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71章 因由

逆刀风云:第71章 因由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这是我们李家的命,爹爹,你到现在还没看透吗?李晴柔转过身来。

    不,不,爹爹已然找到逆天改命的法子,一定可以治愈你的顽疾。

    爹爹,求你别再乱杀无辜了,那些所谓大仙、再世华佗、扁鹊转世等等黄绿医生你已经杀了多少个?我不愿意因为自己,使爹爹手下再多添一条冤魂。

    李恒远道:晴儿,你听我说,这次不是什么医生大夫,眼前两位俊杰,他们就有办法救你,快向二位恩人谢恩。

    李晴柔双眸转向二人,脸上现出疑惑之色。傻根已然明白一切李恒远所做这一切的目的,说道:李老爷

    酒足饭饱后,四位美女服待傻根杜发沐浴更衣,两人被打得有只余半条命,混身无劲,也顾不得害羞,任由她们摆布。洗梳完毕,四名女子分别带他们回房待寝,傻根与杜发几天几夜没睡过像样的觉,倒在床上埋头便睡,也不管是否冷落了身旁的佳人。

    第二天,李恒远一早便过来找他们,笑道:傻根,发哥,怎么样,昨晚美女伺候得舒服罢?傻根道:很好,很好,多谢李老爷招待。

    李恒远道:这算什么,只要兄弟喜欢,比她们还要漂亮还要温柔的姑娘要多少有多少,包令你们天天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乐不思蜀。杜发道:李老爷如此殷勤,无非是想套我们珠子的去向,实是不必花这心思,我们知道的已然全说了出来。李恒远长长叹了一口气,脸上布满忧郁神色,说道:你俩跟我来。

    二人跟着他在堡内转来弯去,来到一间精致小舍前,推门进去,里面是一小厅,摆着一盏琉璃灯盏,厅虽不大,布置却倒也精雅,只是也如聚义堂一般,全屋皆黑,无一丝亮色。西壁上四幅屏条,绘的是梅兰竹菊四种花卉,东壁上也有四幅,画的是西施、王昭君、貂蝉、杨玉环美人图,傻根心想:此处定是女子起居之所。穿过小厅,进入一间暗房,房中挂了一幅海上生明月的图画,明月升起,黑云驱散,渔舟唱晚,这一幅画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用彩笔绘成的,本该是暗色调的夜月图,却用了鲜艳的色彩填充涂绘,更奇怪的是,散射着清光银辉的明月,却是涂得漆黑,如是发生了月食一般。画的右侧,题着唐诗《望月怀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两人一入房,眼光便落在了这幅画上。李恒远道:两位少杰,你们觉得这画画得怎么样?

    杜发道:看到这画,我仿佛置身于海边,清爽海风拂过,银光洒地,如处圣地,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李恒远道:不错,画工虽不怎么样,然而画意神韵却是扑面而来,傻根兄弟,你觉得呢?

    傻根道:此画作出自于女子之手。

    李恒远赞道:不错。眼望着他,等着他再说下去。

    过了良久,一直盯着画幅的傻根终于嘣出四个字:此女有病!后来又加了一句:不轻!

    杜发和李恒远都是一怔。杜发望向李恒远,只见他脸色由怔变怒,由怒变呆,由呆变哀,由哀变痛,由痛转向平静。

    屋子里静悄悄,全无声息。杜发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过了良久,良久,傻根又道:明月为什么是黑色的?发哥,你知道吗?

    杜发摇摇头道:此画作者心理有问题。

    不,是身心。

    傻根又问:李老爷怎会带我们来看这幅画?

    杜发回道:因为这画与他所求有莫大关系,他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傻根转向李恒远,问道:是这样吗?

    李恒远脸上不知是什么神情,横肉一颤一颤,似是激动,又以是悲伤。过了一会儿长叹一口气,推开暗房东侧一扇门,走了进去。傻根和杜发跟着进屋,只闻得檀香淡淡,屋内摆设简单,只一桌一椅一床

    椅上坐着一女子,正凝神看书。听得脚步声响,转过头来叫道:爹爹。那女子转头的一刹那,傻根和杜发的双眼登时直了,再也移不开。

    这女子约莫十七八岁,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双眸清澈,明亮而有神,腰身似柳娉婷多姿,房间虽然简陋灰暗,但有此女得在其中,却是令得二人如身处色彩缤纷的天上人间。

    女子回头看见杜发和傻根,不禁怔了一怔,又叫道:爹爹!李恒远说道:柔儿,又在看书呀?女子看了一眼两名年轻男子,立即低下头,说道:爹爹,你你越来越我都说过不见外人,你还带人进了来,快叫他们出去。李恒远微微笑道:这次爹爹没那般意思,柔儿先不紧张,坐下来先听爹爹说。

    转头对杜发和傻根道:二位少杰,这位是我的女儿晴柔。傻根还未从失态中回过神来,只说道:嗯嗯,嗯嗯。杜发则双眼仍留在少女身上,对李恒远的说话只字未闻。

    少女微微抬头,见得二人如此无礼,不禁心下恼怒,哼了一声,坐回台前,背向三人。李恒远叹了一口气说道:傻根,杜公子,我带来你们来这儿,两位俊杰如此聪明,想必已知道我的用意了吧。

    傻根道:外面那《海上生明月》图是令爱画的?李恒远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我女儿身子一出生便带有顽疾,多年来求医问药无丝毫好转,而且李晴柔突地叫道:爹爹,别说了,女儿早已认命,早想追随哥哥姐姐而去。

    李恒远声音突转严厉,说道:你走了是解脱,但你有没有想过爹娘,你忍心留下二老就这样走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