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308章 分析

逆刀风云:第308章 分析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吴文泰与司马光扯了一会便转入正题,问道司马大人乃知谏院大夫,不知民间舆情及百官议论,对广州杜为造反一案的看法是怎么样?司马光道吴大人,杜为案来得很是突然,事先全无动向风声,显得十分蹊跷,甚至还有些可疑。吴文泰道对,直至现在,下官还未有一点头绪,特此来征询大人。司马光点点头道既是造反,杜为自是事事隐密,非到举事一刻不外泄,但李都督还是收到风声,并且暗中调查得清清楚楚,严密部署安排,最终将逆贼一网打尽,李都督这一手牌打得相当漂亮哪。

    吴文泰道李都督精明决断,能力出众,手段高明,本朝官员对他推崇备至,前途不可限量。

    但此案可疑之处便在李都督出色的保密能力上。

    请大人详解,文泰洗耳恭听。

    司马光轻轻啜了一口茶,说道杜为之子杜发神通广大,将广州知府刘明亮写给你的案情介绍公函都搞到手,内容已流传散播于民间。吴文泰吃了一惊,问有这样的事?怎么下官没曾有听说过?

    司马光指指杜发与傻根两人,说道这两位关心国家社稷的才俊就曾听说过公函内容。吴文泰眼光瞧向二人,傻根道吴大人,在公函里,刘知府是不是说杜为一案太过突兀,直至李都督派人捉拿杜为当天才知晓此事,在他管辖之地出现如此重大案件,并且一直被蒙在鼓中,于杜为暗暗策划数年之久的谋反逆举,事先竟没收到丝毫声息,对逆贼杜为无丝毫警惕之心,深感失职,又因与杜为颇有交情,恐影响案情查探审讯,故将案件上交大理寺吴大人审理。吴文泰点头道刘知府正是如是说。

    司马光道地方官僚势力相互渗透,探子、情报系统错综交织,李都督暗中调查杜为谋反并且一网打尽,时日必然不短,怎可能刘知府一点风都收不到,这是此案莫大的疑点哪。吴文泰脸色凝重,沉吟片刻道确实是,刘知府写给文泰的公函,处处流露出突兀、惊讶之情,其中甚至有‘匪夷所思’一词,从中可知他对杜为谋反一事确实不知情。

    司马光道这是其一,其二,李都督绕过刘知府出兵抓捕逆贼,虽然有越俎代庖之嫌,却不能说不行,但行动前怎么也得跟刘知府打声招呼罢,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吴文泰道大人说得对,广州来公函中虽然没有明说,但文泰通篇读下来,可感觉到刘知府浓浓不满情绪。

    司马光道坊间传闻,刘知府与杜为颇有交情,李都督对刘知府隐藏,怕不是担心他给杜为通风报信?吴文泰道大人推测很有道理。

    四人探讨一番案情,最后司马光说道刚才我提出的两个疑点,还需劳烦吴大人多多探察深究,事实真相说不定就隐藏其中。吴文泰道多谢大人指点,文泰定然不负大人所望。司马光道吴大人,这几日同僚及民间都在议论纷纷,既然人证物证俱在,案件应该不难审,个中内情你比我知道为多,只须秉公执法,明察秋毫,就可作出公正的判决。回到你最初的问题上,民间舆情以及文武百官皆认为此案有幕后黑手。

    吴文泰道大人意思是说,从下至黎民上至圣上,都以为杜为被冤?司马光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道是不是被冤,吴大人你遇断案无数,定然比谁都清楚,事实与真相探明,还需在意别人的看法吗?司马光道是,司马大夫言之有理。

    两人又交谈一会,吴文泰起身告别,司马光送至门口,说道吴大人,你实在不该来找我,既然来了,我赠大人一句话钱财乃身外之物,倘若为此案而葬送大好前程,实是得不偿失。再且圣上和包大人都在关注此案,你为何还不能割舍?吴文泰心中一凛,道多谢司马大夫实言忠告,下官知道该怎么做了。

    厅上,傻根对杜发道有了包大人相帮,盗取证物一事已显得多余,嘿,还累得老子差点儿命丧疯狗李照之手。杜发道怎显多余,扳倒李照,全靠这几样用你鲜血换来的证据。说着拍了拍腰包,傻根奇道发哥,你不单想救出父母,还想把李照也整倒?杜发道想啊,怎么不想。

    你扳倒他有何时好处?他如果被罢官了,对咱们更加不利,没有官场律例束缚,那时候他想杀谁就杀谁,说不定伯父伯母照样难逃一死。

    杜发一细想,觉得傻根观点不无道理,李照倒台后,必然怀恨在心,按他心狠手辣的个性,确实是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最好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为是。

    两人见时候还早,便和府中仆人交待几句,出门游玩。其时临近岁末年关,街道上行人如织,热闹非凡。傻根掏出那枚大金戒指套上,笑道逛街嘛,怎少得了这颗吸睛神器。杜发道小子你便桃花运来了也无福消受,是了,那杨小姐对你一片情深,为何拒绝她?傻根道你不懂,你也别问。杜发道有什么了不起,不问就不问。二人漫无目的,不知不觉竟然来到宰相府外,两人想起半月前潜入府中击杀史坦一事,相视而笑。正想离开,府门呀的一声打开,一顶轿子抬将出来,伴轿而行的一名丫鬟,突然见得道旁的杜发,忍不住一声低呼,傻根也还记得她,对杜发道嘿,小姑娘看中你了。杜发道看上你不成吗?傻根笑道要不咱们赌一把?杜发道怎么赌?

    赌一顿饭,我过去跟她说你想知道她的名字,你认为她会不会给?

    还用赌么,她当然会给。

    哈,你这家伙倒挺自信,既然如此,我便赌她不会给,怎么样?

    杜发点点头,傻根也不客气,三五步追上那名丫鬟,道小姐姐,小姐姐。丫鬟停下脚步,问什么事?傻根指了指杜发,道那位公子想认识你,请问小姐姐芳名?

    那丫鬟往杜发瞧了一眼,阵阵红云飞上小脸,低声道无赖。说完转身便走。傻根哈哈一笑,杜发追上来问道怎么样,她叫什么名字?傻根道她姓无,单名一个赖字。杜发道哈哈,吴赖,吴赖,我都说她会给的,怎么样,愿赌服输么?

    傻根弹了一下他脑袋,骂道真是笨得可以,人家骂你是无赖啊。杜发怔了一怔,反驳道人家骂你不成吗?傻根嗤笑道你来来回回就这一句不成吗,在我看来,你这是词穷理屈。

    杜发正想反驳,突然那个小丫鬟跑了过来,低声向杜发道公子,我叫欧玉倩,逢初一十五休息。说完急急忙又跑开。杜发看着傻根一脸呆滞的脸孔,忍不住大笑起来,道看见了,人家是骂你还是骂我?傻根兀自嘴硬道当然是骂你,骂你胆小,不敢亲自去问她,十足十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无赖。虽然嘴硬,但他愿赌服输,两人寻了一间酒馆,要得几盘牛肉、腊鸭、花生,你一杯我一杯痛饮起来。

    正喝得高兴,小二走到两人跟前,对傻根道客官,雅间有位客人请你进去小酌一杯。傻根与杜发对望一眼,问是谁呢?店小二道客官进去自然知道。杜发道是男是女?店小二道是个女子。杜发道不会是杨小姐吧?眼光望向傻根。

    傻根摇摇头说道搞得这么神秘,不是她风风火火的性格。杜发叮嘱一声道小心桃花运变桃花劫。傻根点头站起身,摸了摸腰间的逆刀,一拂长袍,随店小二入了一间雅房。雅房简单,墙壁上挂了字画,圆桌旁坐着一个梳了髻的女子,正出神望着窗台外的梅花,看不到容貌。傻根抱拳道夫人,在下有礼了。那女子听得声音,转过头来。

    傻根眼前一亮,顿有蓬壁生辉之感,那女子,正是靓绝东京城的杨夫人韩冰冰。韩冰冰向他微微一笑,轻轻说道请坐罢。傻根道不知夫人找在下有何贵干?仍旧站着。韩冰冰稍稍一愣,道你,你,这几年去了哪里?

    傻根心中一怔难道杨玲是禁军都统领杨惊鸿的女儿?他虽出入杨府数次,却始终不知主人是谁,杨玲姓杨,都统领杨惊鸿姓杨,也曾想过两人会不会是父女关系。

    这位杨夫人是杨府女眷,似乎与自己很熟,怕是将自己当作杨天意,如果我确实是杨府大少爷杨天意,而杨玲又是杨惊鸿女儿的话,那么眼前的杨夫人与我是何种关系?小妈?弟嫂?抑惑是我的妻子?

    韩冰冰见他脸上神情怪异恍惚,又问你回来了怎不回家与我们重聚,干嘛要避开我们?

    傻根心中乱成一团,韩冰冰这样说话,摆明把他当成杨天意,是了,当时第一次相见时,她多瞧我一眼,却不敢认我,后来我大闹杨府,她自然知道,由此确定我就是杨天意。唉,好烦,好乱,我该怎么应对?

    韩冰冰瞧见他出神发呆,幽幽叹一口气道你还在恨我么?

    傻根回过神来,道杨夫人,我和你素不相识,何来恨字一说?韩冰冰又是一怔,双眼露出奇怪的神色,道天意,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说?

    傻根道杨夫人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杨天意,从来没有听过他的名字,更不认识他,你,之前也从未见过。韩冰冰听完,又低低叹一口气,轻声说道不认识我最好,但愿我们从不认识。过了一小会儿,她脸上露出淡淡的忧伤,说道我不管你是不是杨天意,坐下来陪我喝一杯小酒好吗?傻根道这会招来别人闲话,影响你声誉,那可就不好。

    韩冰冰道怎么会呢,你我清清白白,何惧他人流言蜚语。傻根道既然你不怕,我无所谓的。韩冰冰嫣然一笑道那便请坐罢。她一直愁眉不展,适才微笑,眉头也是舒展不开,直至此刻笑意发自内心,一张玉琢冰雕的脸,犹如牡丹盛开,娇俏不可方物。傻根不禁看呆,连韩冰冰给他倒酒也不知感谢。

    不敢请教公子高姓大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