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9章 洗涤

逆刀风云:第9章 洗涤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第二天,展昭把罗崩头陈二铁等人‘请’了来,那群无赖见得包拯,心中有鬼惴惴不安,又被公堂上威严的氛围所吓倒,再不敢添油加醋乱说一气,老老实实把事情原委争先恐后说出,真相到此明明白白,杨天意不是什么江洋大盗,更无贩卖人口,但斗殴抢钱不假,念其认罪态度良好,又是被骗在先事出有因,包拯轻判他监禁半个月,罗崩头等人聚众赌博出老千,谎报罪行诬陷,每人掌嘴由二十至五十下不等。

    退堂后,包拯让人通知杨惊鸿杨大人,杨惊鸿夫妇早为儿子失踪担尽了心,听闻后即时赶至开封府看望儿子,又向包拯求情请他放了杨天意,包拯婉拒说道:杨都统,杨夫人,令郎颓废自弃,把他关进牢笼里静心思过,倘若他能因此看破困境,悔悟自新,那可是失不比得哪。

    百般央求不果,杨惊鸿夫妇无奈,只得叮嘱儿子安安心心老老实实坐上几天牢,杨天意满不在乎,反让父母不必担心。

    杨夫人回府后,左思右想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晚未睡,第二天一大早,瞒着杨惊鸿出门去找宰相韩琦帮忙,韩琦听后一面嫌弃,借口说要上早朝,讲几句便即出门,杨夫人顿感世情冷暖,既伤心又无奈,只好厚着脸皮去找韩家四小姐求她帮忙,韩冰冰听后默然,最后不知她出于什么目的,竟然答应帮忙,小小打扮一番后与杨夫人齐赴开封府。

    包拯这时已然听说杨天意被更婚认及武功内力尽失之事,叹一口气对她道:天意受伤醒来猝逢打击,借酒消愁愁更愁,原是情有可原,所犯下过错又甚轻微,既是韩小姐求情,老包便破例一回,展昭,你去把杨天意带来。

    韩冰冰不愿见杨天意以免生了尴尬,当即起身告辞。

包拯送她出门回来,却只见展昭未见杨天意,原来杨天意听得是韩冰冰求的情,非但不愿领情,反而提出要到天牢里住上半年,说是要和将死的忏悔者进行心与心交流,洗涤魂魄净化心灵。

    包拯劝道:杨夫人,令郎既然有此想法,实是不宜再勉强,天意有心自新,那便由他去罢,从监牢里出来后,必定还你一个朝气蓬勃的儿子。

杨夫人无计可施,只好再次叮嘱儿子在里面生生性性,切不可再惹事生非。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眼一十五天过去,杨天意提出的心意得到满足,于刑期的最后一天被带至天牢里洗涤灵魂,与陈世美李耿一干人关在一起,狱卒叮嘱李耿,让他四人千万不可再动杨大公子一根毫毛,不然有的是手段对付他们。

    杨天意步入牢中,坐在地上,目不转睛望着四人,一句话不说,李耿最先忍不住气,骂道:狗崽子,我还道你死了呢,上回你运气不错,今回你可没了那好运。

    我这次来就是为此,上啊,你们要一个一个来,还是一哄而上?杨天意脸上有一丝丝嘲笑之意。

    李耿等人面面相觑,敢情他回来就是为了打架,报上一回被打得将死之仇?看他成竹在胸的模样,四人竟然有些犹豫。

    隔牢一个白胡子犯人叫道:李耿,还发什么愣,快干掉这小子,别再让他踏出这天牢一步。

别的犯人一听有热闹可瞧,立时起哄,大喊大叫,叫陈世美他们快动手。

    但四人看到杨天意气色甚好、混没将他们放在眼里的神情,心中泛起嘀咕都没敢轻举妄动。

一名犯人骂道:潘少壮,李耿,你俩王八蛋平时不是很牛气吗,怎地在这时退缩了,都是要死的人,你们还怕什么怕?    潘少壮和李耿对望一眼,相互点了点头,齐声叫道:大伙儿一块儿上,打死这臭小子。

说完冲将上去,郭槐与陈世美也不甘落下骂名,抢着冲上去干杨天意。

    围殴结果可想而知,四名死囚如何是手脚活动自如的杨天意对手,不出片刻便一个个被打残,潘少壮小腿骨折,李耿胸部断了四根肋骨,陈世美变成了猪头,一只眼睛睁不开,嘴巴却合不上,郭槐一口老牙被打掉一半,满嘴是血,叫痛呻吟大为漏风。

    周围看热闹的犯人都没转过弯来,个个呆如木鸡,突然一名犯人叫道:杨公子,把这四人都干掉呀,你就是这个天牢里的新大佬!    干掉他们,干掉他们!    杀了他们,你就是我们的大佬,快啊,快啊。

    还犹豫什么,动手啊,杨公子,拿出你爹爹在战场上杀敌的勇气出来。

    把他们杀死吊起鞭尸,杨公子,反正都要死,死之前杀了这四个千古罪人,天下人人都会传诵你的事迹,错过了这个天赐良机,你将后悔终生。

    杨天意不禁惊叹这些人的善变,不过也好理解,牢里每个人,个个都是大奸大恶之徒,不能以常人眼光思维来衡量他们。

    牢内一片吵杂,看管的狱卒以为杨天意又遭殴打,忙不迭冲进来,眼前一幕令他们惊掉下巴,一名狱卒问道:杨公子,这就是你所谓的‘洗涤心灵’?杨天意点头道:正是。

    原来是你要帮别人洗涤,不是自己洗涤,下手轻点,否则我们不好交差。

    我会的,请官差大哥放心。

    杨天意解下四人裤头带,把他们绑在木桩上,来回走一圈,瞧着四人八条干瘪光腿,忍住了笑懒懒说道:四位兄弟,我今天是来跟你们道别的。

    李耿实是被打怕了,忍着痛道:道别?你真敢杀我们,你不怕连累到你爹爹吗?潘少壮只一条腿能撑地,时间久了断腿也得踩地,立时痛得他直抽凉气,杀猪价般叫骂道:痛啊,痛啊,快杀了我啊你王八蛋狗屎猪脑子。

陈世美痛哭流涕叫道:别杀我,别杀我,我不想死,我这么英俊靓仔,还这么年轻,我不能死啊。

郭槐则在嚎叫,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