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85章 横蛮

逆刀风云:第85章 横蛮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那女郎眼露凶光,左口捏着他双颊,匕首便要往他口里刺落。

    傻根大急,模糊不清叫道:喂,你真割还是假割?割了你有本事接得回吗?那女郎呸的一声,说道:姑娘割了头也能接得回来,你若不信,那就试试。

傻根忙道:我信,我信!那倒不用试了。

    那女郎见他开口说话,算是服了自己,也就不再折磨他了,提起他放上马鞍,自己跃进上马背,这一次居然将他放得头高脚低,优待了些。

傻根不再受那倒悬之苦,腰身被缚处虽仍疼痛,但比之适才在地下横拖倒曳,却已有天渊之别,也就不敢再说话惹她生气。

    行得一个多时辰,傻根手脚渐有气力,暗暗提气,已然无碍,只是绸带还缚着自己,心想:得要想个办法叫她解开才好。

    傻根大怒叫道:你再打我再不放我,我就骂人了。

    你尽管骂骂,瞧我不打死你。

绿衣女郎冷冰冰地道。

    傻根岂会被她吓倒,当即大声骂道:你这个臭寡妇,为什么要拉上我,缺男人吗?那个男人都不会要你,动不动便打人的泼妇,快放我下来,咱们光明正大打一架。

突觉身子一轻,砰的一声,摔到了地下,可是手足皆无力,根本无力站起,绸带子的另一端仍是握在那女郎手中,傻根便被马儿拉着,在地下横拖而去。

女郎道:有本事你便再骂。

傻根心中气苦,但被这样急拖,一会儿撞头一会儿撞脚,别说骂,便想说话也是不能。

    过一会儿,那女郎口中低喝,命枣红马放慢脚步,问道:怎么样,还敢不敢骂人?    吃尽了苦头的傻根并没有屈服,大声道:为什么不敢骂?你个绿寡妇,就是个蛮不讲理乱咬人的泼妇,我怕你我怕你他本想要说我怕你什么?但此时恰好被路上两块烂木头连撞两下,将两句什么都咽在口中,说不出来。

    傻根心下大怒,暗想:这个臭寡妇无端端放毒蛛咬我,又不知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哎呀糟糕,要是她带要回家,逼我做她丈夫,那岂不是糟之透顶!急忙叫道:你不放手,我可又要再骂了。

那女郎道:你有胆子便骂。

我这一生之中,最不怕便是被人骂?傻根听她最后这句话,心中一愣,问道:你不怕人骂,想来你是被人骂得多了,哼哼,看来也不是我一人骂你,那你怕什么?    那女郎哼了一声说道:我什么也不怕!    傻根道:我知道你怕什么,你怕没男人要你,你快放了我,我给你介绍个俊俏郎君。

    那女郎脸露煞气,一声呼哨,催马快行,枣红马放开四蹄,急奔起来。

这一来傻根可就苦了,头脸手足给道上的小石擦得鲜血淋漓。

那女郎叫道:你还胡说八道不?傻根大声骂道:你这个心肠狠毒的泼妇,乱放毒物咬人,滥杀无辜,强抢男子成亲,必然会有报应!那女郎怒道:谁说我强抢男子成亲,你不要随口胡说,再这般口无遮拦,我可要杀了你。

    傻根道:我那里乱说了,你放蜘蛛咬人有说错你么,你强行带我到你家里突然脑袋撞上路边一块突出地面的树根,登时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只觉头上一阵冰凉,醒了过来,接着口中汨汨进水,十分难受,他急忙闭口,却忍不住咳嗽起来。

这一来口鼻之中入水更多。

原来他仍被缚在马后拖行,那女郎见他昏晕,便勒马停在山壁岩边的小瀑布处,令他落水冲头,立即醒转。

幸好小瀑布甚低,水量又小。

傻根全身棉衣棉裤湿透,腹中又被水灌得胀胀地,全身到处是伤,又冷又饿,当真说不出的难受。

    那女郎勒住了马,要看看他是否尚未醒转。

其时月光如水,洒将下来,大地如铺上一层银霜,却见他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怒容瞪视着她,那女郎怒道:哎呀,你这是什么表情,我救了你一命,你不但不感激还使劲骂我,给我脸色看,还装死跟我斗法,那好咱们便斗个明白,瞧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说着跃下马来,在道旁拔了几株长草,刷的一声,在傻根脸上抽了一记。

    傻根这时首次和她正面朝相,登时全身一震,淡淡月光下,眼前所见,如新月清晕,凝脂如雪,眉毛弯弯,睫毛长长,一双眼睛如两汪泉水清可见底,一张脸秀丽绝俗不食人间烟火,鼻子尖尖挺立,一张小嘴两片薄唇惹人怜,只是嘴唇呈深紫色,与整张脸颇不相称,黑夜中看起来甚至有诡异之感。

    傻根看傻了,满腹恨意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喃喃说道:你外表美好,心肠恶毒,老天爷便小小惩罚你,让你嘴唇发紫发黑。

    那女郎见他傻傻盯着自己,扬手拍拍拍的连抽了七八下。

怒道:你看什么看,在这当口你还敢盯着人看?傻根裂嘴笑了笑,被折磨得那么恨,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洋洋不理,奋力盯着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