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6章 入狱

逆刀风云:第6章 入狱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展昭抱拳道:这位朋友身手了得,便由在下领教领教。

    杨天意醉意朦胧,歪着头流涎说道:为什么要领教,我不想和你动手。展昭微微一笑道:不想动手,那便把银子都交出来,随在下到开封府衙门走一趟。杨天意问:衙门?衙门好玩吗,不好玩不去。

    众流民无赖遇到展昭之后心中大定,胆子都大了起来,见得杨天意傻里傻气的问衙门好不好玩,便在一旁起哄,有说衙门里有好酒喝,有说衙门的饭好吃,更有的说衙门房子漂亮,还有的说衙门里的铡刀锋利,怂恿他进去试一试。

    杨天意指着那人说道:去去去,铡刀锋利不好玩,一不小心割破弄伤,那可是不妙,你小子一肚子坏水想我见血,须得教训。说完行将过去要打他,那人惊慌失措,转到展昭身后叫救命。

    展昭有事在身,不愿多费功夫,待杨天意满嘴酒气走近,突地伸出右手扣他手腕,杨天意哇哇大叫道:干什么,我不是姑娘,我喝醉了,但你们没喝醉啊!抽手缩开。仅差丝毫没抓上,展昭暗叫一声可惜。急上一步伸手再抓,杨天意见对立来势凶猛,连忙急躲急退,但展昭又岂是王朝可比的,才退出三步便被其伸脚绊倒。他本来醉得厉害,这一摔跤腹部受压,顿时肚中翻江倒海,张口狂吐不止,跟着眼前一黑,醉倒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杨天意终于醒过来,睁眼首先看到的是污秽潮湿的地面和茅草,全身酸痛无力,欲站将起来,却发现手脚被缚,躺着翻一个身,看清后竟然发现自己被囚在一间阴暗低矮的牢房里。

    牢房里另有数人,个个蓬头垢面,散发出无比难闻的秽臭,杨天意头痛欲裂,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怎地被人关进了牢房,难道是在做梦?因手脚不能动,他便咬咬舌头看看痛不痛。

    酒醒后神志尚不十分清醒的他,咬舌尖时用力不知轻重,竟然将舌头咬破,钻心疼痛传来,杨天意大叫一声,声音高亢得惊天动地,把牢房里的其它犯人吓了一大跳,有人骂道:操你妹的王八蛋,你奶奶叫春吗?日你娘的,把老子吓一跳,看我怎教训你这狗日的。对面隔壁牢房也有人大骂起来。

    活了那么久,杨天意从来只有骂人的份,可不曾被人这般骂过,当即怒火冲天喝道:猪崽子,你们好大的胆子敢骂小爷,皮痒身痕胆生毛了吗?

    他这一骂顿时炸牢,监狱里的其他犯人立时起哄,唿哨声、叫喊声、嘲笑声大作,一名干瘦犯人拖着铁链走到他身旁蹲下,枯草般的头发遮掩下的双眼紧盯着杨天意,嘴唇里嘣出两个字:找死!

    杨天意问:谁找死?

    干瘦犯人道:你。

    杨天意骂道:去你奶奶的,竟然这样对小爷说话,你一定是嫌命长了。

    那人哼了一声道:好心送你一程。站起来把手一挥,牢里另外三个犯人冲将上来,三人对着杨天意便是一顿胖揍,杨天意手脚被绑无法还击,刹时间头崩额裂,血流满脸。

    三名犯人越揍越狠,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一脚一脚使劲往他头脑上踢,杨天意边翻滚边忍痛叫道:喂,你们再打就要打死我了,不怕偿命吗?那干瘦犯人冷冷道:打不打死你,都是要死。杨天意听不太明白,叫道:你们不打死我,我便不用死啊。

    你倒是想得美。干瘦犯人眉毛一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杨天意莫明其妙,但看那人脸色阴郁,双眼凶光大盛,一条性命掌握在他人手中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立即顾不得脸子大认低微,叫道:住手,别打了,我认输我认输。然而三名围殴者并没住手,反而打得更加起劲了,一脚比一脚有力,一拳比一拳狠辣。杨天意害怕之极,叫道:喂,喂,老大,叫他们住手啊,我快断气了!已经见到肥牛胖马向我走来了!

    干瘦犯人脸孔木然道: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又来求饶?嘿嘿,后悔也来不及了,叫你家人提早来收尸罢。杨天意又惊又怒,他们显然不是出了口气就会罢休,而是真要取他性命!

    片刻之后,杨天意头脑渐渐发昏,双眼望出来血色一片,知道情况极端危殆,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断气,危急中想起老爹,当即拼尽全力叫道:住手快住手啊,我爹爹是杨惊鸿,百万禁军都统领,你们放了我,我回头把你们都救出去,一个都不用死。

    三名犯人打得正起劲,听了他这话,都忍不住放声大笑,手脚也不由得停将下来,一高个子大声笑问:你爹爹是谁?可以再说一遍吗?

    杨天意心存希望,连忙大声道:我爹爹是都统领杨惊鸿杨大人,一定听说过吧?他可以将你们都救出去。

    那高个子道:听过,听过,好大的官啊!另一眉目清秀的人道:正三品啊,果然是大官,大官!杨天意喜道:那是那是,只要你们放了我,我就有办法弄你们出去。干瘦汉子一脸鄙视之色道:我们就放了你,你一样要死。杨天意愕然,问道:为什么一样要死?

    看着他满脸惊诧之意,一名脸庞干净得连条须根也没有的老者尖声尖气道:小子,你在装傻还是扮懵,在牢房里你这一套是没有一点儿用处,何必整古做怪。

    杨天意更加不解,问道:老哥,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我确是什么都不知道,没有装傻扮懵。干瘦汉子瞧见他神情不像作伪,便问:杨大大大公子,你是怎么进来的?

    怎么进来的?我不知道。杨天意真不知自己怎会被送进监牢。

    去你奶奶的,不好好回答我立即送你去见阎王。适才大笑的高个子骂道。

    大哥,我真不知道,知道我那会不说,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呀。杨天意一脸无奈。

    你犯了什么事?干瘦汉子脸孔如干尸,嘴皮微微动几下。

    杨天意一问三不知,急得哭意大盛叫道:我没犯事啊,我什么事也没犯,一觉醒来便发现在这儿,刚开始时还以为自己作梦,就咬自己舌头看看痛不痛,没想到把你们吓一跳,真对不起,真对不起。

    咬舌头痛不痛?脸容清秀的年青人问他。

    痛,痛死了,正因为太痛,我才忍不住大叫吓你们一跳,实在是对不起各位啊。

    是做梦吗?年青人又明知故问。

    不是,不是做梦,眼前一切都是真实的,没有半分虚幻。

    那年青人叹了一口气,双眼目光下垂,无限失意地道:可是我觉得自己在做梦。

    白净老者道:世美,怎地还看不开?声音又尖又细,听得杨天意鸡皮大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