还正想求教包大人呢,请不吝指点。

    包拯点点头道吴大人,此案并不复杂,只须秉公执法,那便无甚头痛之处。这时杨惊鸿拉了包拯的手便走,道吴大人,我有要事找包大人聊聊,案子的事,你们稍迟坐下再详谈不迟。包拯走了几步,回过头道吴大人,此案的关键在李照,你回去大理寺跟他详谈,必会有所斩获。吴文泰躬身道多谢包大人指点!

    杨惊鸿将包拯请至都统府,把昨天下午之事告之,并把七叔、同安、同禄叫来,与之一相印正,确定包拯早上所见的青年,便是下午于冰园奏笛之人。包拯站起,在屋内来回踱步,道杨老弟,那人是令郎无疑,只是他似乎失去记忆,想不起往昔之事。杨惊鸿道包大人,那么他回府只是个意外,并不是特意而为之?

    包拯道要是我推测得不错,令郎天意回家,只是凑巧而已,至于是谁带他回来,你得好好查查,顺藤摸瓜,定可将他找回来。

    杨惊鸿吩咐二弟杨惊涛去查明此事,最后查到福伯身上,福伯无法隐瞒,只好将三小姐杨玲带人回来救治的事说将出来,事情到此真相大白,杨惊鸿道快把玲儿叫来。过一会儿,丫鬟回命,小姐早上外出未回。

    杨惊鸿道好,你们先退下,小姐回来立即和我说。

    牡丹客店,一片大乱。

    杨玲、岳一菲、龙丽春、梁莹四女堵在房间门口,不让傻根、杜发出去,非要他们给个说法。傻根和杜发坐在房间内,面面相觑,一句话也说不出。岳一菲走到杜发面前,怒气冲冲道黄少,你说,你跟我老实说,你是不是钟皓俊的相好?杜发眼瞧着傻根,脸上有一股似笑非笑的神情,既无奈又无助。

    你说啊,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好好的女子不喜欢,偏去喜欢一个臭男人?

    龙丽春也走了上来,她气得脸色红扑扑,一双杏眼睁得圆圆,你这样做,怎对得起你的父母,怎对得起一菲和我?声音中大有一股恨铁不成钢之意。

    杜发苦笑着微微摇头,没有开口说话。

    岳一菲两眼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突然扬手打了杜发一记耳光,再也忍奈不住,泪水如如断了线的珍珠落下,哭道你说,你跟我说,你可以离开他,离开他。杜发脸上挨了一记耳光,却没觉得痛,怔怔看着眼前的泪人儿,他想不明白,她和自己只认识了一天,用情能深到那里,至于动手吗?

    龙丽春抬起手,在他另一边脸上刮了一巴,道你不会喜欢男人的,你怎么会喜欢男人,黄少,你英俊潇洒,言谈脱俗,举止雄刚,没一点娘娘气,是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男人,有无数的少女喜欢你,有必要去喜欢男人吗,你为什么这么作贱自己啊!

    那边厢,杨玲盯着傻根看,一言不发,傻根没敢看向她,双眼只瞧着窗外。小姑娘梁莹走上前,轻声道钟皓俊,你母亲呢?她说的那番话是假的,对不对?你们有什么苦衷?不妨跟我们说罢,我们四人一定会想办法替你解决,肺痨与梦游症都不是事儿。傻根道梁姑娘,疾病都是其次,最要紧的是我喜欢男人,对女子提不起兴趣。梁莹道钟皓俊,你可以骗得了杨玲姐,却骗不了我,是人是鬼,我只看一眼就能分辨得出。傻根向她瞧了一眼,淡淡地道那么我是人是鬼?梁莹道你是只鬼,你是只善于偷心,善于说谎的无情鬼。傻根道你都说我是无情鬼,还有什么好说。

    梁莹伸手要打他耳光,傻根伸手捉住了她的小手不让打,梁莹叫道你无情那便罢了,可为什么要害了黄公子?为什么非要拉上他?

    这边厢,岳一菲愈哭愈激动,突然扑进杜发怀里,脑袋贴着他的胸膛,双手乱打,呜呜哭咽,泪水瞬间沾湿杜发衣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