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4章 背叛

逆刀风云:第4章 背叛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输入体内的真气莫名其妙消失,高人们都惊诧得目瞪口呆,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更没人能够治愈他这个伤后顽疾,有人在他父子俩背后传说,杨天意身体内有个巨大黑洞,无论输多少真气,他都能如水底旋涡一般吞噬,来者不拒。

    你们到底在忙什么?外头是谁办喜事啊?杨天意掩饰不了自己的急切心情。

    小虎子把他扶坐起来,说道你还不知道吗,是二少爷的喜事。

    哦哦,竟然是望弟的喜事,这小子,他怎地不过来通知我一声,也好让我这个做哥哥的欢喜欢喜?

    大少爷你是真的不知,还是假装不知?小虎子脸上突然现出怜悯之色。

    知道什么?没人来跟我说话,连你这家伙也才来看我三次,我现跟外界隔绝,信息闭塞得很,你快告诉我,新娘子是谁,漂亮不?杨天意这时突然有些害怕,既想知道,又想不听,因为他看见了小虎子的脸色,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己醒来后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与往昔弗同。

    你既然不知道,那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大少爷,我给你带来了好吃的,你猜猜是什么?小虎子故作神秘。

    新娘子是谁?杨天意不想跟他扯皮,直截了当问道。

    今天没有新娘子。

    你说什么,为什么没有新娘子,难道她逃婚了?杨天意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今天只是订婚的日子,不是婚嫁之日。

    哦,原来如此,那么是那家姑娘被我望弟看中上眼?心中奇怪,弟弟订婚的庆典排场,比人家娶亲正日还要大还要热闹数倍,看来亲家来头必定不小。

    小虎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少爷,本来你身体未愈,大家瞒着你,原是为你的好,但我实在不忍心你被蒙在鼓里,这样对你是非常残忍的,你听好了,新娘子是

    不用说了,我突然不想听,也没了兴趣。杨天意打断了小虎子的说话。小虎子愕然看着他,问:大少爷你怎么了?不过,这事不知比知道要好。

    我累了要睡觉,小虎子,你回去罢,以后也不要来看我,被人知道不好。杨天意神情低落语气萧索。

    大少爷的态度转变得太突然,小虎子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转念想他聪明绝顶,观其情察其色,似乎已是猜到了故事结局,心中暗暗叹一口气,说道:那我喂你吃了点心再走。

    我不想吃,小虎子,我再照顾不了你,你以后须得多注意言行。

    大少爷你怎么这样说,你的病情肯定能够好转,一步步来不要心急。小虎子安慰道。

    你走吧,蜡烛不必吹灭。

    小虎子不敢多说,三步一回头,依依不舍离开房间。

    杨天意呆呆望着屋顶,柱樑影子随着烛心火苗的摇摆而晃动,他的一颗心,也是在剧烈抽动。

    他想不到,传说演义里老掉牙的情节套路,自己居然身体力行一一尝试,呵呵,真是巨大的讽刺,自己竟然成为一条可怜虫,一条以为只出现在故事里的可怜虫!

    韩冰冰,对她的印象既清晰又模糊,脸容身形清晰,内心品性模糊,最近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已然记不起来。

    对于被未婚妻子抛弃背叛,杨天意并无多大愤怒恨意,毕竟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自己怎控制得了,只是父亲和弟弟怎会应承这桩婚事,他们难道一点儿不顾及我的想法?

    哈哈哈哈,你还当自己是原来的杨天意吗?还有那么重要吗?还是那个众星捧月的杨家大少爷吗?不不,你什么都不是,你现在只是个废人,一个吃喝拉撒都要人服侍的废物,一个无足轻重的废物,谁会来照顾你的想法?真是好笑之极,一个人身体残疾不可笑,可笑的是看不清自己身处的位置!

    他的嘴角轻轻扬起,露出轻蔑的笑容,一行清泪不知不觉从眼眶流出,杨天意一怔,自己怎会流泪,他一直认为自己不会流泪。

    要说上一次见韩冰冰是什么时候,他不是记不起,而是不愿记起,但上一次流泪是什么时候,他确实想不起。一滴滴眼泪滑过脸颊,流经嘴角,咸咸的感觉,泪水落入衣领里,凉凉的不带一丝暖意。

    他流下的是冰泪,但这泪更冰,也比不上韩冰冰的心。

    杨天意抬起手,对,他抬起手去擦眼泪。

    杨天意呆了一呆,把手艰难举到眼前,看着五指缓缓屈伸,一个念头猛地涌入脑海里,我能动了,我能动了,我不是废人,不是废物!

    哈哈,我终于能动了,娘说得不错,我既然能睁开眼睛,那必然能动,只是时间长短而已,嘿嘿,你们以为我是废物,我偏要让你们失望。

    他要将这个好消息亲自告诉娘亲,连一刻也不愿等,双手慢慢蓄力,揭开被子,把双腿搬到床下,试了一试,双腿似乎甚是有力,当即慢慢站起,虽然剧烈哆嗦,但最后还是站得稳,深呼一口气,慢慢往前迈出一步,跟着又再迈一步,杨天意心中有掩饰不住的欢喜,便想加快速度,突然双腿一软,整个人摔倒地下,晕死过去。

    等得睁开眼睛,眼前两张熟悉而温暖的脸庞,陡然间充喜意与笑容。杨天意轻轻叫道:娘!表叔,你也来了!

    张雄一手握着他的手,一手抚摸他头发,说道:天意,你终于醒来,可把你娘和表叔吓坏。

    这无比关怀的言语钻入耳中,杨天意内心似有股暖流涌上,就算被天下人抛弃,被天下人背叛,但起码仍有娘亲与表叔站在自己身边。一激动,眼角不禁又湿润起来,他实是想不明白,怎地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以前的自己可不是这样动不动便要流泪,难道竟然变成了个感情泛滥的男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