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310章 稀客

逆刀风云:第310章 稀客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蔡寒石轻摇脑袋道杨都统家大业大,富可敌国,又才智学识非我等旧居西域之人可比,我等岂敢班门弄斧以珍求籍?这二卷书籍,并非字画珍宝,乃武功诀要,为我祖师凌波先生亲笔手书,含我蓝月天宫两大奠基绝学,蓝月天宫得在昆仑创派开枝散叶,两本绝学功不可没,其一为精深剑法,另一为绝顶轻功步法,拿出来与冲原各大门派绝技相比,未必落于下风。

    杨家四人听了,都是一惊,心想原来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人原来都是凌波先生的徒子徒孙,蓝月天宫偏居一隅,素少踏足中原,武林中听过这个教派的人少之又少,但说到凌波先生,却自杨惊鸿至韩冰冰,四人皆有听闻。凌波先生,唐未时期高人,于道、儒、武三道都有相当杰出的造诣,著书立说,字帖书画,成绩斐然,虽然年代久远,但当今武林中听过这位前辈名头的人却仍有不少,他名号凌波先生,其轻功自是了不得,据闻为了传送黄巢大军攻破京师长安的军情,从长安至秦州(天水),七百余里路程,他只用三个时辰便急奔而至,比军中骏马还快上数倍。

    一门轻身功夫已如此卓尔不凡,冠绝天下,那么排在其前的剑法,必然还更加出类拔萃,技压群雄。

    韩冰冰一愣道你就是杨天意啊。https:

    傻根道如果我确实是杨天意,那么我非怪她不可。韩冰冰一惊问道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不恨她的么?傻根笑道刚才我置之事外,别人被抛弃,关自己何事,我有什么好恨的,你说对不对。说这话时,他容色之间大有戏谑之意。

    你如果是杨天意,会恨那个抛弃他的女子?

    我想应该会恨的。

    那个女子有莫大的苦衷,是逼不得已,不得已而为之。

    不管什么原因,负心就是不应该。

    韩冰冰没有再说话,双眼望着灯烛,房间内突然静寂一片,只有轻微的灯芯爆裂声。

    看了一会,韩冰冰脸色突然转恶,毫无征兆地道我要杀了你。傻根显然没能接受这个突然的转变,愕然道咱们聊得挺高兴的,怎么就要杀我?韩冰冰冷冰冰地道是你聊得高兴,我从来没有高兴。傻根脸色一下沉下来,所有表情消失在皮肉之下,如入定了的老和尚,道我刚才也聊得不高兴,那是装出来给你看的,落在你手里,要杀就杀,别废话。

    韩冰冰拿起逆刀,将刀尖顶在他心窝上,咤道你为什么装给我看?傻根道你装我就装。

    韩冰冰哼了一声道我才没装,杀了你为舅舅舅妈报仇。傻根道你是个贱人。韩冰冰一怔怒道你说什么?傻根道你是个贱人,大贱人。虽然是在骂人,但语气声调没有一丝变化。

    你凭什么这么说?韩冰冰冷若冰霜的脸上更多了一层愤怒。

    傻根道你刚刚就说要杀我为舅舅报仇,却不动手,骗我和你聊了一会话,好像气氛还挺融洽,让我以为不用死,高兴得很,孰料你还是要杀我,这是其一,在酒馆中,你装作摔倒,骗我去扶,你却趁机点了我的穴道,这是其二,你骗取别人感情和善心,这不是贱是什么?

    这叫机智,跟贱字挂不上一丁点关系。嘿嘿,刚才你又说高兴是装出来的?

    傻根大声道我落入你手中,被你玩弄,还有什么好讲的,快动手罢。韩冰冰哼一声刀尖前顶,刺皮了他胸口肌肤,一缕缕鲜血流下。傻根虽然不能动弹,却直直坐着,毫无退缩之意。

    韩冰冰的手缓缓前推,刀尖一点点入肉,傻根直勾勾盯着她,心道想不到我最终还是命丧女子之手。

    韩冰冰的手继续前推,问道你在想什么?傻根道我想快点死,免得受你这贱人无穷无尽的折磨。

    哼,你有什么心愿,留下几句遗言罢。

    傻根最记挂的是郑安和李灵月,自己阴差阳错服食了郑大哥那来之极不易的七彩宝珠,苟活多一年,硬生生拆散了二人的相聚之缘,心中最是愧疚,接着范翠翠的脸容浮现在脑海当中,横蛮泼辣却带着几分真性情,陆敏儿的低头害羞的倩影也在眼前萦绕,最后杨府妇人趴桌哀哭的情境陡地涌上心头,她会不会是我妈妈,只可惜未能亲口叫上一声妈。

    你真的很美丽!谁人娶到你是他一生最大的幸运。

    傻根没有想倒,自己寻思了那么多,最后却跳出这么一句话来。

    韩冰冰闻言一呆,逆刀不由得停了下来。双眼顷刻间充满泪水,这一句话,竟然从临死的他的口中发出,一刹那间,心中柔情万丈,所有的怒气、悔恨与不甘,统统消失在这句脱口出的话语之下,哐啷一声,宝刀再次掉在地上,她双手掩脸,奔了出屋。

    屋子里只剩下傻根一人,胸口的血流啊流,终于自行凝结,他坐在椅子上,思潮起伏,这个韩冰冰,脾气神情着实有些古怪,她绑架大伯,掳掠回娘家藏起,实是非常人所能做出,并且她已嫁人,不留在夫家操持打理,反而时常出没娘家,没有半点人妻之风,实在是让人想不通。时间一分分过去,鸡鸣声响过后,外面的天色渐渐发亮,傻根被点的穴道渐渐有松麻的感觉,他运不起丝毫内力,只好静等穴道自解。

    傻根正自高兴,突然听得书房外脚步声响起,韩冰冰匆匆走进来,见得他还愣愣坐在椅子上,长袍上全是血,乃至地上也有,不禁大出意料之外,道流了这么多血!你怎么还不走?傻根道我被你点了穴道,怎么走?韩冰冰一脸不可思议,你自己不会运气冲解吗?傻根苦笑着摇摇头。

    韩冰冰伸手解了他的穴道,你快走罢。傻根问你不杀我了吗?韩冰冰道现在暂时不想杀,想杀了再杀,你自己快走罢。转头对玲珑道拿一套衣服给他换上,带他从侧门离开罢。玲珑道是,小姐。

    韩冰冰拿起长剑,匆匆忙忙要离开房间,走到门口又停下,从怀里取出一只金兔给傻根,傻根不知她是何意,没有伸手去接,韩冰冰扬了扬手道快拿着。杨天意问干什么?

    叫你拿就拿,别多问。

    杨天意伸手接过,低头察看伤势,伤口深达一分多,自己那句话再迟得半会说出来,恐怕真的会给她拿了命去,暗叫一声险也!抬头看,韩冰冰已然出了门。

    敷好金创药,换上光鲜衣服,问丫鬟玲珑姐,你家小姐这么匆忙,有什么急事吗?玲珑道小姐夫家出事了。傻根心中突的一跳,问道出什么事?玲珑道不清楚。傻根将逆刀回鞘挂于腰间,随玲珑从侧门了宰相府,匆匆忙忙往都统府赶去。

    到了都统府,傻根没走正门、侧门,而是翻越围墙进去,随便逮了个下人来问会客厅在那,沿道而去。到达门口,傻根从门外往里看,里暗外光,看不清什么,不敢贸然进厅,眼珠转了几转,计上心头。他弄清厨房的所在,于柴房处埋伏,点倒一个倒霉的伙计,除下其衣服套在身上,并按着伙计的模样修饰形貌,稍稍涂脏了脸,一切妥当便将伙计藏于柴房的最深处,自己鬼鬼崇崇溜进厨房,趁着没人注意,捧起一大托白面馒头,淡淡定定来到会客厅外,从容进了厅。

    一入厅堂,里头情形顿时看清,只见宾位上首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老者,满头碧发,散披肩头,眼眶深陷,两颗灰色眼珠发出悍然精光,身披黑袍,身旁放着一根六七尺长的短柄狼牙棒。他下首坐着一个中年妇人,宽宽的脸上淡眉弯弯,口角下垂,脸容愁苦,如在忧虑吃了上顿没下顿,一个五十来岁的胖子,油光满脸,一大鼻子,招风耳,头顶半秃,皆是一身黑袍,神情漠然,更下手又坐着四人,都是二、三十岁年纪,身旁都放着一柄鬼头斩,四人身穿深灰黑袍,目不斜视,严肃诡秘,傻根心中一动七人装束与拔刀台上妖魔鬼怪四使何其相似,难道是蓝月天宫的人?。主位上坐着一个六十岁不到的老者,长脸黑须,腰挺肚凹,精干简练,正是杨府主人杨惊鸿,下首坐着个五十出头的汉子,雍容华贵,膀圆腰宽,更下首是个青年公子,剑眉朗目,高鼻薄唇,英气逼人,傻根猜想他该是杨天意的弟弟杨望,韩冰冰便坐在杨望下首。

    数人本在争论着什么,见得傻根突然进厅,不由得停将下来,十一道眼光都向他瞧将过来,傻根低头垂目走上,径自把蒸笼放在宾客桌前,揭开笼盖,里头是一托热气腾腾的大白面馒头,那碧发老者瞧向杨惊鸿,眼神中问他是何意思。杨惊鸿不动声色,向傻根道是谁吩咐你送馒头来的?

    傻根改作下人的打扮,厅上没人能认出他,道启禀老爷,是大夫人叫小的送过来,她说客人远道而来,定然没吃早饭,怎么能让客人饿着肚皮呢,因此便叫小的送来。大夫人王氏自大少爷杨天意失踪后,早已不管理府中大小事,整天躲在陋室内念佛吃斋,祈福儿子平安。傻根那知道此层因果,随口而说,即时露了马脚,但杨惊鸿大敌当前,又不知这名生脸孔的伙计出于何种目的,有何深意,无心计较,便点点头,对碧发老者道蔡宫主,还是拙荆想得周到,请食几个馒头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