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312章 初斗

逆刀风云:第312章 初斗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杨玲与傻根刚走回人圈外,突然铿锵声响起,一根镔铁判官笔从圈内高高飞起,落向人群,底下围观的人纷纷走动躲避,嚓的一声,判官笔笔直插在一名摔倒厨子的双腿之间,深入半尺多,这名胖胖厨子吓得脸色苍白,手软脚软,连站也站不起来。再看打斗的二人,杨惊涛左手手腕鲜血淋漓,镔铁判官笔被搅飞,单留一支烂银蛇头钩独自支撑,威力大减,对方双圈专克细长兵刃,斗不了多久,龙头钩又被圈夺,右臂更被钢圈锋刃划伤,深可见骨。

    杨惊鸿将雷神决被盗之事拿出来跟敌人说,实是示弱之举,有求情之嫌,杨惊涛、杨望和韩冰冰三人大感脸上无光。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不料蔡寒石并不相信,哈哈一笑道杨都统,你说这话语,显然将我们当成三岁小孩,我们以真性情相待,拿来宝芨献上,你们却对我宫的一番好意敷衍潦草,可惜,可惜哪。杨望陡然站起,怒道蔡宫主,我爹爹所说,句句属实,何来敷衍一说,‘雷神决’被盗乃千真万确之事,杨府人人目睹经历,你们信就信,不信就罢,难道我们还能凭空变一本出来给你?

    蔡寒石不动声色,拿起桌上那块黑漆漆的木片,放在掌心仔细观摩,道杨二公子,稍安勿躁,‘天雷神诀’乃天下至宝,你们找种种借口拒绝也属正常,我们亦非蛮不讲理之辈,虽然一心想着以秘芨换秘芨,绝艺换绝学,但蓝月剑法和天宫微步既然都不能打动众位,那我们只好再献珍宝,我手中这块麒麟角,乃昆仑瑰宝,传说为王母娘娘座下神骑申蟓之角,只要切下一小块研磨成粉喝下,即可洗涤筋骨脉络,驱除陈伤旧患,更可使得功力内息大增,实在是我辈学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助气宝物,得了它,功力增长二倍三倍不是梦!如今为了打动众位的心,便只好与二卷书籍一并奉上。说完,眼望杨惊鸿,期待终于能打动他。

    傻根心中一动申蟓的角?不是说除了一双眼珠,申蟓全身已被三味真火烧成了灰烬,那还来的角?

    杨惊鸿脸色黯然,长叹一声道蔡宫主,别说这根罕见的麒麟角,便贵派两项绝艺早已然打动了我们,‘雷神决’于我们并无实用,既不能练其上绝妙功夫,亦要花心思保管,若还在,我即刻双手奉上,绝不贪恋。蔡寒石也叹一口气,道杨都统,我们诚心可表,玉箱中每一样物品都无比珍贵,缘何一而再,再而三相拒,难道非要逼我们动手?圣地使赵白灵大声道蔡副宫主,还啰嗦什么,他们既然不领情,是时候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蓝月天宫的手段。圣人使袁朝道说得不错,有些顽冥不化之徒跟其说好话是一点用处也无,须得拿出雷霆手段震慑逼迫。

    杨惊鸿等人脸色又是一变,这些不速之客完全将杨府视若无睹,不是有极高实力,便是自大猖狂。韩冰冰忍无可忍,站起来唰的一声拔出长剑,手腕一震道正要领教众位高招。圣天使陆恺锐阴沉沉地道杨少夫人,既然动手用强,难免有死伤,而且我方准备的宝芨与麒麟角便不会再赠送给你们,望你动手前再考虑考虑。

    韩冰冰咤道谁稀罕你们的东西,如此欺人太甚,别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忍耐,便我这个女流之辈也吞不下这口气。

    蔡寒石不急不缓,阴声细气道动起手那就相当于撕破脸皮,如果你们输了仍不肯交出秘芨,那便别怪我们不客气,痛下辣手。杨惊鸿眼见事态难以收拾,既然恶战难以避免,那便痛痛快快大战一场,顿时雄心万丈,哈哈一笑道蔡宫主,别说你要找的‘天雷神诀’没有,便是有,冲着你们这态度,本官也绝不肯交出。蔡寒石语音没有一丝起伏自来先礼后兵,礼既不受,则兵上也。杨惊涛道蔡宫主,三位圣使,我们若是再解释,不免有示弱之嫌,你们既然不相信,那便只好在刀剑上见个真章。

    蔡寒石点点头道好,杨兄从来不在江湖上走动,一门心思扑在武学当中,武功造诣必定甚高,我们早有切磋领教之意。你方有四人,我方也有四人,不如便比拼三场分胜负?

    侄儿杨望及其妻子韩冰冰武功修为尚浅,难得他们居然提出三盘定胜负,正合己意,杨惊涛当下便道如此甚好,那便由我先来领教蓝月天宫的高技。蔡寒石道爽快,本宫最喜欢这样的汉子。杨兄,我方这边四人,你自己随便挑一个来作对手,免得输了怪我宫采取田忌赛马的手段,哈哈,哈哈。声音又尖又细,虽是笑,但旁人却感觉不到丝毫笑意。

    杨惊涛心下暗怒,你们既然如此自大看不起人,那便不要怪我占便宜,眼光在四人脸上来回转动,最后对圣地使赵白灵道赵圣使,你我较量一番如何?赵白灵站起,豪迈笑道承蒙杨老哥看得起,那我来见识见识杨家的刀法。她一介女子,笑声却远比蔡寒石爽朗粗豪,更具感染力。

    杨惊鸿沉声道此处空间窄少,本人怕蓝月天宫的众位高手施展不开,各位请跟我来罢。蔡寒石拱拱手道有劳杨都统带路。众人跟在杨惊鸿身后出厅,来到后院一座废弃小花园里头,他指着一片生着稀落杂草覆盖积雪的空地道蔡宫主,此处便是原来五合塔所处位置,咱们便在这里分个高低罢。

    只见这块空地中间有圆形砖石地面,可见此处曾经有过建筑。

    本想在原地重建一座新塔,只是秘芨已失,建之何用哪!杨惊鸿深深感怀,秘芨失落,经年愧疚,未有丝毫减弱。赵白灵嗤笑道惺惺作态,掩耳盗铃。杨大人,本使没念过几年书,粗鄙浅陋,肚子里的弯弯肠子比别人要短上几尺,有那句说那句,还请不要见怪。杨惊涛喝道诸多口舌,动手罢。

    赵白灵从腰上解下两个一尺半大小的钢圈,双圈一碰,发出悠扬绵长声响,笑道杨老哥何必怒气,请亮刀罢。杨惊涛道让你失望了。拍一拍手,一名家人捧上两件兵器,一件烂银蛇头钩,一根铁手判官笔,双手接过,道你使双环,我使铁笔银钩,兵器上不输蚀于你。

    赵白灵喝道好,瞧瞧是直的厉害,还是弯的犀利。双圈交碰,呛啷呛啷声响起,声音未落,闪步上前,右圈划向杨惊涛脖子,左圈斜劈,斩对方左腿。赵白灵所使的双圈有个名头唤作追魂环,钢圈外径锋利异常,碰上即损,钢圈内径面满利齿,专克刀剑,实是两件可攻可守的奇门兵器。杨惊涛左手笔,右手烂银龙头勾,见得敌人攻来,即刻斜退一步,避其锋芒。赵白灵一招既出,一招又来,伏身两环轮动,削向杨惊涛双腿。

    杨惊涛只退不击,躲过第三招后,银钩直点,不待钩至,铁笔反勾。赵白灵双环一封叫道好一手兵器反使的绝艺!笔钩双环一交碰,生出耀眼火花,两人手臂都是一震。

    赵白灵钢圈一反,将烂银龙头钩咬于圈内,杨惊涛并不理会,手臂忽伸,蛇头钩直进,点向敌人臂弯。赵白灵右手钢圈外拨,引开银钩,左手钢圈倏地下斩对方手腕,欲将银钩夺过,杨惊涛嘿嘿冷笑一声,左手铁笔轻点对方咽喉。赵白灵虽是女流之辈,内力修为并不比杨惊涛差,圈钩相争之中并不落于下风,逼得对方不敢过分放肆。

    两人甫一接上手便各自使出拿手功夫,但见双圈如轮运转,铁笔蛇走,银钩月亏,呛呛呛呛,交接声绵密不断。杨府中各人都不知头顶已悬着一把利剑,纷纷围将过来看热闹。

    数十招过后,赵白灵双圈似有千斤重,移动缓慢,杨惊涛烂银蛇头钩与镔铁判官笔点勾如电,快捷无伦,旁观的人已然分分不清那支是笔,那支是钩。

    蓝月天宫以剑法和轻功闻名,赵白灵使双圈,不知其剑法如何,但她步履轻盈,进退随意,往往于笔尖银钩攻到身前不到半尺方才晃闪身体,明明就要命丧当场,却又被她在毫发之间躲开,让杨府众人惊叹惋惜之声此起彼落,赵白灵好整以暇的卖弄轻功,不知根不知底的旁人看于眼中,还以为二老爷杨惊涛占尽上风,须不知人家愈是轻视,杨惊涛便愈是凶险。杨惊鸿越看脸色越沉,如果二弟输了这一阵,余下三人只他能与对方相抗衡,便让他胜了第二场,第三场也面临无人可上的局面。

    傻根刚进入花园,脑袋便是一阵剧烈的晕眩,眼前闪过一座高高矗立的五面塔,在雷电交加的雨夜之中熊熊燃烧着,不经意间竟然拿手遮着额头遮挡雨水,仰望天空。搞得旁边的人以为天上有什么状况,都抬起头观望,除了灰沉沉的天空,却那里有什么东西?

    呛啷声,叮当声,一声声传入傻根耳中,将他从迷境中带出来,傻根挤在人圈之前,看空地中两人激烈相搏。看着看着,傻根眼光不知不觉移到被制住的杨府众位女眷脸上,杨玲左腮上青了一块,右额破损,细血淌过脸庞,尚未能抹去。眼光转动,落在当天在冰园里痛哭的妇人脸上,只见她脸色苍白,平静如水,既无忧意,又无恨色,平静得已近木然,与当日悲戚哀伤神态判若两人。想来是她为失踪的儿子伤尽心,对外物处境再无牵忧。

    傻根心中一阵阵抽搐,眼光移开。过了一会,退出人圈,绕到众被擒女眷之后,慢慢逼近。圣天使陆恺锐与众宫内弟子眼光都往场中聚集,谁也没有留意杨府竟然有下人胆大包天走近身旁。

    杨玲处于人圈的最外围,傻根缓缓踱到押解她的两名灰袍人身后,出手快如闪电,连点二人哑门、大椎、风府三个背门大穴,两人顿时动弹不得,傻乎乎站着,哑门穴被制,便想呼救也是不能。

    杨玲双手被反绑,踮起脚全神贯注观看二叔与人对战,突感一阵异味钻入鼻中,有人替自己擦拭脸上血迹,急忙转过头,见是一名污秽男仆站在身旁,拿肮脏的衣袖在她脸上乱擦,杨玲又怒又气,正想出言训斥,突然男仆朝她挤眉弄眼,看细看,发现这名色胆包天的家伙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钟皓俊,惊喜交集,开口就要大叫,傻根伸手轻轻按住她的嘴,轻轻摇了摇头,杨玲立即会意,点了点头。

    傻根取过一名灰袍人手上的刀,割断绑缚杨玲双手的绳索,杨玲身得自由,与傻根各拖着一名灰袍汉子藏在空地边上的长草丛里,以厚厚的积雪覆盖,园内各人眼光注意力都集中在打斗的二人身上,竟都未留意他们的举动。傻根刚想去观斗,杨玲一把拿着他的手腕,傻根回过头望她,脸上露出疑问的神色。杨玲睁大一双龙眼核般的眼珠子怔怔瞧着他。傻根道怎么了,你若害怕,便藏在这儿。杨玲道你你怎么回来了?傻根笑道我回来救你啊。杨玲心中一阵甜蜜,但随即苦涩滋味占据心房,问道你是我大哥吗?傻根摇摇头,杨玲大喜,你不是我天意哥哥?傻根又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更加不知道是不是你哥哥。杨玲脸上神色时喜时忧,突然两行泪水流下来,道我既盼望你是我天意哥哥,又害怕你真是我的天意哥哥。

    傻根明白她话中所指,故意说道你连亲哥哥都害怕吗?杨玲跺跺脚道你明知人家说什么。傻根道我怎么知你说什么,其实,就算明白又能怎么样?哎别说了,咱们快过去看看你二叔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