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40章 遇劫

逆刀风云:第40章 遇劫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那快上船,我搭你过河。

    傻根和傻黑上了船,船家看了一眼傻黑问道:怎地带着一头野猪赶路?傻根道:不为什么。

    船家见他不是健谈之人,没再出声,撑着竹竿来到河中央,突然翻身跳进河里,失去踪影。傻根微微一惊,摸摸傻黑脑袋道:傻黑,你怕不怕?傻黑鼻子出气,朝他哼哼几声,这神情那里有半分害怕?小船失去动力顺流而下。

    突然船身剧烈摇晃起来,傻根拍了拍傻黑脑袋,傻黑哼哼几声,一头扎进水里,没过多久,河面上浮起四具尸体。一人一猪上得岸,仿佛什么事没有发生,继续赶路。

    适才那三人道没受别人指使,显然所说有虚,这伙贼人如此快便组织起力量在河中劫杀,眼线遍布,组织严密,看来很些来历,他们必然不肯罢休,前路更加危险,是躲一躲还是若无其事一路走将下去?

    老熊接过,手心中这颗大珠子闪着动人光泽,正是适才第一次给李老板的那颗,珠上还留着傻根的余温。看着珍珠,他似乎看到了傻根的眼睛。

    傻根离开酒楼,向人打探清楚广州的方向,与傻黑为伴,一路北上。将到广州城,在市郊一处客栈歇息,路上他已经卖掉一颗珍珠换上数十两银子,吃饭投宿之事自是难不到他。

    深夜睡得正香时,傻黑突然哼唧起来,并以嘴拱他,傻根经历过水鬼乌蛇喷毒烟之劫,警惕性很高,当即坐起来,凝耳倾听房外动静。果然听得房外及屋顶上有轻微脚步声,他心下奇怪,会是谁来找自己晦气?难道是巨鲸岛的人,可他们不可能知道我的行踪,又难道是孙起那帮混混无赖知道我回来?那更是绝无可能,对头到底是谁,呆会儿可得好好逼问清楚。拍了拍傻黑,叫它安静不要发声。

    外头贼子并没有喷**烟,轻手轻脚破坏窗格爬将进来,今夜星月无光,屋内一片漆黑,当先进来的二人什么也看不到,叫外头的同伴递进一盏灯笼,举起灯笼往里照看时,只见一人一猪分躺床上床下呼呼大睡,相互点了点头,手持刀剑慢慢逼近。各自对准目标举兵刃斩下,熟睡中的傻根猛然坐起,一拳把床前贼子打翻在地,另一人顾不得理会黑猪,持剑刺来,剑未到已然给人一脚踹胸膛上,喀剌剌几声响,肋骨断了几根,摔将出去头部着地,撞晕过去。

    那被打了一拳的贼子叫道:快进来帮手,点子很生猛!

    刚说完,傻黑从后撞来,把他顶了个翻,傻根一脚踩其肚腹上,那人顿时失去叫嚷能力,抱着肚子蜷缩低声呻吟。

    外头的人不敢贸然进来,叫道:方老三,石头,你们怎样了?傻根躲在窗后,窗外那人叫得几声不见得回应,耳中只闻同伴痛苦呻吟,打着灯笼伸头往里看,还未看到什么,猛地头部被狠狠一击,即时晕死,身子软绵绵趴在窗上,傻根双手一提把他拉进房里,丢在地下。转身把桌上的油灯点亮,加上两盏灯笼,房内登时如白昼般光亮。

    躺地下的三人两个晕死,一个吐血蠕动,三人都平常打扮,脸未蒙黑衣未穿便来打劫杀人,实是大胆妄为之极。

    傻根一脚踩着清醒贼子手指,轻轻用力,贼子痛得直抽凉气,啊啊低声叫唤起来。傻根问:你们来干什么?贼子忍着痛,一声不吭,傻根脚上用力,贼子左手五根手指骨尽皆断裂断折,道:你不回答问题,我将你全身骨头踩碎。说完抬脚踩他左手肘关节。那贼子本是个不怕死之人,但对方如此折磨自己,当真比死痛苦一千倍,骂道:臭王八,有本事一刀杀了我,如此折磨人,算什么英雄好汉。傻根道:我本来不是英雄好汉。脚上用力,那人连忙叫道:我说,我说!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肘关节已然碎裂,贼子再忍不住,痛得大叫起来。寂静深夜,声传百丈,凄厉叫声惊醒许多梦中人。但店里的掌柜小二以及客人没有一个人敢来过问。

    傻根将脚移开,问:你来干什么?

    贼子痛得全身衣服被汗水浸透,颤着嘴唇道:我我们想偷珍珠

    你偷就偷,为什么要杀我?

    杀了好偷,没有风险。

    你们受谁指使?

    没有谁指使,我们三人就是一个团伙。

    你在那儿见到我有珍珠?

    在酒楼上,你从野猪脚上拿出珠子时,我们都都见到了。贼子抽着凉气颤声说道

    傻根望着三个半死不活的人,他们只是见财起歹心,并无别意,道:今晚饶你们一命,给我快滚。

    三人当中唯一能滚的就是断了手骨指骨这人,他单手艰难将两个死活不知的同伴拉出房间,轻轻掩上门,坐在走廊里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

    傻根睡回床上,寻思财不可露眼,否则以后麻烦缠身,当即起来将傻黑身上的珍珠全取下来放入内袋,经过这番打斗,睡意全无,与其在这儿捱时间等天亮,不如现在就上路。打开门,见那三人仍躺卧在走廊中,两人口鼻出血兀自未醒,一人神情沮丧,茫然无措。他心下暗暗骇异:只一拳一脚便将两人打昏死过去,我力气怎地好像大了不少?

    傻根骑在傻黑背上,提着灯笼,慢悠悠走在万籁俱静的大街上,不一会出了城镇,走不多久,一条约有十丈来宽的河流拦在身前,河上无桥,摆渡的小船不知躲在那儿睡觉。本来这等河流根本难不到他,可寒夜中他不想湿身,正徘徊,河对面突然亮起火光,定睛仔细一瞧,竟然是一条小船,傻根叫道:船家,船家,请过来载我过河。

    小船慢慢驶来,船梢公是个四十多岁的枯瘦汉子,他叫道:客官,怎这么晚还赶路?

    你不这么晚还在等客吗?

    呵呵,我是睡不着,船上风凉水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