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66章 约定

逆刀风云:第66章 约定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傻根笑道:那当然,你是杜家唯一的血脉,那容得你受到半分的损害。

    可是把我如一只鸟儿般关在家中,对我身心的损害却是巨大,傻根,你知不知道,你和郑大哥到来的这一段日子,可说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

    傻根拍了拍杜发的肩膀,说道:那还说什么,等安置好了江姑娘,咱们哥儿俩就四处游历,一同寻回我的过去。

杜发紧握着他的手道:哈哈,那再好不过,有兄弟在身边,爹娘便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等找回你的爹娘,我们便不用再呼你傻根,妙,妙极。

    傻根笑道:最可恶六少那王八蛋,给我起这么一个傻里傻气的名字,他就叫我二狗子,旺财,阿呆,肥猫,也比傻根好。

杜发道:嗯,那确实是,你傻的时候叫你傻根那没什么,但你现在比谁都精滑,再叫傻根可太不相称,得改个名字吧,这寺内有六棵大榕树,干脆就改叫六榕吧,六少是六,六榕也是六,大家六六六,而且榕树有根,榕即是根,根即是榕,六少一定不为怪你抛弃他给你起的名字。

    江芯月再忍不住,两颗大大的泪珠滴下,模样甚是楚楚可怜,郑安安慰道:傻姑娘哭什么,郑叔叔又不是不回来,回来给你买棉花糖和龙须糖吃。

江芯月听了更是伤心难忍,竟然低声抽泣起来。

郑安慌了手脚,束手无策。

任他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面对着哭泣流泪的姑娘却也是无计可施。

江芯月哭了一会儿,抽咽道:郑大哥,我妹妹下落不明,我我很想念她,你你陪了灵月姐姐后,可以回来与我一齐找寻她吗?郑安点了点头,说道:我答应你,见过灵月后,即时回来替你找妹妹。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小孩子。

    我不信,你一见到灵月姐姐,就会忘了我,忘了我们的约定,呜呜。

江芯月又哭了起来。

    郑安无可奈何,只好哄她道:你不放心,那我们就拉勾勾,谁说话不算数谁便是小狗。

    江芯月伸出细长洁白的小指,郑安也伸出了粗壮有力的小指,两指相碰,江芯月全身一颤,竟有触电的感觉,她知道,两指这么一勾,自己再也忘不了他,虽然他们之间,隔着个沉睡不醒的李灵月,甚至还可能有妹妹的阻挠,但她顾不得那么多,为了他,为了眼前的一刻,她愿意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

    两人四目凝视,良久无语。

    刹那间,李灵月瘦削的脸孔在脑海里闪现,郑安又感到无比痛苦,如有一根根尖刺,刺入心脏,痛得他不敢再看江芯月,调转身子,飞奔离开。

江芯月追了几步便停下,看着他的身影杳冥,轻轻靠在木棉树旁。

木棉树高大挺拔,枝干似铁,不正是郑安的化身吗?树身上的一枚枚尖刺,那是郑安心中的刺,树身上有多少根刺,郑安心上便有多少根刺,这坚刺,使人不敢靠近,不敢亲呢。

江芯月将脸贴在树身上,轻轻抚摸尖刺,轻声唱起时下流行小曲: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歌声凄切,一曲既完,双眼泪痕深。

    郑安离开后,欢乐少了,笑声没了,过得几天,郁郁寡欢的江芯月不告而别,傻根与杜发十分担心,城里城外四处找寻,经过净慧寺(今六榕寺),杜发提议进去求神问佛,保佑江芯月平安无事,顺利归来,傻根想也不想便进了去。

寺内有有六祖堂,观音殿、僧舍斋堂、功德堂,傻根对杜发道:咱们先对六祖许愿,再求观音娘娘保佑。

二人买了高香,到六祖堂上香磕头,随后去观音殿,观音殿静悄悄并无游人,清凉冷落,与六祖堂的香烟缭绕相比,如是闹市之比竹园,刚跨进殿内,突见一瘦削女子虔诚跪伏在蒲团上,瞧背影正是找了良久的江芯月!傻根大喜,立想冲进去叫唤,杜发一把扯着他的手,将他拉出大殿,傻根问:怎么了?杜发道:江姑娘在为郑大哥和妹妹祈福求安,咱们别去打扰她,便在这儿等她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