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82章 秋千

逆刀风云:第82章 秋千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关帝庙里商谈大事的众人听得惨叫声,以为本堡弟子遭人击杀,连忙冲将出来,卢烹虎与钟二娃风一般跃出庙门,窜至龙眼树下。

    月夜微光朦胧下,卢烹虎见一外人吊在树下,心中先自定了下来,喝道:你是谁,在这儿干什么?傻根暗暗叫苦,身子随着绿带转了个圈,低着头不让他看见自己的脸容,结结巴巴说道:我在树上摔摔与众人一起赶至的蓝正义厉声道:你爬上树上干什么?傻根心中乱成一团,爬上树干什么,这么明显的问题,还问什么问,张大口呃呃几声说不出话,蓝正义喝道:是不是摘龙眼不小心摔了下来?傻根想也不想,连忙应道:是,是,我饿了几天,想摘些龙眼填饱肚子。

    围上来的众人哈哈大笑,有人骂他是个傻子,也有人骂他说话不经大脑,还有人骂他居心叵测,装傻充愣蒙骗众人,傻根一句话讲出,立马大感上当,这大冷天时,龙眼花还未开,那来的龙眼,登时心中暗骂他老不死奸诡无耻。

    卢烹虎问道:是谁绑了你吊着玩?心中知道傻根在刺探黑云堡军情秘密,却被另外的人发现捆绑吊于树下,不知这人是敌是友,卢烹虎不敢轻举妄动。

    傻根抬头望树上,月光穿透树下,一条绸带穿过枝叶直达树顶,其上不像有人的迹像,便含含糊糊地道:没谁人吊着我,我是在荡千秋玩,那里是吊,这是荡,你瞧,多好玩,胖哥,你要不要玩玩?说着晃动身体摇摆起来,卢烹虎抬头望树上,确实没人在上面。

钟二娃问道:你说在玩荡千秋,怎地却又哇哇大叫?傻根开口齿不清道:荡千秋太太刺激了,我忍不住叫出了声。

    荡千秋谁没荡过,有什么刺激,值得你发出鬼哭狼嚎的叫声,众人都不相信,卢烹虎突然对着大树道:上面是那一位高人,便请下来相见。

众人又抬头望树顶,可上面没有人啊,都是一面疑色。

钟二娃一个纵身,跃上了离地一丈来高的枝干上,随即再往上跃,发现绸带绑在树干上,确定无人后跳将下来,摇了摇头。

    傻根兴致甚好,越荡越高,哇哇大叫,手舞足蹈,期间想解开缠绕身子的绸带,可是那绸带似有魔性一般,越拉箍得得越紧,最后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傻根不敢再解,便使劲荡起千秋,不让卢烹虎瞧清自己的脸容。

    一个中等身材叫程飞扬的汉子站起来,面向人群,说道:大师哥虽然不惧流言,却也知道人言可畏,众口铄金,因此他吩咐我和九、十师弟来安排晴柔小姐的住宿与安全,请大伙儿放心,我三人就拼了性命,也不会让小姐受到半点伤害与委屈,待风头一过,咱们即把小姐带出来与大伙儿见面。

    蓝正义接口道:卢师侄如此做法,确是令一部分兄弟心生不满,但古诗有云:‘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礼贤下士时,若使当时身便死,千古忠佞有谁知?’咱们看待这事,须得从动机与结果来判断,如果是为了咱们黑云堡的好,那咱们就必须毫无二心的支持。

    不错,只要为了咱们黑云堡的好,兄弟们齐心支持。

众人大声叫道。

    那卢师侄的提议与做法,咱们支不支持?    支持,大师哥(大师伯师父)是为咱们黑云堡好,兄弟们就支持。

    很好,既然大伙儿都这么说,那咱们就须团结一致,若谁再有微言妄语,那便是与大伙儿对着干,须得严惩!大敌当前,绝不能允许这种声音出现破坏团结,动摇军心!    不错,八师叔说得太好了,就该如此。

支持,谁胡说八道,就拿谁来是问。

    本来对软禁晴柔小姐做法不满的堡内人员,听三人如此一说,觉得确实有些道理,又见群情汹湧,支持者甚众,谁还敢多说些什么?连钟二娃也闭口不语,其他人更有谁愿意做出头鸟?    傻根在树上心想:就算出发点真如你所说,可发哥不是黑云堡的人,把他也一块儿扣留那就说不过去,无论如何须得救了出来。

    蓝正义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接着说道:李堡主不幸为奸人所杀,现堡内群龙无首,人心惶惶,须得马上选一位德才兼备的人出来领导    傻根听得正出神,突然感觉脚踝上痒痒的,有什么东西爬动,探头去瞧,裤管里似钻进两条小虫,正往上爬,傻根忙伸手去拍,把爬在最前面的那一条拍了个正着,抬手又拍另一条,但跟在后面的这小虫移动迅速似能看见手掌,几次躲开击打,窜至他小腿肚子上狠狠咬一口,傻根痛得几欲张嘴大叫,强自忍了下来,又伸手拍打,那小虫十分机灵,顺着裤管往上爬。

傻根大急,让它跑到裆部那可大大不妙,连忙伸手紧按档部要紧物事,不让其爬近。

他另一手抓着树枝,没法驱赶小虫,一动不敢动,心中只盼望它自行离开。

裤管里那小物尝试几回上不得,便改变方向转到他屁股后,它越爬越痒,越痒越惊,傻根再也忍不住,又伸手去抓,小物快速移动,陡地从两腿之间窜到他档部。

    恐惧惊骇之心充塞胸臆,傻根再镇静不了,身体靠在树干上,一手护着臀部,另一手松开树枝去抓那好色的东西,可那毛绒绒的小虫灵活狡猾得很,连抓几次都落空,傻根心中发毛,看准了使劲拍下去,那小虫预感不妙,即刻顺着裤管滑落逃开,傻根这一拍自是落空,但手掌并没落空,狠狠击打在自己祠堂上,一阵言不完道不尽的剧痛陡地传来,傻根啊的一声惨叫,心慌意乱下身体失去平衡,从三丈来高的树顶上掉了下去。

他呀呀大叫,眼看就要狠狠撞在地下,突然一条绿带自树上飞下,卷上了傻根的身体,将他在触地了一瞬间提了起来,一缩一伸吊在树下晃悠。

    傻根还未从高空坠落的恐惧中回过神来,哇哇乱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