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86章 偷吻

逆刀风云:第86章 偷吻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汉子道:这身衣服已穿了数天,家里的婆娘不愿给我洗,气味可不大好闻。

傻根说道:没关系,又不是女子,小小气味有什么关系,这样穿上才够男人味。

穿上汉子酸臭不堪的衣服,傻根顺手拿起把锤子,说道:这个我拿来用用。

汉子白白捡了一套光鲜衣服和几两银子,心中高兴得很,连忙说道:拿去拿去,铁钎要不要?傻根便也握在手上。

    燕子岩是古采石场遗址。

傻根涂脏脸,慢慢走近,发现峭壁嵯峨,巨石横空,或形成一线鸟道,或形成一穴深洞,半出人工,半如天成,雄伟壮观,气势巍然。

从崖下向上仰望,只见四面崖壁连环对峙,奇峰突屹,广阔的天空被缩成一方天井,嵯峨巨石摇摇欲坠,令人惊心动魂,神摇目眩。

细听岩上滴水声,看着盘旋飞舞的燕子,静中有动,如诗如画。

岩石上的攀藤植物,有如一堵绿色的墙壁,现是初春,枝叶嫩绿,迎风摇曳,发出沙沙簌簌的声音。

    眼珠一转,计上心头,说道:姑娘,我内急难忍,请快放了我。

那女郎道:好啊,现下你不是哑巴了?怎地跟我说话了?傻根道:人有三急,没办法,请快手些。

那女郎哼了一声道:你再忍忍罢,快到了。

傻根一听快到了急得不行,连忙道:已经忍了很久啦,从被你拉上马开始便有急意,再不放我,便要爆出来,到时弄脏亵渎了姑娘,使你香姑娘变成人见人躲的臭姑娘,那可不要怪我。

那女郎眉头一皱,脸上露出厌色,心想事到如今,只得随他,于是拔剑割断了缚住他腰腹的带子,自行走开。

    被她折磨了大半天,直到此时双腿方能站在地上,傻根歇了一会儿,血液流通麻痹感消失。

    他叫道:哎,那个你。

绿衣女郎回过头问:怎么?    傻根走到她跟前,伸出手问:有草纸吗?    女郎皱眉掩鼻道:真是恶心,没有。

    怎么你出门不带草纸,要是遇上内急怎么办?    是你要拉关我什么事,我便带有也不给你。

    你不给我,我拉了不擦,看你还要不要带我回家。

    女郎见他如此啰哩啰嗦,双眉一竖,便要骂人,傻根连忙道:哎,别动,你眉上有一只飞虫。

女郎一怔道:什么,我怎么感觉不到?    别动,小心它爬进你眼睛里,快闭上眼,我替你赶走它。

    突然双唇上有柔软物体轻轻一碰。

    傻根哈哈大笑,掉头跑开。

    女郎摸了摸双唇,猛然明白怎么回事,大怒叫道:狗贼,我杀了你这个不知好歹色胆包天的臭狗贼!立即追上去。

    傻根叫道:我就要拉出来了,你不怕臭的便过来杀我。

    那女郎一听,想起种种恶心情状,虽然恼怒到极点,却也只得强自忍下,站在原地跺脚,气得头顶要冒出烟来。

    傻根暗暗偷笑,被你折磨那么久那么狠,总算占了你一回便宜,这叫摔到地下也执起一把泥沙,不至太亏。

走到道旁菜地里装作要解手,越走越远,心想:如被带到她家,真做了这个泼妇的丈夫,那便惨了,此时不逃,更待何时?回头看看,不见她身影,立即撒腿狂奔起来。

    在田野里高一脚低一脚奔着,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突然心想:我为什么要逃,适才中了蛛毒全身麻软才被她制住,现下身子已然没事,何必怕她?不但不必逃,还得回去找她好好算上一账才对。

停下脚步往回瞧,身后一片黑暗,胡乱中不知跑出了多远,只好说道:先饶了你臭寡妇,下回可不要碰在我手上。

    身上又湿又冷,傻根走了很远才找到一户人家烤火烘干衣服,给了一百文钱,让老头儿下了个葱花面,吃得大饱,衣服干透后,天边已露出一丝曙光。

寻思:被那绿寡妇挟持走了不知多远,累得我和傻黑又走失,得回去寻它回来才是,可不知矮冬瓜还在不在关帝庙,那傻瓜,为防毒液入心,竟然砍断自己的手,真是难为他下得了手,我也被绿寡妇蜘蛛咬了,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幸好我没他笨,否则这时少了条腿,那便逃跑不了,只能乖乖做绿寡妇的丈夫。

想起了绿衣女子,虽被她狠狠折磨,却已没适才那般生气,鼻子似乎还能闻到那深浓郁香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