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309章 中计

逆刀风云:第309章 中计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人世间最大的悲哀,就是你想忘却一些事,非但忘却不了,反而于脑海里的记忆愈来愈请晰,一闭上眼睛,他便跳出来。手机端https:说完,韩冰冰扬扬手中酒杯道这杯酒,敬不能忘却的往事。说完杯倒唇张,烈酒入肚。

    傻根道不,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当你想记起一件事,却怎么也记不起,这杯酒,敬想不起的往事。也是一口喝干。

    韩冰冰再把酒倒满,无限惆怅说道有的错,可以一犯再犯,有的错,错了就是错了,沒有丝毫挽回的余地,这一杯酒,敬年少无知的我们。举起酒杯,又一口喝完。傻根道杨夫人何必懊悔,率情任性,敢爱敢恨,爱过才知情重,恨过才是人生,只有这样,方能活出最真的自己。这杯酒,我陪你。

    听了这话,韩冰冰安静下来,率情任性,她确实率情任性了一把,于众人诧异不解甚至轻视轻蔑的目光之中,做出重大抉择。敢爱敢恨,她确实敢爱,不料却是爱错,敢恨,她确实敢恨,不过恨的却是自己,在爱的道路上,没有回头路可走,只能在心底深处怨恨,恨自己经不起考验,恨自己无情无义,更恨身旁所有出主意的人。

    对爱情没有坚守与付出,注定收获不了甜蜜的果实。

    韩冰冰怔怔望着窗外,突然低声道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弃后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会对那个人说‘天变地变,唯情不变’。如果非要给这份情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傻根听得莫名其妙,没有接口,心道果然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韩冰冰幽幽叹一口气,语气之中似是带有无穷无尽的恨意,悔意,脸色渐转凄凉,陷入迷茫之中。

    瞧见韩冰冰长时间未说话,傻根道杨夫人,如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朋友还在外头等我。韩冰冰嘤的一声,从沉思中回过神,双眼深情注视着他,良久之后才道钟公子,你陪我再聊一会儿话罢。傻根道咱们之间萍水相逢,各无因缘,没有什么好说的。告辞。站起来就要走。韩冰冰也站起来道那我送你。刚跨出半步,忽觉天旋地转,往前踉跄摔下。

    傻根连忙叫道小心。伸手去扶她,韩冰冰不胜酒力,全身软绵绵不带一丝力量,面若挑花,吐气如兰,挂倒在傻根手上。傻根刻意保持距离,双手伸出欲扶她坐下,不料韩冰冰脚下一软嘤嘤嘤便往他怀里倒下,软玉温香,傻根手忙脚乱,突然胸口膻中穴一麻,跟着神丰、期门、环跳三穴相继一麻,噼啪一声掉倒在地下。

    傻根大惊失色,心中暗骂对方无耻,正要叫唤,韩冰冰指尖一点,把他哑穴封闭,傻根即时只张大口一丝声音也发不出,躺于地板上,心中无数个念头同时涌上来,傻根,为何你如此大意?这回只怕难逃一劫。

    韩冰冰眼光之中全是怜悯之色,叹了口气,手掌轻拍三下,即时有三个汉子从窗户跳将进来,一人除了傻根身上外套鞋子穿上,另二人拿桌布卷上傻根,从窗口抬了出去。韩冰冰则与穿傻根衣服的汉子从酒馆大门离开。

    杜发独自一人喝酒,心想傻根认识的人有限,既然不是杨玲,还会有谁呢?两壶酒已喝完,左等右等始终不见傻根出来,便叫来小二问,小二道客官你不知道么,和你同来的客人早已和那位夫人走了。杜发一惊,细问才知‘傻根’已走了小半个时辰,心中立时充满疑虑,傻根不是没有交待的人,有什么天大的事走得再匆忙也该跟我说一声才对。

    在酒馆里等得一个多时辰,傻根还未回来,外面天色已黑,杜发不得已只好回司马府中等待,谁晓得傻根不但当晚未回,接下来的两天也未见踪影,期间司马光带回来消息,说道大理寺已查明杜为造反一案为冤假错案,一声误会,杜为并无造反之实,身清名正,夫妇二人当场释放。

    杜发又惊又喜,再顾不得傻根之事,立刻飞奔出门前去大理寺与父母相见,杜为夫妇徒见儿子,喜不自胜,大街上一家三口抱头又叫又跳,时而哭,时而笑,情难自已。杜发仰天长啸,纵声长呼。历经磨难沧桑,终得换回一家团圆,无伤无损,也算是上天对杜家的恩赐。

    杜为心急家中的老人小儿,身获自由,即提议南下归家,杜发虽然担心傻根的处境,但想他机智过人,应变神速,又武功高强,就算面临凶险亦可从容应对,大步跨过,无须过份担心,当下和严承德等一起,护送父母南下广州。

    再说韩冰冰将傻根点倒,搬进轿子里掩人耳目抬回娘家,悄悄带入书房中,她掩上房门,解下傻根腰中佩刀,但觉入手沉重,随手一拨,只见一道暗色青芒激射而出,她心头一沉,颤抖着将整把刀拔出来,书房内绿意莹然,果然便是当日在开封第一楼行凶杀人的奸贼所使刀具。

    韩冰冰脸色苍白,退后数步,双手一软,哐啷声响起,逆刀落地。傻根不能动弹,坐在椅子上,双眼注视着她。

    韩冰冰心头思潮起伏,眼前这人,便是杀害自己小舅舅的疑凶,怪不得他与奸贼发音语调相似,身材相近,原来是同一人,这个可恶的家伙,无声无息消失四年,一回来便潜入我家杀死舅舅,我该怎么办好?按公公及包大人所说,他似乎失去记忆,完全忘记以前的事,眼下看他神情似乎确实如此。

    都是我不好,令得他心如死灰。

    可是他到底是不是他?

    韩冰冰心中突然生出疑问。

    她叫来心腹玲珑,替傻根好好梳洗一番,除了脸孔多了沧桑阳光坚毅之感,身材更横更高一些外,外貌神态确实与记忆中的人相似。摊开他的手指,那个大大的金戒指格外显眼,仔细一看,金戒指做工粗糙,款式老旧,除了大之外无一出彩,不禁莞尔,这家伙,怎么品味低了这许多。叫玲珑摸其脑袋,后脑勺果然有一道大伤疤,可是,除了后脑勺,他头上还有大大小小六七个伤疤,几乎没有一片完整的地方,韩冰冰禁不住心想他脑袋到底招惹谁了呢?这样都没死,阎王爷对他可真关照。

    想了良久,韩冰冰对傻根道你杀了我舅舅?傻根咧嘴一笑,点点头。韩冰冰看着他满不在乎的脸容,拾起逆刀,横于其脖子上,道我一刀杀死你为舅舅报仇。傻根露出无所谓的神情,还把脖子伸了伸。韩冰冰哼一声收回刀,道你到底是谁?快从实招来。傻根笑了笑,斜着眼看她。

    韩冰冰忍着气解开他哑穴,傻根咳嗽一声道你不怕我叫吗?韩冰冰冷冷道你叫啊,引来旁人,我就不杀你,你也免不了一死。傻根道后果这等严重?那好罢,我不叫便是。

    韩冰冰道我问你话,最好老实回答,否则否则你是不是杨天意?傻根懒洋洋道否则怎么样?韩冰冰哼一声道否则后果自负。傻根笑道还以为你会杀了我呢。韩冰冰被他气坏,寒着脸道别以为我不敢,快说,你是谁?

    傻根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心下却暗忖无论怎样都须得面对现实,我到底是谁,真相就在眼前,是时候揭开了,一避再避,岂是男子汉该有的气概。当下正色道我不知自己是谁,至于是不是杨天意,目前还不能确定,杨天意是个怎么样的人,麻烦你先介绍一下。

    明明是自己审问他,现下却变成她讲他听,韩冰冰心中老大不乐意,但看他神情不像作伪,爱怜陡生,忍着气把杨天意的情况简单说出来,却没讲自己与杨天意之间的纠葛。傻根摸摸后脑勺的伤疤,笑道看来这个杨天意也不算太坏嘛,为救父亲而身受重伤,嘿嘿,有情有义,顶天立地,是个汉子,值得结识。韩冰冰脸色稍稍一变,随即回复正常。

    傻根没有留意到她神色变化,沉吟一会,把自己的情况也大概说將出来。

    杨天意于四年前秋季在开封城失踪,而傻根则在三年前的春季于广州清醒过来,中间隔了半年左右,从时间轴线上看,两人似乎能连得上。韩冰冰推测,杨天意不知因何原因变傻,沦落为乞丐,一路南下至广州,被横梁砸中脑袋后清醒过来,但却忘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傻根道朋友曾说我口音与本地人相同,是开封府人士无疑,由此看,我与杨天意之间的距离又缩短了一点。

    韩冰冰怔怔瞧着他,好一会儿才道你说话的口吻、声调、语速及神态都与他似得十足,毫无疑问,你便是如假包换的杨天意。

    傻根嗯的一声,脸上突然多了一些诡秘戏谑表情,问道杨夫人,你和杨天意是什么关系?说完双眼注视着她。

    韩冰冰又是一呆,脸上神情忽明忽暗,眼光一会温柔一会迷茫,心中不知在想什么。傻根又问喂,你该不会是他的他的老婆罢。

    韩冰冰一惊,连忙道不,不,我没这个这个我不他的妻子,杨天意是我的大伯。

    原来是杨天意弟弟的妻子,傻根不由得松了口气,道嗯,很好,很好。韩冰冰脸上一红,问道为什么很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